电影《何以为家》引发讨论:多少人有资格成为父母

2019年04月25日09:35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多少人有资格成为父母”引发讨论

  在社会新闻中,我们常常看到父母起诉子女不赡养的例子,但将于29日上映的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却反其道而行之——男主角12岁赞恩开场就在法庭上陈述:“我要起诉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一个孩子做出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举动呢?该片日前在南京举行了点映,记者看过该片后深切感受到,虽然这个故事发生在战乱的黎巴嫩,但相关的现实主义话题,即“生而不养”、“父母是否需要拥有资格证”等,都让现场观众热烈讨论起来,引发了很多人共鸣。

  电影里,12岁的赞恩

  俨然家长一肩挑起这个家

  《何以为家》曾获得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奖,还入围了第9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第76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等提名。

  该片由黎巴嫩女导演娜丁·拉巴基执导,电影讲述了12岁男孩赞恩在黎巴嫩的艰难成长历程,他起诉控告自己的父母,原因是父母生下了他以及6个弟妹,却没有能够好好地抚养他们的故事。影片开头就通过俯拍等镜头展现了破败不堪的贫民窟全貌,这里就是赞恩居住的地方。在法院,因为营养不良等原因,比同龄孩子更矮更瘦的赞恩站在原告席,法官问他多大年纪,他看着被告席上的父母说:“问他们好了。”令人震惊的是,连父母都不太清楚他到底几岁,显然赞恩也没有身份证明。法官问:“你今天为什么站在这里呢?”赞恩说:“我想起诉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

  故事就此展开。赞恩的父母生了大概七个孩子,父母没有正式工作,生活穷困。赞恩不仅要照顾弟妹,还要赚钱补贴家用,他在房东儿子阿萨德的小卖店干活,而同龄孩子都在上学。某天赞恩发现11岁妹妹萨哈来了初潮,他像个母亲一样,赶紧带妹妹到公共厕所,一边替她洗内裤,一边要她保密,因为在这里女孩来了初潮,就可以嫁人了,房东儿子阿萨德一直觊觎她。最终父亲还是把妹妹强行送去了阿萨德家,由此换来了房租。

  赞恩心灰意冷离家出走,遇到单身妈妈拉希尔,赞恩在拉希尔上班时帮忙照顾她的儿子尤纳斯。在这里赞恩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家庭以及母亲的温暖。但好景不长,拉希尔被抓,12岁的赞恩又像一个小爸爸一样带着尤纳斯为生存而奔波,一系列不熟练却充满责任感的带孩子行为,让人看见了他肩头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里对这一切没有刻意煽情,甚至没有催化感情的音乐,却让观众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赞恩获悉11岁的妹妹怀孕大出血,因没有身份证明而被拒收,死在医院门口,妹妹的死亡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用刀将阿萨德刺伤,被捕入狱5年。在监狱他打了电视节目的连线电话,提出要控告自己的父母。随后就有了电影开头上庭的情节。

  现实中,赞恩已改变命运,

  搬到挪威上学了

  看完电影的感受就是,电影给了赞恩很多大特写,长长的睫毛,微红的眼圈,疲惫绝望的眼神,有泪不轻弹的坚强,12岁的躯壳竟然撑出成年人的高度,甚至他的背影都像个大人。父母没有给予他的责任感,他却满满地给了别人,比如妹妹萨哈,比如拉希尔母子。

  “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两个小时电影,却是赞恩每天都要面对的实实在在的人生!”观众们都觉得细思极恐,当男孩哭着拿起了刀对抗这个世界时,生活的艰辛一定是把他逼到了绝境,每一次男孩的选择都在拷问观众对于生命真实意义的认知。这电影看得人肝肠寸断,赞恩过得这么苦,太苦了,然后却有着无比强大的生存能力、责任感和社交能力,这样的孩子太招人心疼了。

  在片尾有文字补充介绍,片中的男主角赞恩本名就叫赞恩,这部电影有点像他的个人传记。现实中,赞恩生于2004年,本身就是一个叙利亚难民,在街头玩耍的时候,被导演相中。出演电影时,他刚好12岁,而且根本不识字。

  得知这些后,观众们更惊叹了,因为赞恩是天生的演员,他把男主角不幸的童年生活展现得非常抓人,可见他的演技完全来源于真实生活。据悉,他是叙利亚难民,随父母在黎巴嫩生活了8年,全家挤在一个房间,没有床睡,混迹于街头没有上学。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片尾也介绍到,在目前的现实世界里,赞恩的命运因为拍摄该片而发生了改变,联合国难民署安排他们全家迁到了挪威,在那里赞恩开始接受教育,也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床。

  网友发起了“为人父母

  是否需要资格考试”的探讨

  因为“生而不养”而“控诉父母生下自己”,这个诉求听起来振聋发聩,虽然它发生在战乱的黎巴嫩,但对当下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不少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可能也会对父母有过这样的抱怨“为什么要生下我”。

  “如何为人父母”也是近期网上的一个热点话题。3岁女童模妞妞在拍摄工作过程中,因动作未符合母亲的心意,便遭到母亲大力踹踢,该视频一流出,网友们纷纷怒斥妞妞母亲不顾孩子感受,将3岁孩子作为“赚钱工具”。妞妞母亲在网上发声明回应表示很爱妞妞,但有网友曝光了更多打妞妞的视频后,发出了“母亲这是以爱之名打妞妞”的声讨。

  还有网友深有感触地列举说,在《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中4岁的“阿拉蕾”崔雅涵,凭借着聪明伶俐的表现,被很多观众喜爱,但在拍摄花絮中她被问到“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呀?”她竟回答道:“妈妈要生弟弟了,我要赚钱养弟弟。”一时间也在网上引发一片哗然。

  在电影《何以为家》中妹妹萨哈被当做房租嫁给了房东儿子,网友说,电影里女孩是一种商品,可以换钱;男孩是一种工具,负责养家糊口,照顾更小的孩子,父母不管有没有能力养却在一个劲地生,将孩子当做摇钱树和免费劳动力,所以“为人父母是否需要资格考试”真的值得探讨。也许观众在看完这部电影后会有自己更深的解读。许多人都曾感慨过:“愿每一个孩子都被温柔以待。”就如同该片导演所说:“电影是改变的开始。”

  多说1句

  给当下的父母带去一点思考

  《何以为家》原名《迦百农》,在法文和英文中,“迦百农”都解释为“乱和不规则”的意思,看到赞恩的生活环境和状态,大家就能了解这个名字的用意。不过记者觉得,“何以为家”这个片名对中国观众来说,更一目了然,也更容易共情。

  有意思的是,《何以为家》与日本电影《小偷家族》曾同为第9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种子选手,同场竞技的它们都直指家庭这个话题,两部电影都展现了底层困境,也体现了人文关怀。

  《小偷家族》已在中国上映过,当时也引发了多个社会话题,片中的几个主角都是被家庭抛弃的人,他们自发组成了一个家庭,爱的羁绊为电影套上了一层温暖的光环。而《何以为家》不一样,它展现出的现实非常赤裸裸,刺痛人心,看的时候令人落泪又压抑,仅有那一抹暖意来自赞恩的给予。

  曾经有部电影里有一句台词说道,“在试图成为父母之前,人们应该确认自己达到了那个标准,不要在家里做实验。”有多少人有资格成为父母?也许这部电影能给当下的社会带去一丝思考。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