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战旗村:如何成为全国乡村振兴样本?

郭洪兴

2019年03月18日11:08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春暖花开的日子,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乡村十八坊”景点内格外热闹,布鞋坊、酱油坊、醪糟坊门前,游客络绎不绝。

战旗村(郭洪兴 摄)

“乡村十八坊”是战旗村继“土地入市”之后的又一创新举措。

2018年底,战旗村村集体资产达到5700万,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84万元,并被农业农村部评为“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2019年2月12日,“四川战旗乡村振兴培训学院”在战旗村正式开课,担当面向全国培训乡村振兴人才的重任。

“横山之下、柏条河畔、集凤之地”,这是当地人对战旗村的描述。战旗村原名集凤,早在1966年更名为战旗大队,后为战旗村。作为川西平原的一个小村庄,如何成为乡村振兴的样本?集体企业集中化、耕地集中化和居住集中化三大亮点,告诉我们答案。

绿色战旗,幸福安唐。(郭洪兴 摄)

转变:大学生进农庄转变观念 集中居住让百姓安居

2006年“五一节”,成都4所高校360名大学生走进战旗村。

这是当时举办的“大学生进农家,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大型活动,每户村民家里住进2名大学生。

“大学生进农家,对于战旗村的高速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村民罗艳梅回忆说,主要给村民们带来了好的习惯和观念,可以叫“解放思想”。

那时,战旗村从事的是传统农业,一家一户院落散居,家家户户都饲养鸡、鸭、鹅等家禽,整个环境卫生可想而知。

大学生进入农庄后,首先从清洁卫生入手,给全村来了一次大扫除。

“大学生给我们做卫生,当时大家感到很惭愧。”村民苏永全说,现在村子已经是景区,大学生对村民们的影响是终身的。

“当时我还在上初三,现在回想起来,村里从来都没那么热闹过。”战旗村党总支部委员易奉阳说,当时,通过两名大学生的辅导,自己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

 

劳动之余,大学生们还教村民跳舞。

“一开始大家都不好意思,也不会跳舞。”村民罗艳梅说,他们就从最简单的“兔子舞”开始教学。最后,每天晚上都是篝火晚会、坝坝舞,不仅丰富了老百姓的娱乐生活,还奠定了战旗村的文化基因。战旗村的文化大院是西部乡村最大的文化院落,如今成了重要景点之一。

短短7天相处,分别时却难舍难分、相拥而泣。事隔12年,战旗村人至今记忆犹新。

2007年,战旗村规划小区建设,要将村民集中居住。

“修建小区,当时对于村民来说就是天方夜谭。”罗艳梅说,现在想起来都不敢相信。

究竟如何实现?整个过程的实现运用了“资源换资本”的方式,通过整理村民原有的宅基地、院落等,整理出440.8亩建设用土地。经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立项,其中215亩用于安置村民及基础设施,9个村民小组全部参与“拆院并院”,225.8亩用于置换资金,挂钩到城市使用208亩建设用地,实现土地出让收益1.3亿元,除偿还融资本息1.15亿元外,剩余的1500万元专项用于战旗现代农业产业园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并建成9.1万平方米的战旗新型社区。

2009年小区建成后,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搬进新居。村委会就在每户人家屋前房后栽树,同时进行环境治理和对基础设施配套设施的完善。最后,所有村民住进了新居。

安居之后,战旗村人开始深思另外一个问题,今后该如何发展?

有着“成都小普罗旺斯”之称的战旗村妈妈农庄内,工作人员正在锄草。(郭洪兴 摄)

创新:“流转、入市、自主经营”跳出土地资源三步曲

从战旗村发展上看,村两委会把握住了农村体制改革的政策红利,流转、入股和自主经营三种方式,盘活了土地资源和集体经济。

“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成都市郫都区区委书记杨东升说,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战旗村人有开创先河的精神。

有“成都小普罗旺斯”之称的妈妈农庄,11年前被招商引资到战旗村。对于妈妈农庄的运营,战旗村以土地入股,年底保底分红的方式合作。

“这是战旗村迈出土地经营创新的第一步。”妈妈农庄董事长助理苏永全说,妈妈农庄围绕花卉的观赏交易、旅游观光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同时解决了战旗村120多人的就业。

苏永全也是战旗村村民,在他眼里,妈妈农庄对战旗村的影响远远不止经济收益方面,还继“大学生进农庄”后再次“解放思想”。

战旗村发展的第二步,就是土地入市。早在2015年,战旗村被确定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原有的村办复合肥厂、预制厂和村委会老办公楼用地入市拍卖,以705.9675万元的总价成交。这宗面积为13.447亩的土地,在全川敲响了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挂牌拍卖的第一槌。

战旗村“乡村十八坊”游客如织。(郭洪兴 摄)

2018年,战旗村迈出跨越式发展的第三步,也就是打造“乡村十八坊”景点发展乡村旅游——利用本土工匠技术资源,还原旧时作坊生产方式,打造传统农耕文化记忆。

把乡村变景区,采取自主经营,给老百姓新的财富密码。迄今,战旗村经过近20年的发展和市场淘汰,产业结构进行了很大调整。全村现有13家企业,其中7家集体企业,6家民营企业,主要扎根于乡土资源,以农副产品加工、郫县豆瓣及调味品生产、食用菌生产和旅游业为主。

从数据上看,战旗村村域经济总产值近3亿元,集体资产达5700万元,集体经济收入达450万元。用活土地资源“三步曲”,给老百姓带来了实用的财富密码。

战旗村的村道上,游客熙熙攘攘。(郭洪兴 摄)

聚焦:“确权”成核心 让老百姓找到新的财富密码

早在2011年,战旗村率先推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将全村的农用地、宅基地全部平均确权,然后组建资产管理公司。

“我们村1704人村民,共有1930亩耕地,平均每人农用地是1.137亩;共有宅基地面积是208亩,每人平均是81.3平方。”战旗村村委委员易奉阳说,在这次确权过程中,同时将村、社的资产资源以及村民个人的资产等全部确权到村委会,由村委会出资购买,将权属确到村委会,然后成立了战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村资产管理公司提取80%用于扩大再生产和再发展,20%以现金的形式分发给老百姓作为红利。通过股东代表大会提出收益分配草案,再经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代表和户代表表决通过,形成了净收益提取50%的公积金、30%的公益金、20%货币分配到每个股东(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分配方案。

这样一来,就实现了“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转变。同时,每一位村民免费享受村集体统一为大家购买的农村医疗保险,年满60岁、80岁、100岁的村民分别享受50元/月、100元/月、300元/月的养老福利。

记者从采访中得知,战旗村一直有集体经济的底子。无论是农业还是工业,村“两委”班子和村民都以集体化作为资源整合的目标,经营承包权的市场化又进一步将集体经济的所有权利益最大化了。

战旗村农田周边用水果和蔬菜堆砌的艺术装置。(郭洪兴 摄)

核心:村“两委”当好火车头 公平公正德治战旗村

在采访战旗村的过程中,谈及村“两委”班子,无论村民还是外来企业代表,都赞不绝口。

“这里社会环境治理得非常好,如今我把战旗村当成了自己的家乡。”成都中延榕珍菌业副总经理洪建林说,无论是村委会还是唐昌镇上的干部,遇到困难只要一个电话,他们都会赶来及时给予解决。

榕珍菌业是战旗村招商引资的一家企业,主要从事食用菌标准化、规模化生产基地。

记者从战旗村村民口中得知,村两委干部历来都有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从来大公无私、公平、公正、以德治理村庄”。

“对于基层党建工作,我们要从政治引领和思想引领上下功夫。” 郫都区区委书记杨东升说,村两委干部必须采用公平、公正和德治的理念,村党支部发出的号召就是群众的需要,那样才能一呼百应。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