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看重“局外人”特质 你具备吗?

2019年02月25日09:12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巴菲特看重“局外人”特质 你具备吗?

精彩书摘

约翰·马龙20多年创造900倍收益、迪克·史密斯34年创造684倍收益、汤姆·墨菲29年创造200多倍收益……平均业绩超杰克·韦尔奇7倍,超标准普尔20倍,他们用无可置疑的数据证明自己是最伟大的CEO。背景、行业、方法不同,但在对商业本质的把握上,他们出奇一致:既保守又十足颠覆,既谨慎又疯狂,他们就是商界“局外人”。而这一点正是巴菲特所极为看重的。《商界局外人:巴菲特尤为看重的八项企业家特质》通过研究8位非常成功的CEO,揭秘成功企业家的特质,揭示资本配置在管理中的重要意义。

“局外”视角发现新机

这是一本《福布斯》杂志号召“美国商界人士人手一本”的杰作。首先来看一下作者威廉·桑代克,何许人也?巴菲特、比尔·阿克曼盛赞的投资精英。老牌PE胡萨托尼克合伙公司(Housatonic Partners)创始人。他还是斯坦福商学院信托基金受托人、大西洋学院信托基金主席。同时也是哈佛商学院、斯坦福商学院特约讲师。

这本书为何被商界人士追捧?“商界局外人”并不是指游离在商界之外的人,而是身在商界却能有“局外人”思维的人,因这种思维获得了很巨大的成功。一句话:永远用“局外”视角发现新机会,以理性为盔甲屏蔽行业的浮躁。如书中所言,商界局外人坚定地固守自己的原则,而同行却不断在他们脚下堆积,把他们推到前沿,成为行业的旗手。

商业局外人鲜明的烙印,深受巴菲特本人重视,成为他投资决策的重要标准。

高手行事,看起来简直像段子

伯克希尔·哈撒韦曾收购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运行良好,因此巴菲特多年都没过问其经营方面的事,直到后来他才发现,几年前,该公司的老大就得了老年痴呆。尽管巴菲特坚持说,就该收购这种什么人都能经营的企业,不过他还是迅速把那个人解雇了。巴菲特投资的时候,对人的关注绝对是重中之重。《商界局外人》正是从这个角度深度挖掘的首次尝试。甫一推出,就受到了巴菲特和芒格的强烈推荐。查理·芒格评价此书说,那些非常成功的CEO通常采取了许多打破常规的方法,有些看起来简直像段子。

本书对此做了非常细致的揭露,比如:“葛朗台”汤姆·墨菲、“高冷学霸”亨利·辛格尔顿、“大地主”约翰·马龙、“迷妹”凯瑟琳·格雷厄姆……书中所举的人物,背景五花八门:有曾经绕月飞行的宇航员,有家族生意的接班人,还有一个此前从未管理过企业的投资人……他们却都有一组重要的特征,包括新颖的视角和对理性的坚守。真正有潜力成就巨额回报的管理者,一定是那些能始终使自己处于局外的人。

了不起的CEO,都是资本配置高手

本质上说,资本配置就是投资,所以CEO其实就是投资人。事实上,这个角色很可能是每位CEO 必须承担的。不过虽然它是如此重要,在顶尖商学院中,却根本没有关于资本配置的课程。

巴菲特曾经注意到,只有少数CEO 对此项使命有所准备。许多公司的头头们都不精通资本配置。他们的不足倒也毋庸大惊小怪。大多数公司高层都是因为在诸如营销、生产、工程、管理或者制度等领域表现出色才得以晋升的。然而,一旦成为CEO,他们就得决策资本配置。他们此前从未从事过这一关键的工作,又很不容易马上就精通。这就好比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音乐家,其事业的巅峰不是去卡内基音乐厅表演,而是被任命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

这种经验不足会对投资人的收益产生一种直接且重要的影响。对这种技能差异所带来的潜在影响,巴菲特强调道:“一个干满10 年的CEO,如果其公司每年的收益能够保持在公司净值的10%,他多半负责配置公司超过60%的可用资本。”

辛格尔顿是一位资本配置大师。纵览这些不同的资本配置方法,他做出的决策与其同侪迥然有别,并给股东的长期收益带来了巨大正面影响。尤其是,辛格尔顿将特利丹公司的资本集中于选择性收购和一系列大规模股票回购。他很少发行新股,却经常举债,直到20 世纪80 年代后期才派发了一次红利。其他联合企业的资本配置战略与之相比,如同镜中影像一样左右颠倒——积极发行股票用以公司并购、派发红利、避免股票回购,通常很少举债。简而言之,他们采用了不同工具,带来了非常不同的结果。

如果你从更宽泛的角度思考资本配置,比如将人力也视为一种可配置的资源,你会再次发现,辛格尔顿的方法非常独特。他特别崇尚一种去中心化到最极致的组织形式,公司总部只保留最少员工,运营的责任和权威都集中在各业务部门的总经理手中。辛格尔顿的同侪通常采取完全不同的做法;他们的企业总部有大批员工,充斥着副总裁和MBA们。

不约而同,伟大CEO 的交集

1988 年,沃伦· 巴菲特写了一篇关于投资人的文章。在文中,他总结了这些投资人的共同特点:有着出色的业绩记录,并笃信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传奇教授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戴维·多德所提出来的价值投资原则。格雷厄姆和多德打破常规,鼓励买进这样的企业:它们的净资产实际价值被低估,所以能以很低折扣买到手。为了说明出色的投资回报与价值投资原则之间存在强相关,巴菲特打了个比方:想象一场2.25 亿美国人参加的全美抛硬币比赛。每人拥有一美元初始资金,且每天只能参赛一次;输者退出比赛,而赢家将把此前所赢得的钱都投入后一天比赛。20 天之后,会剩下来215 人,每个人拥有100 万美元。巴菲特指出,这一结果纯粹取决于运气;让2.25 亿只大猩猩来比赛也会得到同样结果。接下来,他谈及一个非常有趣的窍门:然而,当你发现其中40 只猩猩都来自奥马哈(Omaha)的某个动物园,你将会非常肯定自己正在发现某些东西……科学探究本质上也遵循这一模式。如果你试图分析某种罕见癌症的各种可能病因,并发现在蒙大拿某些以采矿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小镇出现了400 例病例,你就会对那里的水质、那些癌症患者的职业或者其他变量很感兴趣。我想,在投资的世界里,存在一个信奉相同投资理念的小村庄。这个村落或许可以称之为“格雷厄姆-多德村”。

……

他们好像在一个共同宇宙从事经营活动。这个宇宙由那些笃信同一组原则(世界观)的人构成。他们明白:

● 资本配置是CEO 最重要的工作。

● 长远来看,重要的是每股价值的增长,而不是总的增长或者规模扩大。

● 现金流,而不是报告期所得,决定着股票的长期价值。

● 去中心化的组织解放了企业家的活力,降低了成本和积怨。

● 对于获得长期成功来说,独立思考非常关键;与外界顾问(华尔街、商业媒体等)打交道会分散精力、浪费时间。

● 有时候最好的投资机会恰恰是你自己的股票。

● 说到收购,耐心是一种美德……偶尔也得胆大起来。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