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元宵节也停不下来

【查看原图】
消防员背负机具穿梭在重点火险区。(李从林 摄)
消防员背负机具穿梭在重点火险区。(李从林 摄)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9年02月20日12:33

人民网成都2月20日电 “各单位要充分利用灭火间隙维护好装备机具,补充物资油料,做好再战准备。”2月18日,在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周交班会上,该支队政治委员肖明远对周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而元宵佳节却没有排上工作日程。为一窥究竟,2月19日记者走访了该支队所属营区。

在该支队攀枝花大队,记者注意到,妆点节日的灯笼、对联和彩旗已经纷纷卸下,映入眼帘的是一中队指战员维护主战装备、调试机具、补充油料给养忙碌而又紧张的场景,大队所属二中队已外出踏勘灭火场地去了。消防员朱林是该大队一中队快反班队员,这个春节对他而言意义特殊,因为他20岁的生日就是火场上度过的。记者试图追问细节,但朱林却显得内敛羞涩,不愿意张口。站在一旁的排长和金泉告诉我们,当时为了保住群众的芒果林,他带着朱林还有其他5名队员冲进火线,硬是活生生撕开了一个突破口,为后续队伍顺利展开灭火行动提供了依托。灭火行动结束后,大家才从班长口中得知当天是朱林20岁生日。这让记者心有震动,20岁对年轻人而言是多么重要,如果在家总是要邀上亲朋好友好好庆祝一番,但对他而言没有这些仪式,有的只是扑火的艰辛和共同战斗的队友。在几番鼓励后,朱林终于开口,谈的却不是生日,他说“现在火情那么多,人手又不足,路还很长。”说完,他又继续操弄着手中的灭火机,直到发动机转数达到标准,风力达到要求。

来到该支队盐边大队已是下午5点,马上就是例行的体能训练时间。随着中队值班员一声哨响,全体指战员列队完毕,指导员王志铭宣布了训练科目——五公里。在简单活动身体后,指战员们踏上了训练征程。据了解,进入防火期以来,该支队适应应急救援由“被动打”向“主动防”的趋势转变,在以往不太关注的防火宣传执勤上投入大量人力、精力,逐渐培育起“全民防火人人有责”的社会氛围,有效降低了森林火灾发生率。但由于消防员退役,新招录消防员还未到位,导致基层中队指战员肩上的担子也越发沉重,再加上春节期间执行辖区和跨区增援任务,原本计划好的“冬季大练兵”日程出现断档,体能储备出现一定程度下滑。为了尽快赶上节奏,充分准备森林消防局3月份即将展开的练兵考核和下步灭火作战,中队趁着灭火间隙,想方设法强化基础体能训练。900米跑道上,参训人员挥汗洒雨,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地嚼啃着五公里这块“硬骨头”。5分钟…10分钟…20分钟,最终中队以集体26分08秒完成了此次训练。但王志铭在训练讲评中对这个成绩却不满意,他要求“各班班长要组织好小练兵,每晚一个五公里”“如果就这个成绩,不仅考核拿不到名次,灭火行动也不能做到快到位、早扑灭”。翻开《森林消防队伍教育训练大纲(试行)》,负重五公里,集体成绩27分就算及格,这个成绩对于任务如此繁重的队伍来讲是可以理解的。但一级消防士皇信军告诉记者, “过节首先要过硬。支队今年提出了辖区5分钟、跨区8分钟”快反机制,相应地提高了指战员基础体能训练标准,这让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晚上七点,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照亮了有着“东方太阳谷”之称的米易县城。县城居民和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放烟花、逛灯会、猜字谜,欢天喜地、留恋忘返。在满城欢喜中,该支队20余名前出米易驻防的指战员悄然换上了战斗着装、背上灭火装具和通信设备开始了防火巡护。指导员呼千凡一边组织队伍,一边与大家开起了玩笑,“瞧这焰火路上都不用打灯了”,队员们互相笑了笑。其实这璀璨的烟花正是他们担心的。本来防区火险等级就比较高,又进入了风季,稍有不慎,一个火星子就可能引发一场火灾,这是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前期,指战员们已经度过了春节防火的大考,切不可在“收官”之时出现任何闪失。巡护路上,队员们采取摩托化机动与徒步相结合方式,尽可能扩大巡护范围,恨不得把每一朵掉落的烟花都纳入视线,把每一颗火星子都寻到足迹就地掐灭。就这样坚挺着、坚持着,到晚上10点,三个多小时的巡护任务完成,没有出现“意外”,队员们疲惫地回到营区,总算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上一个好觉了。

据了解,该支队100余名指战员分别在攀枝花市“三区两县”开展防火巡护任务,有效确保了元宵节平稳过渡,实现春节假期防火灭火工作圆满“收官”。(朱虹 杨彬)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