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诗宋词到《诗经》  背诗的顺序是有讲究的

2019年02月18日09:5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从唐诗宋词到《诗经》 背诗的顺序是有讲究的

2月14日晚,《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总决赛,接连参加了四届的北大才女陈更,众望所归地夺冠。

这档四年来,每到春节假期就让一家人追看的文化节目,也留下了一个余波——孩子们应该如何学习、诵读古代诗词?

在中国式传统教育里,不少父母会在孩子还没开始认字时,就开始教他念唐诗,背唐诗,这甚至是很多家庭逢年过节聚会时的“保留节目”,而那句“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更是被很多人奉为教育经典。

学古诗词从几岁开始起比较好?为什么有的孩子记不住,有些孩子就是能倒背如流?专家说,这里面可有门道。

背诗词顺序也有讲究

专家给出几种参考

《中国诗词大会》命题专家暨现场学术顾问方笑一教授的建议是,家长可以先从唐诗宋词开始教孩子,之后从汉魏六朝上溯到《诗经》,然后是元、明、清的一些名篇。

因为唐宋时期诗词成就最高,名篇较多;好奇心和兴趣会让孩子去追究一些来龙去脉,回溯巅峰之前的内容;而宋以后的成就没有前人高了,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名篇背诵即可。

背唐诗可以先背一些简单的五言绝句,然后选一些七律,有助于孩子体会诗歌的格律和句法,以及中国诗歌的造句习惯,可以更为完整地领略“对仗”的特色;熟悉七律之后再背诵五言诗,就会变得相对简单。

江湖夜雨是首届《中国诗词大会》的选手,他从六七岁开始背诗词,“没有人对我进行系统、严格的要求。自己会背一些了,父母就鼓励一下,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慢慢对诗词有了爱好。”

他给家长一个忠告:首先要激发孩子的兴趣,“不要强求,不要定任务,不要让孩子觉得背古诗是一种负担”。

作家、中国计量大学青年教师余闲,这几年,做了大量的儿童诗词学习的研究和实践,起因是女儿5岁时把唐代诗人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里那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背成了“无敌人”。

“这两个字太相近了。我当时听了哈哈一笑,事后想想,如果对诗词不理解,的确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正因如此,余闲写了一部《小米多诗词王国漫游记》,第五册刚出版不久。在这部儿童诗词小说里,小朋友可以跟着故事的主人公小米多一起,走进诗词王国,“遇见”名垂千古的大诗人,也卷入重重危机。

他的建议是:“学习诗词应该按照孩子成长的心智发展循序渐进:1、童趣浪漫;2、山水田园;3、亲情友情;4、人生感悟;5、怀古讽喻;6、军旅边塞;7、爱情闺怨。”

他还有一个建议是:读懂诗人更能读懂诗,家长应该尽可能想办法让孩子理解诗词,然后再背诵。“如果我们了解杜甫在安史之乱中的遭遇,就更能体会《春望》的沉痛。如果我们知道李白蒙冤入狱,流放夜郎而中途遇赦,就会对‘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欣喜感同身受。”

方笑一也认同,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方笑一说自己小时候对许多诗歌都很感兴趣,但唯独对“边塞诗”不太感冒,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生在江南,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类充满边塞肃杀感的诗句,没有感受也很难想象。

因此,他建议家长在引导孩子背诵过不同题材的诗词后,鼓励孩子选择自己喜欢的题材,继续阅读、背诵同类诗作,以拓展诗词的积累量,作为诗词学习的切入点。“等你的孩子长大了,要表达他对爱侣缠绵的情意时,如果只能说——我爱你,我恨你,我讨厌你!太单一了。当他说出‘相见时难别亦难’时,我想每一个听到这句话的人,都会感觉到他不仅是一个有情意的人,也是有着丰厚内蕴的人。”

一年有近10档相关节目

学习古诗词“肉眼可见”地火了

在中国式的传统教育里,古诗词学习几乎是所有家庭孜孜不倦的追求。且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在这几年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和上海书展上,记者也时常见到这一幕——凡是有关古诗词的新书发布现场,必定爆满,家长们都有问不完的问题。

“对我来说,小时候背诗的好处是,在理解能力随年龄增长之后,再读这些诗,就能迅速地越过其字面含义,并能体会诗篇背后的文学意味和诗人的深刻用心,这样理解古诗更快,也更深透。”方笑一说,孩童时期古诗词背得越熟,长大后对诗的体会就越深,也更容易进入诗的世界,更容易和诗人产生共鸣。

而这几年,随着各种诗词、文化类相关综艺节目的热播,古诗词更是“肉眼可见”地火到了更广泛人群。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一年有近十档诗词、古文相关文化节目在央视以及各卫视播出,而近3年播出的同类节目接近二十档。

其中,比较知名的有《朗读者》、《经典咏流传》、《诗书中华》、《向上吧!诗词》、《中华好诗词》、《国学小名士》、《诗意中国》等等。

拿《中国诗词大会》来说,已经连续红了四年,前三季总决赛的“CSM52收视率”分别为1.666%(市场份额5.700%)、2.326%(市场份额6.362%)、1.289%(市场份额4.432%)。

前晚收官的第四季总决赛,“CSM55收视率”1.627%、市场份额5.630%,位居全国晚间自办节目收视榜首。酷云的直播数据更是惊人,总决赛在14日全天全频道全节目榜单中位列第三,仅次于央视一套早前播出的天气预报及央视新闻联播。

文化综艺节目促动了大众对于古诗词的学习热情,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诗词类图书的火爆。

王荣鑫是浙江大学出版社的一名古籍编辑,做了不少古诗词类的书,虽然更偏重学术出版,但他深有感触,文化综艺节目对古诗词类书籍的销量拉动作用。就他观察,最近几年大众图书市场、童书市场对于古诗词类书籍的需求量在明显提高。“一方面是国民素质提高,新的知识分子阶层有提升自我修养的需求,阅读古诗词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途径。另一方面,国家提倡国学普及,学校和家长都更加注重传统文化教育,更多的学生开始阅读和背诵古诗词。”记者 孙雯 陈淡宁 裘晟佳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