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化”触动了你的哪一根神经?

2019年02月12日09:06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爽文化”触动了你的哪一根神经?

  每年假期,学生们都会获得一张“假期必读”书单,法国作家大仲马的名著《基督山伯爵》自然是书单上出现频率极高的必读作品。但在这个寒假,《基督山伯爵》却意外获得了一个全新标签,“爽文鼻祖”。小说中大篇幅的复仇情节,让不少人看完觉得“爽”得不行。同样,在过去的2018年,“爽文化”颇为流行,各种爽剧层出不穷。究竟什么是“爽文化”?它到底触动了观者哪一根神经?心理专家表示,“爽文化”摸准了人们生活中的压力值,无形中起到了人们心理减压的作用。

  “短平快”令“爽文”成功走俏

  讨论《基督山伯爵》之前,先确定一下“爽文”的定义。所谓“爽文”,是指读起来让人感到酣畅淋漓的文字。由“爽文”改编成的影视剧称为“爽剧”。“爽文”“爽剧”等成为“爽文化”的典型代表。

  现在通俗意义上的“爽文”,多以网络小说为代表,随手点开几大阅读网站,点击率靠前的热门文章大都逃不出“爽文”的套路。不少读过“爽文”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这类文章并不追求文字的美感,连成语都不会出现几个,并且极少出现长段落,一般段落的字数在五行以内,甚至以一两句话的段落为主,尽量避免对读者造成阅读上的障碍。摘录几句网络“爽文”的表达:“在数千丈的高空处,数百名‘正邪’修士也分成两波的拼命厮杀着。一方煞气滚滚,无数鬼影重重幻化而出,另一方则布下数座小型法阵,各种法器宝物,幻化电光雷火的轰鸣声震天。而这些修士中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两名金修士,其他大都是筑基左右的修为。”

  有心理学理论指出,简单的文字阅读更能让人产生爽的感觉。这是因为人们加工信息的流畅性会对情绪产生影响。高加工的流畅性阅读会对人产生积极的情绪。也就是说,人们看小说时,文笔越是干脆利落,加工流畅性就越好,越容易看下去。可见,“爽文”的作者深谙此道,首先从文字上把握了读者的阅读心理,不用“疑难杂句”为难读者。

  “复仇”“打怪升级”步步挖坑

  “爽文”短平快的特点也正是迎合了当下碎片化阅读的需要。随着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难找出大段的时间进行深度阅读,高效率吸收信息成为首选。典型代表就是微博、朋友圈、短视频等碎片化信息载体的流行。有网友表示:现在看到大段的文字连点进去的耐心都没有。由此看来,形式上摸准读者的阅读心理是“爽文”走俏的关键之一。

  不仅是形式,在内容上,爽文也让人有了身临其境的代入感。为什么我们在阅读《追忆似水年华》或是《等待戈多》时觉得“进度”异常缓慢,而《基督山伯爵》长达95万字的大部头却容易让人“陷进去”,读着读着就忘了时间?情节上的差异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作为奇情文学,《基督山伯爵》的“被诬陷——复仇”的戏码成为了情节上的循序渐进、步步为营的重要加分项。好似为读者的情绪筑起一道道大坝,待情绪的蓄水池满时开闸放水,一泻而下,从而实现读者酣畅淋漓的快感。

  名著尚且如此,更不用提现在风行的网络“爽文”了。“打怪升级”“小人物逆袭”“修仙穿越”等是这类作品常见套路。故事的主角一开始总是以不起眼的小人物出场,但是人物虽小能量却不小。除了人物自身有着非凡的资质能够让他在弱肉强食的竞争中站稳脚跟以外,一连串的好运气也能够助他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最终实现人物命运的改变。

  ■心理专家分析

  “代入效应”

  带来虚幻满足感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钱昭臣解读,在常见的“爽文”框架中,主人公由弱变强是最容易引起广大共鸣的快感来源。在人物升级打怪的过程中,读者个人归属感和安全、自尊以及自我价值等心理层面的需求都有提升。

  与此同时,“爽文”或者“爽剧”中的角色以及营造的环境多采用的是“悬空历史”的手法,看似写的是虚构的历史,其实内置的是现代生活的核。有网友表示,宫斗剧明里暗里展现的是职场生活。皇后、嫔妃、宫女等投射的就是自己的领导、同事。而“爽文”中人物爱憎分明、睚眦必报的性格,完成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由此,“爽文化”流行的背后是其摸准了人们生活中的压力值,无形中起到了人们心理减压的作用。钱昭臣表示,从个人的角度理解,“爽文化”的特点会让个体在观看或者阅读的过程中不自觉地把自己投射在人物本身,在人物的升级打怪过程中,个体会产生极大的成就感和自我价值感。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主任袁勇贵认为,不论是形式上的接近性,还是情节上的扣人心弦,“爽文”得以流行的关键还在于能够让观众在阅读或者观看的过程中产生强烈的“代入效应”。多数人都能够认识到“爽文”所描写的快意恩仇、纵横四海、逆天改命等在现实生活中极少能够实现。但在“代入效应”的影响下,观众能够乐在其中,并在精神上产生虚幻的满足感。

  但袁勇贵表示,读者在读完“爽文”后获得的畅快感,是一种相当主观的感受,缺少客观事实支撑。因此,面对“爽文”,我们应该学会“理智的拒绝”,客观的分析,“符合利益的就是爽”这样的价值观,并不应一味追捧。

  实习生 于杰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杨甜子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