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圆桌派》的我们,是开始变老了吗?

2019年01月24日09:14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看《圆桌派》的我们,是开始变老了吗?

  最近,《圆桌派》加更了两期迎新节目《圆桌时光派》,哇,又看到窦文涛、陈晓卿、马家辉、蒋方舟四个人围桌侃侃而谈,突然觉得内心特别踏实,果然,20年过去了,窦文涛仍是最会聊天的那个人。第一期节目中谈到了人人害怕又人人躲不开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老了?连30岁的蒋方舟也开始谈“老”的话题了,这期节目看得人心有戚戚焉,现在综艺市场一片火热澎湃,大家已经习惯了各种新鲜时髦的网络词汇和活泼有趣的BGM。那么,看《圆桌派》的观众,仍在蹲守老派的“窦文涛系”谈话节目的我们,是开始变老了吗?

  你开始变老了吗?

  每逢谈“老”倍扎心。蒋方舟看到陈晓卿先说了一句话:您老了。节目中她还强调:“我刚刚忽然回头看到他,的确比去年见的时候老了”。于是几个人就“变老”这个话题展开了这期节目的主题。陈晓卿坦然接受变老的事实,他自曝在一次新疆拍片时,想从河上跳过去,结果却掉进了河里,“那一刻我就觉得,可能我的身体的机能已经和我的反应撮合不起来了。就像一个足球运动员最高峰的时候,他想怎么玩都可以,但是当他状态下降的时候,他也想去防守,做不到了”。

  听着有点儿唏嘘,从《舌尖》到《风味人间》,陈晓卿给大家的感觉就是特别会吃,但他也感慨年纪让他不再随心所欲地吃了,“比如三高食物,我爱吃肥肠,现在看到肥肠我也就吃几口,再不能吃个够了”。

  什么叫老了?马家辉提到有一个南美作家在他的小说里面曾这样写:老了就是你越来越清楚自己身体每一个器官在哪里。当你身体好好的时候你不晓得那些器官在什么位置。可是当你这里病、那里痛,胃痛、心痛、肝痛……“像我现在就完全掌握了我每一个器官的位置,那就表示你已经老到了一个地步”。这个引起弹幕上一片共鸣声:“说的就是我,泪!”

  什么叫老了?大家印象中的“天才少女”蒋方舟说自己是特别典型的初老症,“我马上就30了,我觉得自己有这种初老迹象是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年轻小男孩了。我之前喜欢的对象都是年纪比较大一点的,大我5岁6岁这种。但现在我觉得年轻的肉体真好啊,好羡慕他们年轻的精力啊,他们拥有某些我不再拥有的东西。那一刻就觉得自己挺老的”。她谈到游戏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一个85年的男生发了个告别帖说他要告别这个游戏了,因为有一天玩完游戏带发烧的女儿去看病,查出来是白血病。在他知道的那一刻,他决定把游戏删了。不是说因为觉得游戏花时间花钱,而是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在游戏当中去逃避现实了,他必须回到现实当中去承担责任。

  “人在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可以逃进很多东西——你可以逃进叛逆、逃进审美、逃进艺术、逃进游戏、逃进虚无。但在你不得不承担责任那一刻,你没有资格年轻了,你必须变老”,蒋方舟说这是一代人的精神写照。

  什么叫老了?陈晓卿说自己闹不明白锦鲤是什么,很多观众建议他请张杰上节目,但他不知道张杰是谁,“他粉丝特别可爱,给我发了很多资料给我普及,我一看原来是谢娜老公,我昨天还跟谢娜一起做节目呢”。

  什么叫老了?马家辉说自己年轻时曾觉得30岁太老了,跟妻子约好了到了30岁就去自杀。但30岁时他当上了父亲……大家感慨:轻生死的往往是年轻人……

  你越来越着急吗?

  第二期节目的主题也是个挺现代的问题,跟“老”还有点儿逻辑关系:你越来越着急吗?“焦虑”也是个挺普遍的时代病。

  大家都说“时间就是金钱”,却愿意花两个小时排队去买一杯奶茶,蒋方舟解读这是因为“每个人的时间价值定义不一样”。的确不一样,比如爱吃会吃的陈晓卿就坦白:“如果说是吃饭这件事情,我还是舍得用时间”。有人说财富焦虑和价值定义,马家辉说“我不是贪财,我是怕穷”。

  说到“急”,现在普遍的碎片化阅读导致大量“标题党”的出现,很多文章为了获取点击率而过度刺激大家的好奇心,比如窦文涛说自己抵抗不了“标题党”的诱惑,点进去发现都是骗流量,结果浪费了大量时间之后他卸载了朋友圈,“有句话叫以戒为师,有些你是顶不住的……老实讲,我现在就卸了朋友圈了,大家发现我不点赞你别怪我”。蒋方舟也谈到“推送是个最可恶的东西”,她的一档读书节目讲奥赛罗,结果推送标题是《蒋方舟告诉你奥赛罗和贾乃亮谁更惨》《莎士比亚和薛之谦谁更应该复仇》……

  所以“老”有老的坚持,窦文涛卸了朋友圈,而陈晓卿则坚持不吃快餐这个“急文化”的产物,“我不吃,如果工作环境只有盒饭快餐,我坚持不吃,我饿着”。 《圆桌派》还是一档老派的节目,没有过度的后期和剪辑,基本就是“纯清谈”。窦文涛谈到“不要谄媚年轻人”,因为“试图变成年轻人,也是一种冒犯”。陈晓卿也表示:广告商要求,18到27岁是主流收视人群,你必须得了解他的习惯,比如我们这次的播出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没有特别拗口的话,没有特别科学的词汇,但他坚持不用网络词汇,“还是要有距离,你不能抢别人的话语,要用你自己的话语既表达出来那个意思,同时呢,又不让人觉得冒犯。我当然也可以用特别年轻人的话语来讲,但这实际上是冒犯,你每个人有自己的话语体系”。

  对于“老”和“急”,节目结束时马家辉有感提到木心的两句诗,可以用来聊以缓解一下我们的焦虑吧:人家都说岁月不饶人,我又何曾饶过岁月呢。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艳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