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县:“限宴令”为党员干部大操大办戴上“紧箍咒”

2019年01月10日15:22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1月10日电 袁体政是古蔺县椒园镇育林村党支部书记,不久前,他为刚满月的儿子办了满月酒,可是他的同事大多都不知道。

“我已经奔四了,二孩政策放开后,中年又喜添一子,其实是想风风光光地操办一下,可是自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古蔺县也随之出台了‘限宴令’,我们镇上也有相应的规定,办那种大排场的婚丧喜事在党员干部中少多了,我是党员干部,得带头响应。”袁体政掏出了心窝子话。

袁体政口中的“限宴令”是古蔺县2018年出台的《关于规范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暂行规定》,其实从2012年起,古蔺县年年都出这样的“限宴令”,旨在遏制党员干部在婚丧嫁娶事宜中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借机敛财等“四风”问题,在全县营造勤俭持家、厉行节约的良好氛围。

“限宴令”明确“十不准”

《规定》明确罗列出党员干部在操办婚丧嫁娶事宜时‘十不准’,并要求若操办婚丧喜庆等事宜,必须填报《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报告表》,如实填写操办事宜、时间、地点、酒席桌数及操办形式等情况,主动签订《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操办婚庆事宜事前承诺书》,报所在单位审批后,按干部管理权限报同级纪检监察组织或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备案。

“我县出台的这一规定,让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进一步明确什么酒席可以办,怎么办,什么酒席不能办,给大家戴上了‘紧箍咒‘,违规操办酒席的情况在逐年递减。”古蔺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牟伟介绍。

“限宴令” 减轻了人情债

“我每年的收入只有三四万块钱,记得随礼最多的那一年是2012年,光送份子钱就有两万多,这人情债真让人吃不消。”在马蹄镇,一位姓罗的公职人员说,现在这股“歪风”终于刹住了,身上的人情担子也轻了,同事家搬家,他都是事后才听说的。

“以前我们马蹄镇办酒席成风,有些人家一年就要办几次酒席,想尽各种名目办酒席,由于我们和贵州只隔一条河,我们这边一查,对方马上跑到贵州那边去办,县上出台相关政策后,我们镇上立即贯彻执行,拿出力度,酒席办到哪里我们就查到哪里?今年初,就查出了一起违规操办搬家酒的案件。收缴了礼品簿一本,对礼金薄中出现的低保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经查实后一律取消相关扶持政策,党员、干部一律给予纪律和组织处理,”马蹄镇纪委书记王旭表示,这次打击“大操大办”作风的处理,让大家意识到了马蹄镇抵制“大操大办”的决心和信心,社会风气逐渐回归淳朴,群众反映“这是党委、政府不花钱为群众办了一件大实事”。至此,全镇婚丧嫁娶都严格按照规定开展,有了党员干部带头,民风社风也发生了明显好转。

“限宴令”限出了好风气

“讲排场、比阔气,‘人亲’送得多,都是死要面子的表现。”双沙镇白马村的老代说,“在以前,谁送的‘人亲’大,就表示关系更铁,于是亲朋好友之间都比着送,谁送少了,好像都没面子。”“对对对,你送的多,我比你送得更多。你办的“九大碗”,我办的“月月菜”,比你更风光。”老代的话,让站在一旁的强哥了产生共鸣。

“现在不一样了,镇上出台了严禁大操大办的相关政策,给了我们法宝。干部们都严格执行,我们老百姓也不能乱来。严禁大操大办这个政策好啊,现如今酒席摆得阔气就是浪费,‘人亲’也不能送多,意思意思就行了。”老代话锋一转“去年我儿子结婚,我就请了家里的亲戚,加上村里的帮忙人员办了十多桌,这办起来轻松多了。现在只有婚丧事才准办,搬家、升学、参军、满月之类的,一律不得办理,‘人亲’也少了很多,负担减轻了不少啊。”

“限宴令”出台六年多来,为大操大办戴上了“紧箍咒”,为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划定了纪律红线。面对婚丧嫁娶这等大事,当地广大党员干部都能做到心中有纪、心中有数,克服侥幸心理,杜绝“暗度陈仓”的心态,带头做到移风易俗,重树文明节俭新风。受党员干部的影响,一些普通群众也意识到大操大办带来的负担,清廉节俭新风悄然兴起。(古纪轩)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