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跟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学写诗

2018年12月11日09:1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跟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学写诗

  《红楼梦》像一部百科全书,大到家事国事天下事、风声雨声读书声,小到吃喝玩乐修身齐家、治病吃药写诗作赋,好像没有曹雪芹不会的。曾经有位中医拿了《红楼梦》里的中药方回去研究,说曹雪芹就算没学过中医,小时候也一定生活在大观园或荣国府这样的大家族中,因为他的药方完全对症。

  今天,我们就来跟曹雪芹学学写诗吧。

  身份理想不同,诗的用词和境界便不同

  在《红楼梦》中,前前后后起了无数个诗社,林林总总做了几百首诗,而这些诗,虽然在书中是林黛玉、薛宝钗、贾宝玉、史湘云等不同的人物所写,可是归根结底,都是出自曹雪芹一个人的手笔。而最令人佩服的是,曹公不但让笔下的人物每一次都写出了绝美的诗词,同时还让每一个人物因身份地位、才识理想的不同,而写出了风格各异、符合人物身份的诗词。同时,在前80回中,这些诗词都保留了各人物的一贯风格和水准,让熟悉《红楼梦》的读者,一看便知道这是黛玉写的还是宝钗写的。

  我们先以《红楼梦》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的命题诗“咏白海棠”为例,来看看最重要的两位女主林黛玉和薛宝钗的诗作有何不同。

  本来,黛玉和宝钗都是大观园中的小姐,年纪相差不多,女孩们写的诗词,应该都是差不多的。但在书中,宝钗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家里有田有地有房产,因为到京城候选秀女,所以住在了亲戚贾家。而作为从小就“持重”的大家闺秀,宝钗不但知书达礼守规矩,也存了“我要飞得更高”的女孩儿的志向(比如选进宫里成为皇妃之类)。

  来看看薛宝钗的咏白海棠诗,开首便是:“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你看,不但珍重芳姿,而且白天也要关着门,多么的大家闺秀、足不出户、循规蹈矩啊。再继续往下看:“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在《红楼梦》中,宝钗作为大家小姐,是极不爱浓妆的那一类,身上的衣服极素净,连屋里的陈设都被贾母说太素了些。所以她的一句“淡极始知花更艳”非常切合她的性格。而她的诗,受到了同样恪守规矩的守寡妇人李纨的高度赞扬。

  而林黛玉,虽然也是贾府的亲戚,但因父母早亡,又没有兄弟姐妹,又没有什么家产,一切都要仰仗贾家的恩泽,所以心态上是自卑的。同时林妹妹是一个不安分的女孩,和宝玉暗生情愫,对封建礼教有逆反的心态,所以曹雪芹是这样写黛玉的诗的: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不用多说,只一个“昼掩门”,另一个“半掩门”,两个女孩在大观园的为人姿态是不是表达得非常清楚了呢。曹公,赞一个。

  借着黛玉教香菱,我们也跟曹公学写诗

  《红楼梦》第48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中,说的就是香菱跟黛玉学习写诗的故事。那么,我们也正好趁此机会,去跟着诗词达人曹公学习如何写诗吧。

  话说,当香菱表达了要向黛玉学习写诗的意愿之后:“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的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你看,对于聪明灵巧的黛玉来说,写诗就是这么容易,可是真要学,也不是说说这么简单。单是这起承转合平仄押韵,就够你弄上一阵子的了。

  而黛玉这里说的,还只是七言律诗的调调,七言律诗首尾八句,开头两句谓起,第三四句是承,五六句为之转,最后两句当然就是合了。不知为何曹雪芹一上来就从七律开始教起,估计是曹公自己的七律写得最得心应手吧,看《红楼梦》中的诗,也以七律为多。

  香菱虽然不太会写,但也看了些诗,所以她对黛玉说喜欢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黛玉马上说:“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仍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念。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庚、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我的天,听黛玉这么一讲,才知道学诗的开始是如此重要。本来总以为黛玉宝钗天生聪慧,信手拈来便是好句,这样一看,林小姐从小读书还是很勤勉的,光是她说的这些,一一背下来,也有七八百首了。古人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诌。估计香菱这几百首一一读下来,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那么,香菱这种“临急抱佛脚”,边读边写的学写诗方法,到底有没有用呢?让我们来看香菱写的诗。

  咏“月”和咏“月色”,你能区分开来吗?

  话说香菱努力地读啊写啊,然后林老师给出了个题:“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诌一首,竟未诌成,你就作他一首来,十四寒的韵,由你爱用那几个字去。”林老师并未太严格,十四寒的韵广,写月亮的诗也多,于是香菱兴冲冲地回去作了一首,拿去给黛玉看:“月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长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黛玉看了笑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辞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在周汝昌校订批点的《红楼梦》版本中,周先生是这样评点的:“黛玉是说读诗太少,即今之所谓词汇贫乏。如咏月只知有冰轮玉盘等等,而无法摆脱此等修辞格调,被它所限。即黛玉‘缚住’之意也。”

  所以,学诗真不是一天两天可成的,光是黛玉开出的那些“诗单”,真的够香菱读上一阵子的。可是香菱还是个有坚持的人,听了黛玉这话,不吃不喝,疯了一样地嘟嘟哝哝地作诗去了,直写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忙忙碌碌地梳了头,又去找黛玉了。

  碰巧这次众人都在黛玉那里,于是大家一起看来:“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客馀犹可隔帘看。”

  这次连黛玉都说:“这也算难为他了。”当然既然这么说,就是还不好,黛玉认为过于穿凿了。而宝玉看了说:“不像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上一个色字,到还使得。”

  周汝昌先生说:“咏月与咏月色有何分别,君能答否?月如无色则不成其为月,又从何咏起?此等微妙分合之际须细加领会。”

  再说香菱,本来以为此首极妙,听如此说,又扫了兴,不肯丢开手,便仍思索起来。又是几天的苦思,估计曹公也有点于心不忍,于是让她在梦中得了八句,快快抄写下来,拿给众人看:“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何缘不使永团圆?”众人看了都叫好:“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

  大观园里,香菱学诗到此告一段落。我们来看香菱的这三首诗,第一首比较幼稚粗浅,确如黛玉所说,用词很拘谨,“被缚住了”。到了第二首,有长进了,但还是不太满意,正如宝玉所说,明明是咏月,这里咏成月色了,看来老师们的要求也是蛮高的。到了第三首,因为是梦中所得,果然比前两首大有精进了。这首诗基本脱离了月的颜色啊形状啊这些有形的东西,从“影”和“魄”上下笔,比前两首高明许多。

  当然,如果是黛玉下笔,可能境界更是不同,可惜的是,林老师没写这一首。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看来,曹公对初学写诗的香菱也还是比较善意的。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洁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