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站有没有英特网?宇航员:有WIFI,但信号没有地球好

2018年11月29日07:31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成都中学生对话国际空间站

  同学们在和宇航员对话

  高中生VS宇航员, 他们聊了啥?

  Q:“不同国家的宇航员沟通用什么语言?”

  A:“平时都用俄语,也会用到英语。”

  Q:“国际空间站会延长服役时间吗?”

  A:“将延长到2024年。”

  Q:“宇航员在太空是否会感到孤独?”

  A:“时间很紧,没有时间孤独。”

  Q:“上面看出去风景怎么样?”

  A:“非常好,能够看到大洋、岛屿、还能看到极光。”

  Q:“空间站有没有英特网?”

  A:“上面也有WIFI,但是信号没有地球好。”

  “OK!I hear you!”电台扬声器里,短暂杂音之后,传来了宇航员谢尔盖·普罗科皮耶夫的声音。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教室里,张理德握着麦克风,脸上露出了微笑,身边的同学们轮番上阵,将早已准备好的问题,抛向了电台那头的国际空间站。

  “你在太空感到孤独吗?国际空间站有英特网吗?国际空间站会延长服役时间吗?”11月28日这天,张理德和同学们还在整理着宇航员的答案,“时间太短,最后一个回答没听清,发邮件过去确认一下”。为了与国际空间站宇航员这短短十多分钟的对话,张理德从去年就通过ARISS发申请,一直到今年9月,申请终于有了下文。

  两次申请

  架设无线电 与太空中的宇航员对话

  11月22日,无线电天线总算在教学楼顶架设完毕,晚上7点,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张理德和他的伙伴们仍旧在电台前忙碌着。从去年11月开始,他就向ARISS发出了申请。ARISS“国际空间站业余无线电通讯计划”是由多个国家的国家级业余无线电组织、国际业余无线电卫星组织(AMSAT)以及多国的宇航机构共同发起的面对青少年的科技项目,让学生能通过业余无线电与太空中的宇航员对话。

  申请“和宇航员通话”这个项目,前提条件就是已经考取到业余无线电执照,还要有一定技术能力和系列教育方案。已经高二的张理德,在去年11月就已经发出过申请,不过,由于种种原因,首次申请并未通过,今年9月,他再次发出了申请。9月29日这天下午,他收到了邮件,对方同意了他的申请,并在邮件中表示,将尽快确定对话的时间。

  经过反复的沟通之后,张理德的邮箱里,发出和接收的邮件共有32封,通话的最终时间确定在了11月22日的19:20,国际空间站飞跃中国上空的时候。

  四次调试

  在家反复测试 通话时间只有十分钟

  要让这次对话能够顺利完成,张理德也在自家的楼顶架设了无线电台,反复调试,通过接收空间站数据包等方式来测试设备的状态。“在楼顶就调试了四次,第一次还失败了。”他介绍说,由于旋转器在转动的时候对频段有干扰,他不得不在接收过程中调试旋转器。就在排除干扰的时间里,空间站已经从头顶飞过去,信号越来越弱。

  “通话只有十分钟时间,必须保证中途不会出现问题。” 张理德的同学黄泽戎帮着一起架设设备,后来在教学楼天台架设天线的时候,大家也因为下雨、旋转器角度下垂等原因,到天台布置了三次才最终完成。

  14个问题

  排着队用英语提问 国内学生第五次进行“天地对话”

  向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问哪些问题?很快,张理德征集了14个问题,张理德说,他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就是不同国家的宇航员沟通用什么语言。

  在22日19点24分,完成最后的调试后,电脑显示器上国际空间站的信号范围来到成都上空,谢尔盖·普罗科皮耶夫给出了他的答案。“他们平时都用俄语,也会用到英语,但他们调侃说,自己的英语都是俄式英语。”张理德说。

  “国际空间站将在几年内面临退役,你们会延长服役时间吗?”针对此前有媒体报道国际空间站原本计划在2020年退役的说法,宇航员们也表示将延长到2024年。对话中,也有同学询问,宇航员在太空是否会感到孤独,宇航员给出的回答是,“时间很紧,没有时间孤独”。在空间站中,他们要种植植物,观察它们在无重力环境中的生长状况,同时也要观察自己身体,特别是眼球和脊柱的变化。当然,他们也会运用设备来观察地球的变化。

  通过对话,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的同学们也知道这些宇航员已经在空间站待了190多天。“上面看出去风景怎么样?”面对这样的提问,宇航员表示,“非常好,能够看到大洋、岛屿、还能看到极光。”“空间站有没有英特网?”宇航员吐槽说,“上面也有WIFI,但是信号没有地球好”。

  教室里,学生们排着队,用英语快速提出问题,不过时间还是过得很快,通讯设备中噪音越来越大,不得不结束对话。

  这次对话结束后,数据很快录入了ARISS官方网站,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也成为了中国第五所成功通联ISS宇航员的学校,张理德也成了西南地区首次成功用无线电通联国际空间站上宇航员的中学生,前面四次分别是南京、上海、广州、新北市的四所学校。

  圆梦/

  与空间站对话

  是多年来的梦想

  小时候看百科全书,张理德就对摩尔斯电码这些东西产生了浓厚兴趣,长大后接触了无线电,这也成了他的业余爱好。“小学订阅资料,他就喜欢订电脑报、无线电报。” 张理德的父亲张先生告诉记者,小升初的时候张理德就想加入四川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协会,后来因为年龄的原因,无奈只有暂缓。

  2017年,张理德分别考取中、美两国的业余无线电操作证书和执照,并加入四川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协会。在学校,他还创建了树德国际部业余无线电社团,用无线电通联了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当时想着能够锻炼他的口语,家里人也比较支持。” 张先生说,家里人对孩子的这个爱好还是比较支持。

  张理德则表示,无线电将作为一种爱好,一直坚持下去,而这次完成和空间站的对话,对他来说,则是完成了多年来的一个梦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廖静 图由受访者提供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