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藤花之忍冬:凌冬不凋有高士韵

2018年11月27日08:4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四大藤花之忍冬:凌冬不凋有高士韵

忍冬在古代一直被视为药物,它的花反而不受重视。直至近代,它才跻身于四大藤花之列。因忍冬凌冬不凋,气味芬芳,清人王夫之赞扬它“无惭高士韵,赖有暗香闻”。

忍冬就是金银花

紫藤、凌霄、忍冬、葡萄这四种攀援植物,在传统园林花木中被称为蔓木四品,又称四大藤花,其中紫藤、凌霄、葡萄都有很高的知名度,且备受历代文人墨客青睐。唯独忍冬名气不大,在蔓木四品中似乎只是一个陪衬。

不过,虽然很多人不知道忍冬为何物,但若说起金银花,则几乎无人不知了。其实,忍冬就是金银花,金银花就是忍冬,忍冬是正名,金银花是别名。严格来说,忍冬是金银花最早的药用名称,在宋代以前,并无金银花之名。

最早记载忍冬的,是古代的医书。现在网上有人误传,称忍冬一药最早的出处是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实则不然,《神农本草经》中并未收录忍冬,出现在《神农本草经》中的“忍冬”,只是麦门冬的别名。还有人说,忍冬首见于南北朝梁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这也是误传。最早提及忍冬之名的,是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该书有两个药方采用忍冬。一个是“治卒中五尸方”:“忍冬茎叶,锉数斛,煮令浓,取汁煎之,服如鸡子一枚,日二三服,佳也。”另一个是“治虚损羸弱不堪劳动方”:“苦参、黄连、菖蒲、车前子、忍冬、枸杞子各一升。捣,蜜丸如梧子大,服十丸,日三服。”一百多年后,《名医别录》和《神农本草经集注》又记载了忍冬的药性,二书皆云:“忍冬,味甘,温,无毒。主寒热身肿。久服轻身,长年益寿。十二月采,阴干。”

可见古人最初只是看重忍冬的药用价值,且只用其茎、叶入药,不用其花。种植忍冬,目的是采药而非观赏。至于为何称这种攀援植物为“忍冬”,《神农本草经集注》解释道:“凌冬不凋,故名忍冬。”明代陈嘉谟的《本草蒙筌》也说:“忍冬,凌冬不凋,名由此得。”显然,因这种植物是多年生半常绿灌木,能够忍受冬天的寒冷而叶子不凋落,古代医家为了突出其耐寒性强的特点,故命名为“忍冬”。此外,还有医书称之为“忍寒草”“耐冬”等。

“金银花”之名

与苏东坡有关

正因为古人对忍冬的观赏性有所忽略,故尽管它的栽培历史悠久,也没引起文人墨客的关注,历代描写忍冬的作品寥寥无几。唐宋诗词中,以“忍冬”入诗,唯见宋人范成大的《余杭》一诗。范成大致仕后,隐居石湖,晚号石湖居士,这首诗应是其晚年之作。其诗云:“春晚山花各静芳,从教红紫送韶光。忍冬清馥蔷薇酽,薰满千村万落香。”诗中描写暮春时节,烂漫的山花先后凋零,依次送别春天。正在这个时候,忍冬和蔷薇开放了,忍冬花清香悠悠,蔷薇花浓香扑鼻,薰满了山野中的千村万落。这首田园诗意境优美,作者以忍冬和蔷薇自喻,表现出极其平和闲适的心态。

大文豪苏东坡,虽未写过以忍冬为题材的诗词,但“金银花”一名,却与他有关。宋代的文人学者,喜编撰医方著作,苏东坡也编撰了一本《苏学士方》。后人将这本方书与沈括撰写的《良方》合编刊行,名为《苏沈良方》。在《苏沈良方》的“治痈疽方”中,首次出现了“金银花”之名:“忍冬嫩苗一握,甘草半两,生用。上,忍冬烂研,同甘草入酒一觚半砂瓶中,塞口,煮两食顷,温服。予在江西,有医僧鉴清,善治发背疽。得其方,用老翁须,余颇神秘之。后十年,过金陵,闻医王琪亦善治疡,其方用水杨藤,求得观之,乃老翁须也。又数年,友人王子渊自言得神方,尝活数人,方用大薜荔。又过历阳,杜医者治疡……用千金藤。过宣州,宁国尉王子驳传一方,用金银花。海州士人刘纯臣传一方,用金钗股。此数君皆自神其术,术其草视之,盖一物也。余以《本草》考之,乃忍冬也。”

苏东坡和沈括不仅首次提及“金银花”之名,还将忍冬的众多其他别名也列举出来,使读者明白江湖中传得神乎其神的“老翁须”“水杨藤”“大薜荔”“千金藤”“金钗股”等其实都是忍冬。同时,《苏沈良方》还对忍冬一些别名作出了解释:“忍冬……四月开花,极芬芳可爱,似茉莉瑞香。初色白,数日变黄,每黄白相间,故一名金银花。花开曳蕊数茎如丝,故一名老翁须,一名金钗股。冬间叶圆厚,似薜荔,故一名大薜荔。”

忍冬纹有“多福多寿”的寓意

除了《苏沈良方》提及的别名外,忍冬还有不少异名。因忍冬为藤本植物,其藤蔓攀爬到树上时,藤多左缠,故又名“左缠藤”“左转藤”等。忍冬开花时,形如鹭鸶,故又名“鹭鸶花”。其黄白花对开,又似鸳鸯对舞,故又名“鸳鸯藤”“鸳鸯草”。因其每两朵花同生长于一个总花梗的顶端,故又名“双花”“二花”“二宝花”等。忍冬开花后气味芬芳,其香清远,故又名“五里香”“蜜杨藤”“甜藤”等。

称忍冬为“金银花”,有人觉得很俗气,甚至觉得自然界的物态和人世间一样,也有冷暖炎凉。如清人蔡淳有诗曰:“金银赚尽世人忙,花发金银满架香。蜂蝶纷纷成队过,始知物态也炎凉。”当然也有人觉得它很美,认为它是自然界的奇迹。如清人萧道管有诗曰:“酴醾香梦何匆匆,花散天女褪紫红。天然金玉抱奇相,锦绣照耀谢化工。”清人王夫之则对忍冬评价甚高,认为它有高士之风。其《金钗股》诗云:“金虎胎含素,黄银瑞出云。参差随意染,深浅一香薰。雾鬓欹难整,烟鬟翠不分。无惭高士韵,赖有暗香闻。”清末陈曾寿也有诗赞美忍冬:“疏篱翠蔓玉交加,雨后清香透幔纱。独表芳心三月尽,忍冬宜唤忍春花。”

忍冬花在古代还称不上是名花,它被列入四大藤花,也是在明清以后,故古代画家极少画它。虽然如此,忍冬的形象依然出现在其他工艺品中。从东汉末期开始,以忍冬为原型的忍冬纹样便登上了工艺品的装饰舞台。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更是流行一时。此时的忍冬纹,较为清瘦和程式化,一般为三叶片和多叶片互生于波曲状茎蔓两侧的图案纹饰,后来则变化多端。到了唐代,又演化成更为复杂的卷草纹。学界普遍认为,忍冬纹可能源于希腊,也有可能脱胎于从西亚和中亚传来“生命树”纹饰。忍冬枝叶缠绕,生命力极强,凌冬不凋。根据其植物形态提炼出来的忍冬纹,是取其“久服轻身,长年益寿”的含义,有多福多寿、长命百岁的吉祥寓意。 文、图(除署名外)/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