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员树木希林:她一生都为活得有趣而努力

2018年11月08日09:40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女演员树木希林最后时光全记录

  树木希林1973年与摇滚乐歌手内田裕也结婚,1981年内田提出离婚申请,但她向法院主张离婚无效后,打赢官司。

  树木希林是谁?爱看电影的人,会立刻想起她和导演是枝裕和合作的作品,从《比海更深》到《小偷家族》,她是最多中国人认识的日本老母亲代言人。稍微八卦一点的人,听说过她和摇滚歌手老公分居44年就是不离婚的“狗血”家事。

  那女演员树木希林的日常,又有多少人知道? 在多次拒绝贴身跟访的要求后,这位日本知名女演员在生命最后一年里,答应了NHK电视台采访的要求,在镜头前留下了最后的模样——《活出“树木希林”》。

  每次,这位75岁的女演员总是独自抵达现场,不论制作大小,合作导演是否熟悉,都仔细推敲角色的细节。因为她的淡然和幽默,整部片子看着超平静,但那最后的最后仍会有突然泪崩袭来。

  她的做事态度:“满腔热血未消散”

  NHK制作、木寺一孝执导的纪录片《活出“树木希林”》,从去年6月到今年7月,跟拍了树木希林人生最后的一年,包括《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小偷家族》《日日是好日》以及遗作《エリカ38》的片场纪实,让观众看到一“满腔热血未消散”的老人不懈的努力。

  镜头下的树木希林,看得出的体力渐衰,工作从不马虎,也不愿生病而受特殊照顾。她在《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拍摄期间,有一天足足等了5个多小时,直至夜深才等来自己的戏份,听见工作人员说“可以拍了”,一直躺在床上的树木希林默默起身,还因自己动作缓慢,不好意思地跟人解释:“现在腰和背都痛得厉害。”看见工作人员有搀扶的意思,她立刻摆手示意,可以自己走。

  在《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里,树木希林饰演的依旧是大家熟悉的老妈妈角色,有需要做饭的场面,拍摄前她悉悉索索拿出一个不起眼的袋子,先掏出一把菜刀,又拿出手帕跟自己腌的酱菜,替换掉剧组准备的道具,她解释:自己用惯的东西,才能营造出在自家厨房做饭的感觉。看着导演后期加入的电影画面,有网友感叹那些年习惯了树木希林自然不做作的表演,原来都是老人家一点点细节抠出来的。

  最后的拍摄工作时,树木希林比之前更为虚弱,她必须拄着拐杖走路,即便如此她也不忘亲自修改要穿的戏服,不需要过多的旁白和解释,一个敬业女演员的形象就这样树立起来。

  她的为人处事:“我只是个平凡的人,只会做平凡的事”

  作为一名资深女演员,树木希林有很多面。当年轻的化妆师小心翼翼的请教她头发应该怎么梳时,她直接说“别问我,我也看不到后面,按你理解的来做。”还体贴补充:“放心,不会让你负责任的。”

  她会记得工作人员的名字,会在盛夏里带上水果去片场慰问工作人员,男性工作人员抱着都吃力的箱子,她慢慢地挪着、推着,再一鼓作气搬上车。节目跟拍的大半年里,一直是她开车接送导演木寺一孝往返片场,这份体贴未因她广为人知的名气而少一分。树木希林说,这么久以来不做跟拍节目,是觉得“(这件事)太自以为是了,我为了生计不得已当演员,很感谢至今为止的一切。”

  她说,“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或许是不太习惯这种制作方式,在跟拍大半年后,树木希林质疑导演这么拍,会不会不好看、无趣,“我只是个平凡的人,只会做平凡的事。”这一段尴尬的化妆间对谈,让大家以为跟拍就此完结。但树木希林在最后又有一次体贴的安排,两个月没和导演联系的她,在最后一次报纸采访中,破例安排了电视记者同场,就像她演过的那些言语犀利的老妈妈角色一样,树木希林上来便吐槽导演跟拍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吸引眼球的内容”,然后调侃这么做也没有收钱,只是想让节目有看点,还公布了活不过年底的噩耗。

  她的生活态度:“我是有趣的人,并不是没有看点”

  在9月30日树木希林追悼会上,是枝裕和在悼词中袒露了自己的后悔之情,“我后悔让您演了一个死在电影中的角色……”长达一年时间跟拍的《活出“树木希林”》也记录了她在《小偷家族》片场的日常,看上去树木希林更在意角色的合理性,而不是角色最终因病去世这个桥段。

  节目中显示,完成《小偷家族》试妆后,树木希林直言不讳地指出她对初始剧本的不理解,为什么老婆婆要接受素昧平生的人住进家里?是枝裕和试图解释:“老人家与儿子、媳妇很多年不来往。”并未被说服的树木希林说:“婆婆与儿媳不和的问题到处都是。”

  虽然这是跟是枝裕和第六次合作,树木希林并没有降低自己对作品的要求。看过电影的人都会知道,获得金棕榈大奖的《小偷家族》最终理顺了老婆婆和陌生家人的关系:增添了老奶奶被前夫抛弃的背景,对家人亲密关系的理解也超越了世俗看法。

  树木希林今年9月15日去世,《活出“树木希林”》录制大概在7月11日结束,可以说是近乎完整地记录下这位女演员临终前最真实的一面,“会有各种病症的,你要一一在意就没完了”5年前癌症已转移全身的她直言:“我就是撑着一口气来做的”、“身体吃不消,但是过的很幸福”。

  这当中还包括了她跟医生就临终事宜的讨论,在女儿和节目导演面前,树木希林坚定的表示希望能一个人在家里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远在国外生活的女儿要求她起码每天能够视频电话一下,明明是看似悲伤的走向,却因为两母女互相吐槽,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女儿说母亲不肯每天电话报平安,树木希林回嘴说“她九岁、十岁到外国家庭寄宿时,一年了没打过一个电话。”当导演问树木希林,最后这段日子都在想什么,她回答:“我还是想以一个美好的形式完结。”

  在纪录片里,树木希林说:“与其说是为角色而努力,不如说是为了活着而努力,是演员就要时常挑战自己,需要质问自己,这样真的够了吗”,她不光是为“活着”在努力,她是一个为有趣地活着而努力的人。

  面对衰老,她说:“不错这个皱纹,这皱纹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不显示出来太可惜了”。这部纪录片在树木希林生前是被她本人看过的。观看期间几次笑了的树木希林,扫清了心中对于内容不够好看的疑虑,“这么拍摄下来看,(我)是有趣的人,并不是没有看点……只是会觉得,人还没成熟就要结束了。”信息时报记者陈慧

(责编:章华维、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