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谢幕 金庸走好

2018年10月31日07:46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大侠谢幕 金庸走好

  昨日下午5时许,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终年94岁。金庸一生经历极其丰富,获颁荣衔甚多,他是著名的武侠小说家、是一代杰出报人、是学者、社会活动家,“香港四大才子”之一,是华人文化界的重要人物之一等等,见证了上世纪中国无数重大历史事件。1972年,金庸封笔;1989年,《明报》创刊三十周年的日子,金庸卸任社长职务;上世纪90年代,金庸将《明报》集团卖给商人,退出商界;2007年,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在完成了一次次谢幕后,这次,他真的退出江湖了。儿女情长今犹在,江湖侠骨已无多。再见金庸!江湖有期!

  “老爷子下午走了,很安详”

  金庸在昨日下午已传出病危,临终前家人一直在身边陪伴。晚上7时许,金庸儿子查传倜向媒体证实称:“(老爷子)下午走了,很安详!”记者了解到,金庸去世时并没有留下什么遗言,据了解,他今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年龄逐渐增大,出现器官衰竭的情况,说话也不太清晰。”金庸去世后,大批粉丝聚集在养和医院大门外哀悼。据悉,先生的葬礼会小规模举行,不会对公众开放,但会安排一次公众的追思会。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人们熟知金庸侠骨柔情的江湖笔,却鲜识他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金庸本名查良镛,出生在浙江海宁,祖上是名门望族,不但善于经商,而且出了很多学识渊博的后人。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我们家本是相当富裕的,但住宅、园子都被日军烧毁。母亲与弟弟都在战争中死亡。”那年14岁的金庸立志“要在维护国家尊严上发挥作用”。查良镛在四川重庆读大学时,念的是外交系,希望成为一名外交官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但由于看不惯学校里不良的校风,他大胆直言,于是遭遇了开除,外交官理想因此幻灭。

  命运把他带进了人生的另一个方向。1946年秋天,查良镛进入上海《大公报》,正式步入了报人生涯。1948年,《大公报》香港版复刊,查良镛被派到香港工作,这也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当时,香港的政治风气比较复杂。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说谎声。金庸忍不住了:“我必须发声。”于是,他找到昔日同学沈宝新,两人一起出资,创办了《明报》。他每天一篇千字社论,《同情工人,反对骚乱》《每个香港人的责任》等等,在众多报纸中独树一帜。身为持续发出声音的公众人物,金庸必然会被某些势力视为眼中钉。金庸说:“我虽然成为暗杀目标,生命受到威胁,内心不免害怕,但我决不屈服于无理的压力之下,以至被我书中的英雄瞧不起。”他还说:“我办《明报》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够主持公正,把事实真相告诉给读者。”

  1985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立,金庸任政治体制小组负责人之一。1988年,金庸又与查济民提出“双查方案”,为香港的顺利回归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正如在他的笔下,从来不是单纯地营造武侠世界,国,才是一群江湖儿女的至高情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可谓是金庸的真实写照。

  内地跟金庸合作时间最长、作品数量最多的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对记者感言,希望金庸先生的文学精神,能够由后辈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我们在拍他的作品当中,能感受得到金庸老先生对于中国武侠精神以及推崇‘侠之大义’的中国文化的一种传承。”

  希望死后一二百年,仍有人看我的小说

  金庸是一个成功的报人,更是一个成功的武侠小说创作家。金庸开始武侠小说的创作,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1950年代,梁羽生写出《龙虎斗京华》,成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之作,《新晚报》总编辑罗孚很看好金庸,就让金庸也写写试试,金庸就从自己家乡浙江海宁的民间传说“乾隆身世”写起,1955年2月8日,查良镛首次以“金庸”之笔名在报纸上开始连载小说《书剑恩仇录》,他以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十余年间写下15部作品。“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联中的14个字,正是他14部武侠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还有一部不在其中的,便是《越女剑》。其作品流行的程度,被誉为“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

  金庸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自己有空的时候,坐车、坐飞机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想如果自己是侠客、大侠,会怎么样。在多部代表作的男主角中,金庸本人最喜欢令狐冲,同时也喜欢乔峰,非常不喜欢韦小宝,“见到这种人要远而避之。”此外,他还曾表示:“我希望我死后一百年、二百年后,仍然有人看我的小说。我就很满意。”

  金庸博古通今,他依然觉得自己学问不够。因此在获得剑桥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后,金庸坚持选择作为普通学生申请就读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那时的他已经是81岁高龄。在剑桥读书时,金庸同普通学生一样。背着双肩包,里面放满了课本。他做的一切都“不为学位,只为学问”。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