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张献忠宝藏来了

2018年10月22日07:10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传说”中的张献忠宝藏来了

  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今日至24日在蓉隆重举行。昨日,“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等数个重要展览拉开帷幕,爆棚的人气让人感受到成都市民对考古的浓厚兴趣。

  1646年(清顺治三年)8月的一天,张献忠率大西军众多人马,乘坐满载金银的数百艘木船,从成都沿府河南下,不料在彭山县江口镇遭到南明总兵杨展的阻击。张献忠战败船毁,金银沉江。从此“谁人能识破,买尽成都府”的传说在当地一直盛行不衰。300多年里,“江口沉银”始终不曾被淡忘。经过一系列科学勘探后,2017年1月5日,江口古战场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开启,遗址中出土了大量金银文物,直接证明了此处为江口沉银的中心区域。

  经过紧张的筹备,由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眉山市人民政府主办的“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昨日下午在四川博物院临展二厅开幕,展期近3个月,免费向公众开放。这是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出土文物首次在发掘地四川展出,也是首次我省在考古发掘文物出土后未完成整理前对公众展出。记者在现场随着兴奋的人流第一时间进入展厅,爆棚的人气,源源不断的观众,让四川博物院紧急采取了间断限流的策略,每隔10分钟,放100名观众进场,确保每一个观众都能认真仔细观赏。该展览是2017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也是此次2018年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蓉召开期间的重要系列展览之一。

  银锭目不暇接 3D体验“水下考古”

  走进展厅,流传了数百年的沉银传说终于展现在大家面前,人群中不少人发出惊呼,一排排的银锭着实令人目不暇接。记者了解到,参展文物共计521件。文物主要以金银器为主,少许铜、铁、木等质地的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一百两银锭”等一批追缴文物由于参加公安部组织的涉案文物展出未能参与本次展览。

  “这些银元宝为什么不像我们在影视剧里看见的形似小船,会发出很亮的光芒呢?”不少市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告诉记者,“这是银锭在水下氧化变色后,自然生成的一层‘壳’,色泽温润。几百年时间沉淀,它的状态已经非常稳定,如果我们用化学技术将这层‘壳’去掉,这不是对银锭的保护,而是一种伤害。”

  本次展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江口沉银”,主要展示江口遗址出土相关文物,共分三个单元:大西政权、金银充库、江口鏖战;第二部分“水下考古”,主要展示江口遗址考古过程中所使用的新方法、新技术,分三个单元:新尝试——围堰考古、新方法—科技考古、公众考古。“水下考古”部分,对普通市民来说,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过程。大家可在无人直升机、金属探测仪、裸眼3D视频、智能互动屏等“黑科技”的指引下,身临其境地过一把在江口打捞沉银的“考古瘾”。3D体验考古工作者是如何从一百多万平方米的江口水流湍急区域,找到水下一颗50两银锭的。

  记者从展览方了解到,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在第一阶段的水下考古发掘中取得了重大突破:“三项第一”——国内第一次内水围堰考古;国内第一次考古发掘直接与民间传说相印证的最高级别沉宝遗址发掘;国内第一次发现张献忠册封妃嫔金册。“五项之最”——数量最多的“西王赏功”金银币,本次已出水200余枚;数量最多的明代册封藩王金银册,出水明代册封藩王、郡王和妃子的金册、银册20余页;数量最多的国内明代官银,出水明代官府刻有铭文的五十两银锭200余枚;数量最多的大西政权高等级文物,已出水文物1000余件;数量最多的金银首饰,已出水金银戒指、耳环、手镯等共计4500余件。江口沉银遗址目前探明的范围广达上百万平方米。2017年度的发掘只有2万平方米,但出水文物就已超过4万件。

  42000件文物只是冰山一角 发掘还将继续博物馆今年开建

  面对现场络绎不绝的人流,刘志岩连连表示“非常意外”,他说,“本年度的江口考古发掘4月刚刚结束,仅仅两个月后江口展就登陆国博,而从国博回到川博更是只用了短短的20天。我们让文物回家心情迫切,今天大家对文物的关注,对江口考古成果的热情,更让我始料未及。”

  在家门口看江口沉银展,刘志岩心绪难平,他说,2017年的1月5日,是江口考古正式开始的日子。“从那一天起,我和我的团队经历的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一个在民间流传多年的传说,就这样一点点在我们的手下成为了历史。这种穿越时空,与文物与历史的对话,足以震撼到每一个人的心灵。看起来传说和历史之间似乎只隔了一次考古发掘,但这背后却是数十个考古人100多个日夜的艰苦工作。”

  在刘志岩看来,经过两个年度的考古发掘,现在可以说对江口遗址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但这种了解还远远谈不上深入和全面。2万平方米的发掘面积虽然听起来不小,但相对于江口这种类型的遗址来说也并不大,算起来仅仅是整个遗址面积的五十分之一。42000件文物听起来好像很多,但相对于如今还在江底的埋藏,也许只是冰山一角。他向记者提道,观众在观赏张献忠“金银财宝”之余,他更希望观众去关注“水下考古”部分,看考古工作者是怎样“揭开历史迷雾的”。

  记者了解到,江口沉银博物馆将于今年在江口开建,刘志岩透露,目前招标设计已经结束,“让我们期待一下,期待江口沉银博物馆的早日建成。”

  这些文物不要错过

  蜀王金宝 这是国内首次发现的明代藩王金宝实物。在江口出水的这件明藩王金宝,其乌龟造型的钮已经断离,但仍可清楚辨识出底部篆书的“蜀”字,因此可以确认为蜀王金宝。由于每个王府拥有的金宝只有唯一一枚,在分封时代代代传袭。因其数量稀少,也就特别珍贵。

  三眼火铳 这件文物尽管泡于江水中数百年,已经锈迹斑斑,当年却是威力巨大的火器。既可以远距离射杀敌人,也可近战砸击。它的出水,为佐证江口遗址为战场遗址性质提供了更充分的证据,并且印证了文献中战争曾采用了火器进攻的记载。

  “西王赏功”金币 “西王赏功”金、银币,是张献忠作为大西王时嘉奖部将战功所用。在江口沉银遗址发掘之前,因为其存世稀少,一枚“西王赏功”金币在2011年某拍卖会上以230万元的价格成交。江口考古发掘文物中,包括了数十枚“西王赏功”金、银币。

  金册 在江口沉银出水文物中,有多枚册封金册。其中既有抢夺自明藩王府的,也有张献忠建立大西国后册封妃嫔的金册。

  这些学术讲座不要错过

  为配合此次展览,四川博物院除了会推出特色专家语音导览,考古专家导赏及直播等活动外,还将开设学术讲座周,拟组织不低于5场的3个系列学术讲座:包括以四川大学霍巍教授为代表的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公共讲座系列;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主讲的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讲座系列;以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为代表的明代四川历史讲座系列。具体时间将提前在四川博物院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平台上发布。成都日报记者 陈蕙茹 摄影 胡大田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