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唯一把戏带回家的演员 梅艳芳:《拾芳》向她致敬

2018年10月16日07:40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张国荣:唯一把戏带回家的演员 梅艳芳:《拾芳》向她致敬

  第七届“岁月留声·港影港乐”香港影展(10月12~22日)正在蓉城举行,本届影展的开幕片是拍摄于1994年的经典影片《我和春天有个约会》。24年后,影片导演高志森、主演刘雅丽来到成都与影迷见面,高志森坐在观众当中一起观看修复版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场面温馨感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高志森曾与张国荣合作9次,与梅艳芳也有交情。影展期间,高志森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深情回忆了与张国荣、梅艳芳合作时发生的故事。

  ●第七届香港影展展映片单: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最爱》《猫头鹰》《如果·爱》《武侠》《忘不了》《南海十三郎》《十二夜》《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倩女幽魂》《夜半歌声》《虎度门》《刀马旦》等17部影片

  谈张国荣

  “他是唯一一个把戏带回家的演员”

  高志森1979年开始编写电影剧本,1984年转而执导电影,1995年开始主导《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南海十三郎》《剑雪浮生》《蝴蝶春情》《容易受伤的女人》《花田喜事》《家有喜事》等作品。高志森和张国荣合作过9部电影,《喝彩》就是高志森当编剧的第一部电影。

  2018年正值张国荣离世15周年,回忆起“哥哥”张国荣,高志森十分动情,“他是我合作过的那么多演员里,唯一一个把戏带回家的人。拍戏时,当我喊‘卡’,别的演员一转头什么感情都没有了,但是张国荣不会。我和他经常约到咖啡厅,有一次来了呢,他显得很忧郁,那个时候他刚拍完《霸王别姬》,演的花旦(程蝶衣),那个气质还留在身上。两个月后我又约他在咖啡厅见面,他一坐下呢,就很痞,长了胡子,神态很狂,那个时候在拍一部警匪片,他演的是个探长。他说他不能同时接两个戏,不然会精神分裂,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专一地投入的艺术家,而且非常敏感,这就是张国荣给我的印象。”

  拍摄《家有喜事》前,张国荣住在加拿大,高志森在飞往加拿大邀请张国荣时非常怀疑,“哥哥”怎么会愿意回来呢?“结果他见到我们非常开心,立刻就答应下来。”高志森笑着说:“那个时候他已经‘退休’了,在加拿大的房子好美的,在温哥华的一个半山腰上,从泳池可以看到整个温哥华。每天早上差不多7点钟,就会有大巴车停在泳池边,有人拿着喇叭喊‘大家下车了,这就是张国荣的家,没准从哪个窗子你们可能看到张国荣哦,可以跟他打招呼。’都成一个旅游景点了!他听我说回国拍戏,立刻就答应我了,也不问拍什么。”

  谈梅艳芳

  《拾芳》拍摄角度新颖,致敬梅艳芳

  “她是一个社会工作者,一辈子做了很多公益,死之前还带病为公益筹款,很关爱自己的每一个歌迷。”高志森在谈及自己的新作《拾芳》时,与记者分享了《拾芳》的一些细节。片名原意为“拾荒”,“广东话就是捡垃圾,当时梅艳芳去世以后,房子要拍卖,拍卖方觉得没有价值的东西就被当成垃圾扔掉了,但是那些东西对于她的歌迷来说,就是宝啊!所以就有一批歌迷去把那些被扔掉的东西捡起来,收起来,然后物归原主。她(梅艳芳)自己也做过别人的歌迷,知道歌迷送的礼物的价值,所以专门有一个房子,放着歌迷送的东西。有个歌迷送的纪念卡,在她去世以后,这个纪念卡又回到了那个歌迷的手里,歌迷捧过来,眼泪掉得稀里哗啦。”

  “这部电影讲的就是5个真实的歌迷故事。梅艳芳用的替身,只出现背影,只有50句对白,但从5个侧面,我塑造出一个完整的梅艳芳。”高志森透露。

  谈电影

  电影要少一些“计算”,重心在剧本

  当记者问及对当下电影市场的看法时,高志森坦言,大家应该把重心放在剧本上。“我觉得现在大家想得太复杂,计算也多了,成本大的片子,计算就更多了。每个人都是专家,都要来评判你的剧本,说你没有流量,不用明星,告诉你什么是成功的例子,要按着成功的路子走。”他显得有些无奈,“其实观众要看的是创新,而且观众水平越来越高,所以(电影)必须有一定的品位。现在很多人把流量,把明星看得很重,而把精力放在剧本上的太少了,这样的片子,比例就不对了。”

  成都商报记者 张世豪 实习生 陈雅慧 摄影报道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