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弱队不多了 叙利亚还算吗?(超级比赛周)

2018年10月15日16:17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明晚,中国队将在主场迎来四天内的第二场热身赛,对手是叙利亚。上周六以所谓的最强阵容0比0“尬平”印度之后,中国队就此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在众多声浪之中,甚至听到了“里皮下课”的声音。在2016年底12强赛中途接手中国队以来,银狐的威望降到了最低。现在中国队的问题,甚至都不是如何在明年初的亚洲杯上去的好成绩,而是16年前我们曾喊出过的那句话,什么时候才能“进一个、赢一场”。

明天对阵叙利亚,是世预赛12强赛后双方的再度相遇,此时的中国队乃至中国足球和一年前又有了新的变化。在此之前,中国队因为各种原因,连取得一场胜利都难,12强赛阶段的神奇和韧劲看起来都荡然无存。在亚洲杯开赛还有将近三个月之际,中国队依然没有主力框架,依然看不出固定套路。

此时的中国队,需要的是信心,需要的是胜利,需要的是刺激,叙利亚会给予中国队这些能量吗?

叙利亚不是软柿子,是苦主

像印度这样依靠扩军政策才能去打亚洲杯的球队都不能干净利落地拿下,中国队能拿下叙利亚吗?

之前已经提到了,中国队和叙利亚队曾经在2016和2017举行的两场世预赛12强赛中相遇,对于中国队来说,几乎是打了1.5个主场。由于叙利亚国内局势不稳定,他们和中国队的第二回合交手是在马六甲进行的,而热情的中国球迷几乎将那儿变成了中国队的主场。

在12强塞抽签结果出来之后,中国队方面普遍都认为叙利亚时本小组中最弱的球队,目标就是全取6分。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中国队恰恰是因为在叙利亚身上丢掉了过多分数从而失去了去俄罗斯参加世界杯的机会。在马六甲,如果没有那个绝平,当时势头不错的中国队都有机会晋级世界杯。

除了伊朗韩国直接晋级世界杯外,叙利亚成了小组中拿到附加赛名额的球队。一举粉碎了了之前“小组最弱”的标签。要不是英超名将卡希尔救主,叙利亚甚至可能击败澳大利亚进一步创造历史。

12强赛和对手战绩为一负一平,足以看出当时的中国队根本不具备实力优势。而如今,中国队经过了接近两年的储备期,状态却让人无法看懂。如此情况下迎战叙利亚,把握又有多大呢?靠热身赛提升信心的目的能达到吗?

能否先“进一个”

掐指一算,中国队已经连续3场比赛被对手零封了。球队上一次连续不进球记录是2016年底到2017年初的连续5场无进球,当时球队在世预赛中0比0平伊朗、0比1不敌叙利亚、0比2不敌乌兹别克斯坦、0比0平卡塔尔,以及中国杯0比2不敌冰岛队。

不过,这次中国队的进球荒更让人揪心。虽然之前是5场比赛没进球,但那5场比赛有4场是12强赛,有1场是面对欧锦赛8强的冰岛。而最近3场进球荒,则都是友谊赛性质,不仅对手实力偏弱,而且比赛强度和对手的重视程度与之前5场都不能相提并论。进攻端在这样的比赛中都无法取得进球,到了亚洲杯正赛能有多大的提升呢?

在中超联赛中表现出色的武磊到了国家队迟迟无法取得进球,郜林等人的攻门也缺乏准星,这和他们在俱乐部的表现是有出入的。一方面是队友给予的支援不够;另一方面,像武磊这样的球员,在俱乐部时有胡尔克这样的队友为其分担火力,而到了国家队,武球王就成了对手为数不多的重点照顾对象,进球难度自然就增加了。

在连续三场比赛无法进球后,里皮做出了从U25集训队征调韦世豪与刘洋的决定,这也是加强中国队锋线力量的一个举措。虽然人员调整并不能在与叙利亚队的热身赛中起到立竿见影的直接作用,却可以“刺激”一下目前队里的进攻球员。在球员能力提升希望不大的情况下,里皮也只能用这样内部挖掘的方法来寻求出口了。

中国队 还是得要个态度

从里皮刚来时祈求创造世界杯出线的奇迹,到如今要个“拼搏”态度,外界对中国队的期望值已经降得不能再低。对于目前这支国家队,里皮已经显露疲态,解读为“带不动”这支球队也不为过。中国杯上惨败时,谈到国脚们的态度问题时里皮非常强硬,而如今,里皮也被迫选择了“理解”。其实,银狐似乎也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球员们还没尽全力。

中超联赛已经到了收官阶段,国脚们心中肯定会有权衡;而对于里皮来说,基本已经确定亚洲杯后和这支球队说再见,他不用再考虑球队的未来,不用再考虑提拔哪些年轻人,甚至根本不用考虑亚洲杯如果达不到目标如何给中国球迷交代,原因是里皮已经无需再证明自己。银狐对于这支球队还是不是像他刚来时那样操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无法要求中国队做太多,每场比赛打出精气神儿,在态度上不要被人诟病就行了。至于技战术,里皮至少应该给出一个确定的框架,留给他试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中国队如果想要在亚洲杯上出成绩,必须要找到些赢球的感觉才行。虽然我们时常说有时候没赢球是运气,但如果长时间不赢球,偶然就会变成必然。

上一场战平印度之后,我们真切地感受到,留给中国足球的弱队已经不多了。且不看日本韩国伊朗这些早甩我们几条街的球队,看看越南、泰国这些东南亚国家集体“涨球”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