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1980元买智能机器人,买了个“气死人”

2018年10月10日14:47  来源:武汉晨报
 
原标题:买个智能机器人,买了个“气死人”

  彭女士买回家的智能“家教”

  本想买个智能教育机器人,结果买回个“教育气死人”。近日,家住青山的彭女士反映,10月1日当天,她通过一个微信小程序下单,购买了一款名叫“小帅”的第五代智能教育机器人,“买回来后,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还说‘学会了再告诉你’,听着就来气”。

  爆料

  被教育机器人气到了

  彭女士说,自己工作忙,女儿上初二,想帮女儿补习,最近通过微信小程序“小帅智能教育机器人”购买了一个机器人。她介绍,当时看到宣传说这个机器人是海尔打造的中国首款教育型机器人,而且连接云端,转载着全国各地不同年级的语数外等科目,孩子能从幼儿用到研究生,还能辅导孩子作业。

  彭女士花1980元在微信小程序商城购买了一个,可买回来之后,大失所望。

  彭女士说,这个机器人死记硬背的公式还能答得上来,一旦问题转个弯、需要思考就不会了,还回答:“等我学会了再教你。”

  彭女士认为,机器人不像宣传中那样能辅导孩子功课,有欺骗消费者之嫌,便找客服退货,但客服以“不是质量问题”为由拒绝。

  体验

  主观题基本不会

  8日下午,记者在彭女士家中见到了该机器人,大概17厘米高,面部为LED曲面屏,能发出微光,肚子中间有多个操作按钮,按钮下方写着“海尔旗下小帅”字样。彭女士介绍,该机器人和手机一款名叫“陶云互动”的APP关联,联网后按住机器人肚子中部的话筒按钮,就可以提问。

  彭女士问机器人:“下列体育项目中,以速度这一科学量为评定标准的是:A.跳远、B.跳高、C.铅球、D.长跑。”

  机器人的回答让彭女士直皱眉:“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问题我也不会。”

  记者向机器人提问:“今天星期几”“1+1等于几”“三角形的周长公式”等问题,它都能回答。记者问“举头望明月”下一句,它也能回答上来,但要它背诵整首《静夜思》,它回复称:“这个要和爸爸妈妈商量下。”

  之后,记者问:“1支笔1毛钱,10支笔多少钱?”它的回答是:“你可以自己算数啊!”记者继续询问,它居然回复:“谈钱伤感情。”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我能指望它教孩子吗?就一个电子玩具,根本起不到辅导孩子的作用,还没有一个智能手机有用。”彭女士说。

  据记者体验,该机器人能回答百科知识、天气日期等能够通过网上信息检索出来的问题,对于灵活多变、需要思考的主观题则会进行一些引导,但是不会直接给出答案。

  商家

  机器人不是答案机

  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在该微信小程序商城咨询客服,一个名叫“小帅全智能机器人官方客服中心客服专员小余”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该机器人0~18岁全年龄段都可以使用,机器人的大脑连接海尔的云端,完全同步孩子所有的教材课本,可以总结各年级知识点,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教孩子正确的解题思路,还可以为孩子科学地安排学习时间,买回家就相当于请了个家教。

  “孩子的学习问题大多是由当前学习的知识点衍生出来的。”他建议,使用时,用孩子当前学习的知识点进行搜寻。另外,他说孩子遇到任何题目的知识点不懂,机器人就会引导孩子自主思考一步步解出答案,并不会直接给出答案,“该机器人不是答案机,是通过寓教于乐,满足孩子的求知欲和好奇心。”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没有质量问题,则不能退货。

  随后,记者在海尔网上商城上搜寻,并没有找到小帅第五代智能教育机器人,致电海尔集团的客服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小帅”确实是他们集团旗下产品,并帮忙转接到了海尔小帅智能教育机器人客服专线,客服人员的介绍与微信小程序商城客服人员回复基本一致。

  记者继续询问:为何在海尔网上商城并没有找到该产品?对方表示,目前该产品只通过微信小程序商城和电视购物的方式进行售卖。

  专家

  可作为玩具

  记者就此事咨询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王星泽。在向他描述了上述机器人的情况后,他判断,该机器人也是人工智能运用的一种,类似于语音版的搜索引擎,只是简单的语音识别输入、检索、语音输出,许多手机很早就可以做到了。这样的机器人往往只是一个载体,实质跟这类手机相似,可以作为玩具,培养孩子兴趣。

  他表示,先进的人工智能是可以对人的意识、思维信息、思考的过程进行模拟并且可以进行深度学习,目前,人们比较熟知的就是“阿尔法狗”,它在下围棋的时候可以不断深度强化学习。“但要让类似‘阿尔法狗’,甚至更加先进的智能机器人进入寻常百姓家,仍需等待技术进一步发展”。

  律师

  是否存在夸大宣传

  湖北皋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邱华表示,智能机器人属于新兴产业,商家的宣传是否夸大,目前没有相关的标准去判定,但不排除商家利用消费者自身对于智能的误解,打了擦边球。消费者在购买了商家的商品后,认为商家的产品无法执行宣传时的功能,可向相关职能部门投诉。记者费权 刘智宇 摄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