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首创“漂浮农场” 上层种草中层养牛

2018年10月09日09:3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荷兰首创“漂浮农场” 上层种草中层养牛

大千世界

据估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增长到98亿,城市人口将占总人口的70%,人均耕地面积也将随之减少。照此趋势发展,城市室内农场将变得不可或缺。

据美国媒体报道,荷兰贝拉顿房地产公司正在鹿特丹港投资建造世界上首个“漂浮农场”——立体多层、形成独立食物链的城市室内农场,并将利用它来养殖40头奶牛,目前每天生产约750升牛奶,预计将于今年12月正式投入运营。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 实习生田甜编译

“漂浮农场”看上去像一个方形的鸟巢,长约40米,宽30米,分为上中下三层,总面积约1200平方米。“漂浮农场”漂在海上,由3条走廊与陆地相连,除了顶部,农场四面墙全部安装透明玻璃,人们可以从外面直接观察到农场的内部环境。

多循环生态系统

实现能源自给自足

根据设计,农场的上层用来种植各种牧草,包括红菽草、紫苜蓿和其他植物,经过加工后成为奶牛的饲料;

农场的中层是奶牛饲养区,奶牛可以自由漫步于牛厩区和挤奶区,也可以通过连接农场和陆地的斜坡通道到陆地上休憩;农场下层的设计比较多元,可用作加工牛奶、收集排泄物、淡化海水和生成能源等,实现农场所需能源的自给自足。其中,制作的肥料,以及每天产出的牛奶、奶酪等加工制成品,都可以对外出售。

值得注意的是,与传统饲养方式不同,“漂浮农场”内引入了多台智能机器人,以促进产奶效率。例如,智能机器人可以收集干牛粪、自动补给奶牛所需的水或食物等。

“漂浮农场”还旨在尽可能重复利用和回收废弃物,农场总经理阿尔伯特·博尔森说,80%的奶牛食物都来源于鹿特丹食品工业的废弃物,包括当地啤酒厂丢弃的谷物、餐馆和咖啡馆的厨余废料、面粉加工厂的副产品,甚至是修剪草坪留下的草屑等。

坐落混凝土平台

无惧极端天气

荷兰在水路建设、造船和土木工程方面享有良好的声誉。据介绍,该“漂浮农场”坐落在一个非常稳定的混凝土平台上,用锚固定在海底,房屋沉在水里的部分大约有1.5米多。身处“漂浮农场”内,就和普通陆地上的建筑一样稳定。即使在极端天气条件下,“漂浮农场”的最大摆动范围也不会超过几毫米。

“地球上百分之七十的面积由水组成,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耕地面积的减少,我们不得不想其他办法来生产新鲜食物,以靠近居民、减少运输。”贝拉顿公司的工程师彼得·范·温格登表示。

对于漂浮农场,他表示,这是一个新的创意,一方面可以解决土地占用问题,拉近居民与健康食物之间的距离,减少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室内农场也可保护动植物免受极端天气的影响,兼具实用性与美观性,值得广泛推广与应用。

灵感源自飓风

据贝拉顿公司介绍,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建立漂浮农场的最初想法并不是为了展示尖端技术,相反,这个概念是纯粹出于需要而产生的。

2012年10月飓风“桑迪”来袭时,温格登正在纽约市参与哈德逊河上的一个浮动住宅项目。飓风“桑迪”造成了灾难性的洪水和大面积的破坏,城市街道被淹没,交通网络陷入瘫痪,物流运输大大受阻,飓风之后的两天内都很难找到新鲜的食物。

“看到飓风造成的破坏和消费者在灾难中新鲜食品的匮乏,我感到十分震惊。”温格登表示,“因此,以适应气候变化的方式,在水上生产新鲜食物的想法应运而生。”

回到荷兰后不久,温格登和他的团队就开始构思城市室内农场的概念,并与鹿特丹港务局进行了沟通。出于对噪音和气味的担忧,鹿特丹港务局权衡了很久,最终还是给贝拉顿公司批了一片海域,来建造“漂浮农场”的原型。

除了拉近居民与健康食物之间的距离,荷兰自身的地理环境也是推动“漂浮农场”建立的一个原因。荷兰三分之一的领土只高于海平面1米,四分之一的领土低于海平面,这样的地理环境,使得荷兰随时都有可能遭受海潮、洪水、海水倒灌等威胁。因此,荷兰人一直在不断尝试“向海借地”,海上“漂浮农场”建立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在耕地面积紧缺的情况下,将传统食品生产移至海上。

“随着对健康食品需求的不断增长、快速城市化和气候变化,我们再也不能依赖过去的粮食生产体系了。”温格登补充称,“我们希望建造更多的‘漂浮农场’,但也欢迎其他人效仿我们,或提出有助于实现这些目标的理念。”

支持和质疑并存

海上“漂浮农场”的创意一经提出,在得到多方支持和鼓励的同时,也受到了一些质疑。支持者认为,“漂浮农场”是一个集约化、高效能的粮食生产基地,多个“漂浮农场”的粮食产量将是稳定且惊人的。并且,“漂浮农场”不仅可以建在海面上,河流、湖泊上也可以应用此项技术,这样的设计,为亚洲、非洲等地由于人口激增带来的粮食短缺问题提供了可选择的解决方案。

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芬顿·贝德则认为,相较于传统的食品生产系统,“漂浮农场”使用更少的水、化肥和杀虫剂,但他也指出,“漂浮农场”空间有限,不能生产足够的粮食,无法满足世界上迅速增长的城市人口需求。“在受控环境下,生产食物的限制因素包括初始投资、LED照明和持续能源供应的成本。这意味着,除非出台鼓励小型生产商积极参与的政策,否则这项技术将只能被收入丰富的私人和公共实体使用。”贝德博士说。

(责编:袁菡苓、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