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阵|为什么有些老人一说起看病就犟得很

2018年10月07日09:05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为什么有些老人一说起看病就犟得很

  我们经常给妈老汉说:你们不要那么节约,吃点穿点用得到好多钱嘛,只要你们身体好,就是给我们挣的最大一笔钱了。

  我们觉得我们都说得这么直白了,老人们应该明白了噻。但是不,大部分老人在听到这句话时,我猜他们一定是这么想的: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我们这么大年纪了咋个可能不生疮害病嘛,那是不是我们一生病就不仅没给你们赚钱,还给你们亏钱哦。

  所以他们一转过身,就在看病的路上为了节约钱,折腾出一大串让人既生气又无奈的事情出来。

  胃出血 拖了三天才去医

  前不久和国外一位好友聊天,她告诉我一件让她“后怕不已”的事。

  周五那天,她和平常一样跟父母微信聊天,可她爸妈却一反常态,只用文字简单回了几句,没发语音,也不接视频。她问你们忙什么呢?爸妈回说,没事,有点感冒嗓子不舒服,睡了。

  她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

  到了周一,她问妈妈,感冒好点没,老人家这才说,住院了……住院的原因是胃出血,出血的原因是她妈多年服用阿司匹林,这药有个副作用,就是长期服用可能导致消化道出血。

  这本来不是件好大的事,只要及时就医就行,但生生被她妈拖成了一件挺危险的事。“我妈是头一天周四就开始觉得胃很不舒服,而她不回我微信的周五晚上,她就开始呕吐,其中有块状物。周六更是出现了黑色柏油便,这就是消化道出血的一个显著信号。”

  最无语的是:好友的妈妈本身就是医生,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她依然觉得麻烦,想先在家休息观察。“还有个原因是周末医院只有急诊,我妈怕自己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就在家等、熬……到了周日,人已经起不了床了,才赶紧托医院的熟人帮忙挂了周一早上的号。”

  周一清早,到了医院一查血,血色素已经非常低了,医生说,再来晚一点就要失血性休克。

  “你看嘛,就这点事,我妈居然都可以把它拖成这样!你说我好不放心嘛!”(Nemo)

  本来吃点药就能解决的事,拖到现在必须做手术

  前两天我妈说:“周末抽个时间去一趟医院,看一下你姑爹。”我听了大吃一惊,因为我姑妈一直身体不好,隔三差五生病,幸亏姑爹身体健康,这些年都是他在照顾姑妈,在我的记忆中,从没听说他生过病,怎么突然就病了呢?我妈继续说,不是突然生病,他都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只是最近身体实在遭不住了,大家才晓得的。

  原来,上周姑妈给我爸打了个电话,让他到镇上的医院去照顾下姑爹,起因是姑爹在家突然觉得浑身发冷打摆子,表哥在外地,幸好有邻居在,帮助送到镇上的医院。我爸到医院一看,身材高大的姑爹躺在病床上无精打采,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镇上这家医院对姑爹的病情也没个准确的说法,但输液之后,姑爹感觉好多了,他决定在医院呆到可以下地行走就回去。但我爸觉得姑爹毕竟70来岁的人了,不搞清楚病症万一病又犯了怎么办?于是建议他还是到成都去看看。姑爹扭捏了半天,第二天还是同意到成都看病。

  医生诊断之后发现,其实病根是前列腺方面的问题,问他这些症状有多久了,我姑爹才不太情愿地说,有两三年了。说实话,包括我姑妈,对他不舒服了两三年的事根本没察觉。他自己呢,一开始感觉小便时有点疼,但也没当回事,后来实在扛不住了,就随便找了家诊所,按尿路感染服用了一些药。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姑爹觉得也就是有点疼,其他都正常,就以为是年纪大了的正常情况。直到前不久小便时居然有血,才把他吓到了,但就算这样,他还是没给姑妈说,而是自己跑到一家小医院找人看了看。这次吃了药,病情依然没有好转,而且食欲还下降了,但他还是没有说,直到发生打摆子被送进医院。

  听了姑爹的话,医生也哭笑不得:“你还挺得起哦,本来吃点药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怕是要做手术才行了。”因为姑妈身体不好,没办法照顾姑爹,在外地的表哥只好赶紧请了个假,到医院照顾他,姑妈那边则让我爸时不时过去照看一下。

  事情虽然解决了,但这次“拖”出来的手术颇让表哥提心吊胆,我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说:“哎,不晓得他们还有啥子不舒服的地方瞒到我的。”(花椒)

  当医生遇到我娘,惨!

  某天,一位广受患者爱戴的医生在微博上讲了一个故事:某大爷被儿子带来就诊,儿子对医生礼貌恭敬,却对自己的父亲各种凶恶,训斥不断。医生感慨:久病床前无孝子!

  医生的意思,大概要粉丝们帮到批评一下那个对父亲没有好声气的儿子。哪知评论区里一片哀嚎:医生哪,你不知道有的老年人生病了那个难伺候……各种吐槽,让人看了心里拔凉拔凉的。总结一句话:做孝子,太难了!

  我把那些指控遛了一遍……心有戚戚焉。同时暗暗宽慰,原来“不孝”的,不只我一个。

  悄悄地说,能把“孝子”逼成“疯子”的老人,我家里就现摆着一位:我娘。

  话说老娘生病,第一件事不是去医院。道理很强大——贵!怎么办呢?第一选择一定是,上偏方!活了70多岁的人,那道听途说来攒着的一肚子偏方不用可就浪费了。稀奇古怪的材料,各种熬的敷的,全部上阵试一盘。你若对这些方子的疗效表示怀疑,那就等同于侮辱老人的智商,可以给你举出一车药到病除的例子来。

  然而疾病有时并不给面子,偏方用尽,确证无效。好吧,这下该找医生了。“大医院的医生都是宰人的”,这是老娘的原话。她只相信那些某大娘某大爷口口相传成功试验过的“神医”,不管对方擅长的是不是治这病,所在位置有多远,一定会摸过去以身试药。如果好了,当然皆大欢喜,不幸的是大多数时候“神医”也并不灵验,病势反而加重。治疗行动被迫进入第三阶段:到正规医院找医生。

  说实话,我对每一位给我娘看过病的医生都深表同情和膜拜。他们是在以怎样的耐心和毅力坚持和这位自以为是的老人斗智斗勇,直到成功开出方子啊!首先,无论大病小病,我娘对病史的讲述一定是从几十年前开始的,由着她讲的话,三天也摆不完。好在医生们好像都有对付经验,不时会提醒:讲重点!其次,无论挂的哪一科,医生看到的都是“广泛性病变”,即使是看头痛,我娘都恨不能医生把她的灰指甲都一并治了。医生要是敢说这个不归我管,得另外挂个号,回家后她能抱怨三个月。而我娘的病之复杂,无论主症状是什么,心慌心悸,头晕眼花,腰酸背痛,腹泻胃痛等毛病基本是同时并存,都很严重,每一种治疗主症状的药的副作用绝对能正好加重另一种病。而且早就久病成医的老娘,都能立刻给医生指出来,表示“我比你更专业”。医生和她论病的过程,也就是一场高潮迭起的“狮城辩论赛”,所以对能最终辩赢我妈成功开出方子的医生,我送一个大大的“服”!而且你说,当她和医生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的时候,你是不是只能对医生百般地陪着笑脸,同时对她横眉冷对,把有些实在不中听的话揉得稍微不那么刺激?而这份表现,当然大大诠释了两个字:不孝!

  关键从医院出来,战争也并未结束。医生开出的药和医嘱,我娘并不会信任,她会在“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的理论下,进行各种加减和组合搭配,有时医生叫一次吃1片的药,吃了一两次不见效,我娘敢一怒之下加到3片5片,直接把高血糖降成低血糖,然后晕倒在地……所以,我一听到老娘“犯病了”的消息,总是秒变“不孝女”,唉!(一叶)

  “您这么大年纪身体不可能没有一点毛病!”

  我妈折腾得医生都毛了

  前几天,我去看我妈。我问:“你的腰好点没有?”我妈说:“好些了。”“啊,吃的啥子药?在哪儿看的?”我妈有点不好意思:“也没吃啥子药。就是上次我去德阳的时候,又去找德阳那个医生看,他终于忍无可忍对我说‘阿姨,您不要太焦虑了!您这么大年纪的人,身体不可能没有一点毛病。您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年纪大了,正常反应,心态放宽点,晓得不。’”我说:“看嘛,我早就说过您这是心病,您还不相信。你就是太关注你的身体了,太紧张了。”我妈这次难得地没有嘴犟:“是。听医生这么一说,我最近就真的觉得腰没得那么痛了。”

  听我妈这么一说,我长舒了一口气。真的,我妈为她的腰痛,至少折腾了三个月了。

  夏天刚热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她腰痛。我说:“啊?你不是一直脚痛吗?怎么又变成腰痛了?”我妈说,医生说脚就那个样子了,后来就转成了腰痛。我听了,也没开腔。怎么说呢,我妈吧,一天到晚不是这儿痛就是那儿痛,胃镜肠镜CT随时整,每次整完都没啥大问题,但她就是不信,反正这儿好点了那儿又痛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也有点麻木了(说起来也真是不孝啊)。

  然而我不开腔并不表示我妈就不会采取行动。果然,没多久,就接到她的电话,说要去找她认识的一个社区医院的医生做理疗,“她技术还可以,而且价钱比大医院的便宜多了”。好吧,理疗就理疗吧,反正啥子行动都不采取的话我妈更会觉得自己病入膏肓了。然而没过几天,她又打来电话,说医生建议她输液和理疗相结合,这样效果更明显。输液?输液还可以帮助长骨头?心中有点疑虑。再问输什么药?一报名字,恰好是争议很大的一种药。老公声音一下子就提上去了,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太危险了!”我妈还坚持:“哪有那么恼火。我以前也输过,只是你们不晓得。”我和老公气得在屋里转圈圈。

  在我们的坚决反对下,我妈最终放弃了输液。然而,就在我们以为她简简单单地做着理疗时,她却悄悄咪咪一趟子跑到了德阳(她在那儿有房子),找德阳的医生给她看。我问:“成都的医生信不过?”她答:“不是,主要是那边看病便宜些嘛,而且好歹也是市级医院,不是那些歪摊摊。”

  是的,我妈是个好妈,每次打针吃药都尽量节约。以前我妈生病,连歪摊摊都舍不得去,都是由楼上楼下的老婆婆们支个偏方,然后立即执行。有段时间,我们家的饭桌子上(那时候我妈还和我们一起住),每顿都会端上来一大锅黑乎乎的排骨汤,那颜色黑得之诡异,让我们每个人望一眼就自动退避三舍。后来才晓得,那是我妈从15楼的一位嬢嬢那里听来的偏方,鱼鳅串炖排骨,莫放盐,治腿痛。因为我们都不吃,那锅汤我妈在喝到第七天的时候,终于因为打干呕而被倒掉了。此后,我妈又足足吃了一个星期的胃药才把肠胃调理正常。

  现在的我妈,显然比以前进步了很多,至少生病了晓得去正规医院看了。只是,她这样一会儿换一家医院,东看一下西看一下也恼火啊。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德阳那位医生的话,能彻底“打醒”我妈,让她能更多地专注于生活,而不是专注于身体。(林湄)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