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格聂景区 无锡女游客左腿骨折被困40多个小时

2018年10月06日08:45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看见救援人员她满含热泪“活着真好”

  当地搜救队伍救出王琳 图由警方提供

  江苏无锡45岁的王琳一脚踩下去,十余厘米的积雪下空荡荡,身体一下向斜坡下倒下去,等她试图站起来时,一股钻心的疼从左小腿袭来,有过右腿骨折经历的王琳意识到,左腿骨折了。

  这里可是海拔超过4800米的雪山啊,温度在零下几度,前后无人烟,能见度不足50米,王琳和同伴孙伯光在尝试拨打卫星电话、手机、手表定位和烧内衣内裤求救后,终于在被困雪山40多个小时后等来了由理塘当地上百警民组成的救援人员。

  10月5日,在医院休养一天多后,左腿骨折的王琳踏上了从四川返回江苏无锡的归途,此次遇险获救,在明白活着真好的同时,王琳也自责浪费了搜救队伍的警力:“如果登山徒步前我去报备了的话,营救可能就会更加顺利,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搜救人员的力量了。”

  理塘县旅游部门表示,这次王琳等人徒步的地点,有一些属于未开发区域,王琳等人并未向景区和当地登协、旅游部门等报备,属于非法穿越。

  格聂景区建设管理筹备处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和县上相关部门一起,结合当地实际、参考亚丁经验,拟出台一个类似于有偿搜救的制度。

  属非法穿越

  景区拟出台有偿搜救制度

  理塘县旅游部门表示,这次王琳等人徒步的地点,有一些属于未开发区域,王琳等人并未向景区和当地登协、旅游部门等报备,属于非法穿越。

  格聂景区建设管理筹备处负责人表示,这条线路以后或将迎来更多的非法穿越者,下一步,将和县上相关部门一起,结合当地实际和亚丁经验,拟出台一个类似于有偿搜救的制度。

  自2010年开始从事户外运动以来,王琳坦言从没遇到过此番危险。此次出行,王琳和孙伯光并没有到相关部门报备,她表示,自己不知道登海拔3500米以上的山时,需要报备。

  “如果我去报备了的话,营救可能就会更加顺利,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搜救人员的力量了。”得知自己非法穿越后,王琳比较自责,她说,对不起大家,也很谢谢大家。“等伤好了过后我还会参加户外运动,但肯定会遵纪守法,会前往相关部门报备。”(王琳、孙伯光系化名)

  被困第一夜

  腿骨折,求救信号差点没发出

  9月26日,来自江苏无锡的王琳和朋友孙伯光等4人站在了格聂神山脚下,虽然两年前已前往川西另一个景点穿越过一次,但美丽的川西风光,还是让王琳等人感叹不已。

  资料显示,格聂神山,主峰海拔6204米,位于四川理塘县西南部,对于徒步者而言,这里有赫赫有名的徒步路线“格聂神山C环线”:起点为冷古寺,终点为哈日沟,全程约步行6天,扎营5晚,途中有1到2处下撤点。

  26日下午,按照计划,王琳、孙伯光和其他两名朋友,在一名向导的带领下,开始了这趟预计7天的徒步穿越。

  行程过半时,两名朋友和向导下撤,王琳和孙伯光两人继续前行。10月1日,天空中飘起雪花,距离出口约有20公里时,路面上的积雪已经没过脚背,视线也越来越差,19时许,在一个缓坡处,王琳一脚踏空,身体一下向斜坡下倒下去,等她试图站起来时,一股钻心的疼从左小腿袭来,有过右腿骨折经历的王琳意识到,左腿骨折了。

  手表上显示,这里地处海拔超过4800米的雪山,温度早在零下几度,前后无人烟,能见度不足50米,除非有救援人员前来,否则,即便孙伯光再有经验和体力,也几乎不可能将王琳救出去。

  王琳将登山杖取了两截下来,用鞋带将自己左小腿固定好。一看,在30米外有一个地势比较平坦的小平台,很快,孙伯光前往该平台将帐篷搭好,两人得以在天黑前住进了帐篷,但卫星电话、手机都没有信号,连报警电话都打不出去。

  将近21点,突然有了信号,王琳才联系上了朋友蒋某某。21时许,甘孜州理塘县公安局高城派出所接到蒋某某报警,王琳通过卫星电话向其求救,称自己腿被摔骨折,目前困在海拔4819米的营地,距离所走“C环线”终点禾尼乡安久村20余公里。

  联系上朋友后,发现食物和水至少还能坚持两天,王琳和孙伯光心里宽慰了一点,为了保存体力,两人入睡。

  被困第二天

  四次定位不一样 烧内衣裤求救

  10月5日,理塘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民警宁红玉介绍,1日当晚,就在两人休息时,接警后,在理塘县委、县政府的统一安排下,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当晚23时,50余名警民组成的救援力量进山展开搜救工作。

  搜救人员踏过积雪,在零下10度的气温里趟水过河,靠着微弱的电筒光上坡下坎,但由于被困地点无手机信号,仅有卫星电话可以断断续续联系,再加之被困者不熟悉地形,无法准确叙述出被困具体位置地名,导致救援人员无法精准确定被困地点,施救难度大,只有分组在一个大致区域内搜寻。

  2日9时许,在应急大队教导员曹磊带队20名民警组织首批救援组展开救援的基础上,理塘县公安局再次增派10名民(辅)警携带便携式卫星通信设备实施增援。与先前的救援力量汇同对“C环线”理塘境内区域进行搜救,在搜寻无果的情况下,再次增派20名民(辅)警于10月2日17时许抵达搜寻现场增援。

  一方面是搜救人员焦急地搜救,一方面是王琳等人望穿秋水的等待,王琳说,10月2日一整天,利用时有时无的信号,她先后四次用手机、手表和卫星电话定位,但四次定位都不一样,给搜救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2日下午,搜救人员让王琳等人烧柴生烟确定位置,但连日积雪,地上的柴火已经湿透,无奈之下,王琳等人将食品、帐篷等必需品留下,用内衣、内裤、帽子、手套等生火。

  “当时能见度已经很低了,搜救人员还是没有发现我们。”王琳说,到了2日晚上,依旧未见搜救人员,自己不如之前那么镇定了,考虑到距离出口仅有20余公里,两人决定,若3日早上不见搜救人员,就由孙伯光携带一些食品和水外出求援。

  被困第三天

  看见救援人员,她满含热泪

  王琳等人在帐篷内尚可御寒,参与搜救的百余名人员却还在开展地毯式搜索。

  10月3日早上6点,两人早早醒来,无心等待的孙伯光带着一瓶矿泉水、一些坚果等物品外出求救。

  王琳拿着剩下的两瓶矿泉水、两袋压缩饼干等在帐篷内等待,孙伯光深一脚浅一脚外出,帐篷外雾气渐浓,能见度只有十余米,呆在帐篷内,担心搜救队员看不见帐篷的王琳以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吹起了口哨,为了防止左小腿伤情加重,王琳也会挪动一下自己的腿,趴在帐篷外张望一会。

  3日中午12时59分,王琳终于看到了搜救人员的身影,那一刻,王琳的心才放了下去,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活着真好。

  宁红玉介绍,全体参战警民迎着大雪,在积雪10多厘米左右的深山壑谷地,克服高寒缺氧、恶劣天气和复杂的地理环境,在海拔5100米以上的雪山连续奋战41个小时后,联合搜救组分别于10月3日12时59分、15时47分成功搜寻到求援者王琳、孙伯光。并用应急救援担架抬着王琳足足走了三个小时,到山下,又坐了2个小时的汽车才到禾尼乡安久村。

  宁红玉也表示,当被成功营救后,两人不住地说:“活着真好!活着真好!感谢你们这么多人两天两夜不辞辛苦地找寻我们,你们辛苦了”。

  叶强平 杨志军 宁红玉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蒋麟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