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若尔盖的沙遇上重庆交大治沙团队

2018年09月18日09:27  来源:重庆日报
 
原标题:当若尔盖的沙遇上重庆交大治沙团队

  七月二十九日,四川省若尔盖草原龙女湖,试验地沙漠中长出了绿油油的牧草。

  七月二十八日,若尔盖草原龙女湖,重庆交大治沙团队的谷建义博士正在观察沙漠中土豆的生长情况。

  3月10日,四川省若尔盖草原,空中俯瞰,黄沙覆盖了整个龙女湖区域。

  6月9日,四川省若尔盖草原龙女湖沙化区域正在进行草种撒播。

  7月28日,通过重庆交大治沙团队修复后,四川省若尔盖草原龙女湖沙化区域已经披上了绿装。

  本版图片均由记者万难摄

  9月初,正是开学季。作为重庆交通大学(下称重庆交大)土木工程系教师,谷建义授课之余还随时准备出差。“最近几天,我可能要去若尔盖县。”谷建义称,来往于重庆与四川的若尔盖县,是他今年的常事。

  究其原因,要追溯到2017年12月的一天。当时,谷建义的同事——同为重庆交大治沙团队成员的赵朝华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来电地址显示: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下称阿坝州)。

  来电人是阿坝州科技局局长张险峰。其意图,是邀请重庆交大去阿坝州若尔盖县治沙。

  这让重庆交大治沙团队有些意外。他们的“沙变土”技术通过《重庆日报》报道传开后,会时常接到类似邀请。但这些邀请多来自沙漠化较严重区域,像若尔盖草原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存在多年的“黄沙”

  若尔盖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临近黄河源头,有“中国最美的高寒湿地草原”“川西北高原的绿洲”“云端天堂”等美誉,是川藏交界的旅游热门目的地。

  夏秋是若尔盖最美的时节。蓝天白云下,车辆在若尔盖公路上飞驰,山峦起伏、绿草如茵,草原上牦牛成群,骑马的牧人与藏狗来回穿梭……这里随手一拍便是风景,让人很难将“沙化”与之关联起来。

  其实,若尔盖草原真有沙,只是不那么明显。比如,在草原中偶有一小块区域,草较稀疏,土壤泛黄、松散,有不少已变成沙;还有些沙化区域藏在小山背后,或游客难以抵达的地方……

  而且,若尔盖草原的沙,存在已久。

  “小时候这里就有沙。”洪波泽巴今年23岁,自小便跟父母在草原上放牧。他说,站在自家放牧处的高点看对面,能看到明显的沙化区域,已存在10多年。60岁的朝力也说,在他儿时记忆中,若尔盖草原便有不少沙化区域。

  根据2014年若尔盖县第五次沙漠化土地检测显示,全县沙化面积达8万公顷,比2009年时增加了近8000公顷,涉及7个乡(镇、场)、32个村。

  若尔盖县对沙化问题也采取过措施。比如,对流动沙地,主要用“高山柳沙障+补施有机肥+灌草复合种植+围栏封禁+连续管护”方式阻风固沙、恢复植被;而对固定沙地,则主要采取“围栏封禁+灌草复合种植+综合管护”方式逐步恢复为自然草地。

  但这些,有一定效果,却没能阻止草原沙化程度的扩大。若尔盖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的《防沙治理宣传册》印有一句话,可概括该县的沙化整体情况:局部好转,整体恶化。

  新环境与新挑战

  了解基本情况后,今年初,重庆交大方面与阿坝州政府达成一致,选择了若尔盖草原龙女湖附近一块区域进行治沙试验,项目名为“若尔盖草原沙化区快速固沙与生态恢复应用研究与示范”(下称若尔盖项目)。

  这块区域共800亩,其中500亩已完全沙化,其余部分也在逐步沙化。重庆交大方面称,要治便要选典型、严重的区域,龙女湖边这一块很合适。

  谷建义被任命为该项目的负责人。今年3月,谷建义带团队来到若尔盖进行前期协调等工作;5月8日,治沙工作正式启动。对此项目,他的感受是:担心。

  无论重庆交大治沙团队,还是谷建义个人,进行“治沙”试验都不是第一次。他们能在中国八大沙漠之一的乌兰布和沙漠“变”出4000余亩绿洲,为何担心沙化程度相对更低的若尔盖草原呢?

  重庆交大治沙团队的说法是:环境不同。

  以往,他们的试验区周边都是沙漠,可谓“一眼望去不见绿,唯有黄沙天地间”;而在若尔盖,沙的周围全是草原。

  这是新挑战。以前治沙,重庆交大方面几乎不用考虑周边情况,植物种类由自己决定,还能使用大型机械成片化作业,就是“甩开膀子干”。此次治沙则要“小心翼翼”,不能使用大型机械不说,治理区域恢复后,需与周边草原生态一致,可种植物从上百种减至十几种,从生态多样性角度来说,该区域的植物存活几率降低了。

  水也是问题。在沙漠,治沙团队前期便会搭建运输水的设施,后期供应充足;而在若尔盖,考虑环境等因素,水源都来自自然降雨,是典型的“靠天吃饭”。

  谷建义的一句话,就能概括若尔盖项目的特点:“以前治沙,是与自然较劲;这次治沙,更要与自然协调。”

  “效果让人振奋”

  7月27日,若尔盖项目迎来一次“考试”:阿坝州副州长欧阳梅带着政府相关部门成员,准备与重庆交大治沙团队一起实地调研项目成果。

  当天下午3点多,治沙团队的“先头部队”抵达了若尔盖项目入口处公路。一群人驱车前往项目所在地。

  “治理的项目在哪里?”当车辆停下,人们走到车外打望一番后,有人疑惑地问了一句。

  赵朝华笑着回答:“脚下便是。”

  众人这才发现,脚下与四周已长出各类植物,呈现一片绿色,若尔盖项目的大片区域几乎与草原无异。想要判断这里曾经是沙丘沙坑,要么从高空俯视,观察植被生长的繁茂程度;要么俯下身子,用手捏搓植被下的“土壤”,才能发现土都是沙“变”的。

  欧阳梅则往项目中心区域走去。她走得很快,与其他人的距离逐渐变远。突然,欧阳梅身边的工作人员向其他人喊了一句:“所有人快过来,这里有惊喜。”

  原来,早在5月8日若尔盖项目正式启动时,欧阳梅便来过这里,并在一片“黄沙”中插下了一根小红旗作记号。如今,她再到红旗处时,黄沙已被绿草覆盖,有的草还长得很深、很茂密。

  此情此景,让她有些激动。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到5月8日时在此地拍下的照片,然后拿给众人看。

  “项目的效果,让人振奋!”欧阳梅说。

  阿坝州伸出“橄榄枝”

  “考试”的成绩,也让张险峰非常欣喜。

  张险峰说,若尔盖县与重庆交大的合作,算得上机缘。身为阿坝州科技局局长的他,非常关注治沙问题,也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了解不同的治沙方式。去年,他在网上看到了《重庆日报》关于重庆交大“沙变土”技术在新疆的报道与视频,产生了浓厚兴趣,随即就与重庆交大团队取得了联系。

  当然,对若尔盖项目感到欣喜的人,远不止欧阳梅和张险峰。7月29日晚,阿坝州委副书记项晓峰与欧阳梅、张险峰等人一起,与重庆交大治沙团队进行了交流。会上,项晓峰伸出了“橄榄枝”——

  “我希望,明年重庆交大方面能把若尔盖项目的试验面积扩大到至少5000亩。”项晓峰一边对重庆交大团队提出诉求,一边对在场的阿坝州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提出要求,比如财政支持、政策扶持、优化合作机制、完善前期准备工作等。

  “‘沙变土’技术的需求很大。”项晓峰称,该技术不仅给若尔盖县乃至阿坝州的治沙提供了新选择,也为阿坝州建立川西北生态示范区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重庆交大党委书记李天安现场给予回应,希望双方能够“各尽其责、共享共赢”。

  事实上,就目前而言,双方已实现共赢:若尔盖县收获了“生态”,重庆交大方面则收获了“经验”。

  “此前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有试验,但案例库中缺乏像若尔盖这样的高寒地区。这次试验为我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经验和案例,对后期技术研究方向有指引作用。”重庆交大副校长、治沙团队负责人易志坚教授说,综合各类环境经验,他们的技术将更有针对性。

  对若尔盖项目,易志坚还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农业结合起来。他说:“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尝试在试验区种植高原土豆等农作物,还能实现经济价值。”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