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县:创新监督执纪方式 常态化约谈见实效

2018年09月12日16:38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9月12日电(王军)“1-8月,乡镇党委纪委约谈干部300余人次,整改问题80余个,县纪委约谈61人次,诫勉问责9人。”今年以来,古蔺县创新监督执纪方式,立足抓早抓小,推行党委纪委常态化约谈机制。通过约谈,党员干部不仅红了脸、出了汗,也排了毒、治了病,作风有了明显好转,工作更加踏实了。

约谈立足抓早抓小

“组织上对我们村干部进行廉政约谈,及时打打预防针,把问题解决在苗头上,这样能避免我们犯错误、走弯路。”对于“约谈”制度,黄荆镇原木村村主任王强十分支持。

“见错即谈、见错就纠”。古蔺县纪委监委要求,在约谈过程中,指出问题可能产生的危害后果或不良影响,分析原因并提出整改建议,在约谈结束后,要求建立台账,限时整改。

机制刚推行时,有些干部认为,小问题就被约谈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甚至觉得“很委屈”。渐渐地,干部都明白,这种做法看似无情,实则厚爱,给某些党员干部及时提个醒,把偏离轨道的干部往回拉一把,校校正,是对党员干部最大的保护!

近日,古蔺县纪委监委对太平镇、龙山镇、护家镇、观文镇、双沙镇、箭竹乡,大寨乡、永乐镇等八个乡镇的新任纪委书记进行了一次集体约谈。重点强调党风廉政建设及各项纪律规定。通过约谈,“把丑话说到前头,让党员干部时刻保持纪律意识,做到心中有责,心中有戒,不碰红线,不踩底线,促进党员干部健康成长。”古蔺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章磊说道。

实行党委纪委“双约谈”

“今天组织对你进行约谈,就是对你村存在的苗头性和倾向性问题及时扯袖子、咬耳朵,防止小错酿成大错。”日前,古蔺县马蹄镇党委书记对该镇3个村的村支书就工作推行缓慢问题进行约谈。

被“点了名”的环路村村支书丁镜云直言,“约谈辣味十足,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针对问题进行整改。”该镇党委书记何继端表示,“这次约谈对村干部的触动很大,今后,我更要耕好责任田,以履职到位促责任归位”。

“当前,有些基层党委认为运用第一种形态是纪委一家的事,实际工作也多推给纪委。一些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在落实主体责任上缺乏有效举措,仍满足于开开会、签签字、表表态等“三板斧”,个别甚至‘撂挑子’”古蔺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章磊谈及问题毫不讳言。

为破解这一难题,古蔺县纪委出台了党委纪委常态化约谈实施方案,细化出约谈具体情形,明晰了党委负责人、领导班子成员、纪委书记的约谈范围和情形,根据不同情形,实行“阶梯性”处置,有针对性地进行预防提醒式约谈、批评教育式约谈、诫勉问责式约谈。

对于肩负起主体责任,东新镇党委书记严涛也深有感触,“前段时间我了解到,我镇3名村干部未将农业、林业补贴及时发放到位,我及时约谈,不仅补贴很快发放到位,其他各项工作也有明显好转。”党委担起主体责任,一改此前“蜻蜓点水”、“雨过地皮湿”的工作常态,党风廉政建设落实更加有力。

红脸出汗动真格

“以前,我们都开展约谈,只是没有形成常态机制,而且大家都是“熟人”啊,碍于情面,拉不下脸。现在责任分工明确,流程清楚,我们基层纪委可以完全解放思想,放开手脚开展工作了!”在装修一新、设施完善的约谈室,龙山镇纪委书记何旭说。

“大量案例表明,对出现苗头性、倾向性、轻微性问题的干部如不早提醒、早处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党员干部就容易‘温水煮青蛙’,滑向严重违纪甚至违法的深渊。以前,基层纪委对‘第一种形态’理解不深、把握不准,运用时就显得无所适从,出现本领恐慌,导致平时发现问题很少提醒,很少过问,等到出了问题就是党政纪处理,没有起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作用。”古蔺县案管室主任张星宏认为,推行常态化约谈机制,就找到了解决上述问题的“金钥匙”。

通过抓早抓小,真正把纪律挺在前面,避免“约谈”流于形式。古蔺县大村镇坳上村二组组长代学灿因扶贫领域涉及集体公益林款项发放不及时被约谈,发现的问题得到了立行立改,该镇纪委还举一反三,对全镇类似的问题进行深入摸排、督查整改,有效地避免了“小错不纠酿大祸”,为脱贫攻坚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纪律保障。

“今年8月,全县共约谈55人次,比上月增加了5次,其中提醒式约谈43次、批评教育式约谈8人次、诫勉问责式约谈4人次……”

“通过约谈,谈到“点”上,戳到“痛”处,让干部‘红红脸、出出汗',才能更好的正视问题,以问题整改倒逼责任。”古蔺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牟伟说道。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