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崽儿寻桥 让古桥故事走进明信片 

2018年09月12日09:33  来源:重庆晚报
 
原标题:重庆崽儿寻桥

   安澜桥和赵爽的明信片(受访者供图)

  ▲翻阅寻桥笔记

  ▲从大量的资料中寻找古桥

  ▲在展览上介绍古桥

  ▼九龙坡陶家镇九龙桥

  古桥、泛黄的志书,这些标签和90后似乎不搭边,但在26岁的赵爽身上却发生了奇妙的反应。他用镜头,把这些尘封在时间记忆里的古桥变活了。

  大学毕业后,重庆崽儿赵爽开始拍摄重庆及周边的古桥。到目前为止,他用脚步走过了近170座古桥。

  日前,赵爽拍摄的100座古桥还走进了重庆美术馆《见证重庆——大型影像文献展》。他的古桥成为展览上“重庆通道”的代表,他也是这场文献展上最年轻的记录者之一。

  重庆晚报记者 何浩 毕克勤 摄影报道

  一年300天都在寻桥

  时尚的运动板鞋,迷彩短裤,这是赵爽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不过,这位时尚的90后将采访的地点选在有700年历史的通远门。几盏盖碗茶,几本古桥老街的明信片,几本泛黄的志书,赵爽给我聊起了他的寻桥之路。

  赵爽高中学理科,大学专业和文史也不沾边。不过,从小生活在渝中区的他喜欢和小伙伴穿过较场口附近的老巷百子巷,再去十八梯吃点美食解解馋。见证了这些老街老巷的繁华再到消逝,赵爽一直想用某种有效方式留住这些记忆。

  2015年,赵爽大学毕业半年后,他加入了一个由文史爱好者组成的“老街群”。“和大家熟悉了,一有时间就和群里的爱好者去‘扫街’。”赵爽和这些爱好者把寻找重庆老街称为“扫街”,他们找老街、拍老街、了解老街故事。

  在“扫街”过程中,赵爽发现了更有意思的古桥。“重庆被称为桥都,除了跨江大桥,我们很多老街场镇上的古桥不容小觑。”赵爽说,重庆目前现存的第一座古桥是位于荣昌建于北宋的施济桥。

  施济桥桥面是民国时期重修的,桥基却是保留宋代的。赵爽说,施济古桥位于成渝古道东大道交通要道上,一座桥能经历近千年,身后又有多少有意思的故事。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赵爽正式“寻桥”。

  一个相机,几本旧书市场淘来的资料,赵爽一年365天至少300天在乡场郊外。

  发现两座无记载的古桥

  重庆古桥这么多,怎么去寻找古桥线索?和记者聊天的时候,赵爽手里经常翻着几本老书,民国向楚编写的《巴县志选注》,还有《沙坪坝区交通志》等交通方面的志书,这些老书是赵爽去临江门、中兴路等旧书市场淘的。

  “这些书上一般都有各地的交通介绍。”赵爽指着《巴县志选注》告诉记者,上面记录了巴县(现巴南区)古桥169座,到目前为止他至少走了近90座。“很多古桥已经不存了。”

  赵爽说,这些古桥不仅仅是建筑奇观,更体现出古人的智慧与生活艺术。比如九龙坡陶家大溪河九龙桥,它是一座九个桥墩都雕有龙头龙尾的十孔石板平桥,相传建于明成化年间。

  赵爽寻桥一般坐公交到场镇,更多方式是沿着溪流步行。赵爽曾经在巴南一品乡一品河找到了志书上记载的4座古桥,沿着一品河的上游走,在人迹罕至的竹林边还发现了两座志书上没有记载的竹林石桥。

  桥下的秘密桥上的故事

  “每一座桥都有它的生辰八字。”这句话是赵爽在朋友圈分享的心得。

  赵爽说,古时候建一座桥都是一项大工程,桥身或桥的两端或有题刻、石碑讲述桥的建造年代、前世今生。很多古桥中间都刻有桥名,桥名代表了古人一种美好愿望,很多古桥背后还有美丽的传说。

  巴南安澜场又名烟坡场,因安澜桥而得名,赵爽从安澜桥桥下发现“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石刻。从寻桥到走古道,赵爽在桥上走过不下十次。“桥头石碑早已损毁,《巴县志选注》仅有一句话介绍该桥是由当地大户文善人出资修建。”

  顺着线索,赵爽找到了附近80多岁的钟爷爷,建桥时钟爷爷的父亲刚出生。钟爷爷告诉赵爽,文善人不仅带头建了安澜桥,10公里外的百节大桥也是他出资捐建,甚至鱼洞大桥的前身也有文善人的功劳。

  在钟爷爷的指引下,在离安澜1公里处找到了文善人的墓和他的旧居。“桥依然在,墓已仅剩一个土堆。”赵爽说。

  让古桥故事走进明信片

  赵爽把镜头下的古桥制成明信片,这些尘封在时间记忆里的古桥变活了。

  去年,赵爽将拍摄的古桥选择13座,加上主城两江上最老的两座跨江大桥嘉陵江大桥、石板坡长江大桥制作成一套明信片《山城重庆·桥都印象》。

  自己拍摄,自己设计和制作,这是赵爽继山城重庆老街、老建筑系列之后的又一套老重庆明信片。

  “印了1800册,现在已所剩无已。”赵爽笑着告诉记者,除了送朋友,很多外地游客特别喜欢这些老重庆明信片,广东、陕西、成都、上海、北京、台湾、香港,甚至还有国外的。“很多游客还互加微信成了朋友。”富莎瑞女士就是通过明信片认识的外籍友人之一,赵爽说,“她对我用明信片的方式宣传重庆历史文化竖起了大拇指。”

  从“扫街”到“寻桥”,接下来赵爽还在寻找重庆的古道。赵爽说,他要用这种方式来记录家乡,为远道而来的游客宣传重庆之美。

(责编:高红霞、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