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创新引擎 焕发全新活力

——2018中国新产业峰会发言摘编

2018年09月10日07:4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让高质量发展成为深圳显著特质

  深圳市副市长 黄 敏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创新是深圳这座城市最核心的特质。改革开放之初,就是在蛇口这个地方,竖起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牌,唱响了改革开放“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加速发展,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新的增长动能不断积聚,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本次峰会以新时代、新产业、新动能为主题,顺应了信息化发展的历史机遇,为深入探讨新兴产业发展的趋势、增添实体经济新动能搭建了重要平台。

  作为展示改革开放成就的重要窗口,深圳将积极推进新兴产业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将质量强市作为城市发展的长远重大战略,着力强化标准先行、设计支撑、质量引领、品牌带动、信誉保证,全力推动深圳制造向深圳创造转变、深圳速度向深圳质量转变、深圳产品向深圳品牌转变,让高质量发展成为深圳显著特质。

  深圳将紧紧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机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合作,不断优化环境,为新兴产业在深圳落地生根,为实体经济不断成长壮大营造一流环境。

  深圳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根据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始终走在最前列、勇当尖兵,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高质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成可持续发展的全球创新之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奋力向竞争力影响力卓著的创新引领型全球城市迈进!

      

  建设智能、绿色、创新的未来之城

  河北雄安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 吴海军

  设立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历史性战略选择,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党中央、国务院批复的《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为雄安新区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以及经济向数字经济快速转型,更为雄安新区的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

  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雄安新区将按照智能、绿色、创新的要求建设一座未来之城,打造世界级高端高新产业集群,加快形成以知识、技术、信息、数据等新生产要素为支撑的经济发展新动能。

  首先是智能,雄安新区将坚持实体城市与数字城市、智能城市同步规划和建设,大规模、全区域集成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数据资源深度融合共享和跨领域应用,为新产业发展提供强大的信息化基础支撑,实现以数据资产驱动的经济增长。

  其次是绿色,雄安新区将坚持走绿色发展之路,重点布局资源集约、环境友好的高精尖产业集群,建设绿色市政基础设施、构建绿色交通体系、执行绿色建筑标准,引导形成绿色投资、绿色消费、绿色生活理念。

  三是创新,雄安新区将坚持走创新驱动发展之路,在规划建设阶段新区就着眼于打造全球创新高地,布局一批国家级创新平台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构建国际一流的创新服务体系,营造充满活力的创新环境,努力打造全球创新资源聚集地。

    

  构建有特色的新经济产业格局

  成都市副市长 刘筱柳

  作为西部中心城市,成都在分析当地创新文化、人才储备等发展环境和条件的基础上,将以新技术和信息化为核心的新经济作为城市的未来产业培育,坚持以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来推动城市战略转型和经济增长动力接续转换,致力于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发展格局,努力成为新经济的要素聚集地、场景培育地和生态创新区。

  一是注重从城市角度强化场景营造,推动新技术、新模式与城市级的规模用户相连接,在城市规划中预设新场景,在城市治理中创造新场景,在生产生活中包容新场景。成都注重创新要素的供给模式,实施了人才高地建设计划、精准引才计划等,创新人才、技术、资本的要素供给,设立了2亿元新经济天使基金和100亿元新经济发展基金。

  二是注重引培新经济市场主体,启动新经济企业梯度培育计划,实施新经济企业双百工程,打造种子期、准独角兽、独角兽和行业领军企业的梯队。从2017年至今,成都新登记的新经济市场主体已经超过4万户。

  三是注重完善新经济治理体系,成立了全国首个新经济发展委员会,组建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出台《关于营造新生态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意见》。优化包容审慎的监管模式,建立容错机制,包容发展初期的新生业态,尽量减少对企业的干扰,不叫不到、随叫随到、服务周到。

     

  探索西部新兴产业发展的新路径

  贵阳市委常委、副市长 孙志明

  近年来,贵阳在大数据领域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为西部落后地区发展新兴产业探索出一条新路径。

  贵阳先后成为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核心区、大数据产业发展集聚区、大数据产业技术创新试验区、大数据及网络安全示范试点城市,全国首个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落户贵阳。目前,贵阳已经形成了以首批16个产业集聚区为载体的产业生态体系,以“万企融合”为代表的融合应用体系,以数据安全法规建设为引领的法规体系,以数据源分级分类、数据交易为重点的标准建设体系,以国家大数据安全靶场、网络态势感知平台为抓手的安全保障体系。

  贵阳发展大数据产业的主要经验,一是推进平台创新,建设了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核心区、贵阳·贵安大数据产业发展集聚区等国家级平台。二是推进产业创新,率先建设中国南方数据中心示范基地、块数据城市、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等。三是推进应用创新,实施“千企引进”“千企改造”等工程,涌现出了“数据铁笼”“块数据指挥中心”“贵州工业云”等一批创新应用。

  贵阳将坚定推进大数据战略行动,抓住“提升大数据创新能力”和“做大做强数字经济”两个重点,推进大数据与实体经济、社会治理、服务民生、乡村振兴深度融合,加快发展人工智能、量子信息、5G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五大新领域。

    

  为服务国家战略培养新时代人才

  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 彭 龙

  这几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在新时代人才培养和服务国家战略等方面进行了思考探索。

  我们发现,新时代对人才培养有特别需求,中国对外交往的发展对语言人才储备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北外始终按照高标准培养人才。我们主动提出,北外不仅要实现语种建设的全覆盖,还要逐步做到国别研究全覆盖。我们承诺,到2020年开设的语种超过100种,覆盖所有中国建交国家的官方语言。北外也正逐步建立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研究中心。这些做法吸引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学生、高级管理人员特别是政府高级管理人员来华学习进修。前年,斯里兰卡来了30多人,他们在蛇口待了5天,非常激动。后来我们在其他国家还举办了一系列活动。

  同时,北外正在研究借鉴海外一流高校的培养经验。我们成立了北外学院,提高本科生通识教育的水平。我们还鼓励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学院和各个语言院系合作,联合培养掌握政治、经济、法律等专业知识的高层次、国际化的复合型人才。

  北外还是建设孔子学院最多的大学,在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大学建立了孔子学院,比如匈牙利罗兰大学、意大利罗马大学等。

  未来,北外希望更好地为国家战略服务,服务更多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推动中国文化的对外交流。

    

  识别新经济的独特金融特点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巴曙松

  怎么把好的新经济愿景、创新设想、创新产品变成新的产业,并进一步扩大变成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是当前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金融资源的配合,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

  金融业要想与新经济的发展趋势形成良性互动,我认为需要改变长期以来金融业所习惯的为传统经济、基础设施+房地产经济服务的方式。这是直接影响新经济从好的愿景转换成好的产业的关键。

  中国经济目前处于新旧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期,其进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经济增长规模有多大。新经济企业的技术创新首先靠研发,其次就是靠资本市场。企业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有不同的融资需求特性。创新型企业有核心技术、知识产权,但成长中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比较高。金融体系能否做一些调整创新,对接新经济的业态,我觉得有巨大的空间。

  当然,许多新的产业依赖投资,而投资最核心的环节不是投,而是退。只有能顺利地从这些投资项目里退出来,才会有新的资金去投新的项目。所以探索资本的退出通道很重要。

  识别新经济的独特金融特点,把好的创新设想变成产品、形成产业,变成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需要金融界和新经济企业的共同努力。

    

  培育城市发展和转型的新动能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 周 园

  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发展和转型,需要紧扣新动能、新格局、新市场、新技术四个“新”。

  第一个“新”是新动能。中国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创新驱动、提质增效和新动能是关键词。其中,新动能在很大程度上来自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

  第二个“新”是新格局。城镇化的加速,带来以超大型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的聚集和竞争。当前国家间的竞争已经变成了这些超大城市群之间的竞争,因此大湾区的发展和转型,将成为促进中国发展的新动能。要抓住这一新动能,就要让企业、地方的分工更明确,产业、城市之间的融合更良好。

  第三个“新”是新市场。波士顿咨询公司通过调查发现,未来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变化,将使中国市场产生根本性的改变。

  最后一个“新”是新技术。工业化和信息化的结合是趋势之一,其中工业化指机器人、增强现实技术等,信息化则是纵向/横向整合、仿真模拟、工业互联网、云计算、网络安全、大数据/分析技术。

  大湾区具有产业链完整、产业梯队层级清晰、土地资源充沛等优势,下一步,我们将思考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来提质增效、夯实基础,如何通过市场带来增量,通过这种增量培养新动能,打造新的特色。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以新的城市化理念,打造全球一流的城市群。

    

  互联网创新提升文化软实力

  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 郭凯天

  文化和科技是腾讯最重要的标签。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91950亿元,比上年增长10.8%,其中,以“互联网+”为主要形式的文化信息传输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最快,为34.6%。互联网之于文化,是连接,更是激活。过去,从创意到生产、消费和分享的过程是线性的,而现在,次序可以被打乱。

  中国有着厚重、丰富的文化积淀。而通过互联网数字化,可以更好地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传统文化对人和社会“润物细无声”的塑造。中国互联网企业要想做好这一点,需要做到三个统一。

  首先,经营产业和发展事业的统一。互联网作为平台对社会各方面形成了巨大影响力,互联网企业要站在和国家一起发展互联网事业的角度,把互联网文化产业和国家战略结合得更紧密。

  其次,追求产值和传播价值的统一。互联网文化企业应该超越对产值的单纯追求,力求承载和传播社会的主流价值。

  最后,满足需求和服从要求的统一。在追求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的基础上,必须要考虑到国家和民族发展以及国家文化影响力传播等宏观需求。

  希望互联网企业协同合作,在数字文化领域有更多创新,创造更多的中国精品文化IP,助力中国文化软实力进一步提升。

     

  以新视角观察新经济发展

  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 朱卫国

  作为数字经济的典型代表,阿里巴巴集团观察新经济有自己的视角。数字经济时代,经济正在依托算据、算法、算力和平台,快速向智能生态演化。数字经济呈现出数据化、智能化、微粒化、在线化、人本化的趋势。

  技术和生态通过快速迭代,低成本实时满足海量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在互联网形成的超级链接的基础上,数据智能和网络协同的双螺旋,实现了商业模式和治理机制的升级,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将逐渐进入所有产业的核心。同时,全球数字经济的竞争,正在从产业的竞争上升为理论范畴、法律制度以及治理能力的竞争。平台取代公司,成为新的经济组织形式。

  在数字经济的动能和治理方面,数字经济在展现动能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解构现有秩序的可能。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变化,与其说是数字经济本身的问题,不如说是数字经济尚未充分发展的问题。因此,我们不应当担忧和焦虑,而应当顺应新经济的趋势,进一步廓清阻碍新经济发展的旧元素,使新经济焕发出更大的活力和动能。

  从认知思维的角度看,想象力比理解力重要,洞察力比知识量重要,算法比算据和算力重要。数字经济的发展动能,核心是以人为本,还包括认知超越、跨界融合、生态思维、家国情怀等。

  跨界融合会产生新的动能落差,促进现有元素的重新组合;生态思维会促使更多更积极的“化学反应”;家国情怀则能使企业具有更多的责任感。

     

  人工智能赋予世界更多可能

  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 杜 兰

  科大讯飞在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自然语言理解、机器口语翻译、图像理解和识别等诸多领域都代表了全球较高水平,就在9月7日,我们在全球最权威的语音识别领域的比赛中,4项任务获得了世界第一的成绩。越来越多人工智能领域的突破,给人类的生活带来无限的可能。

  在人工智能第三次浪潮到来之际,我们需要去思考,这一次人工智能浪潮究竟能够走多远。我认为,这与人工智能发展的3个核心要素有关——核心能力和核心算法、行业大数据的累积以及行业专家。

  如果未来人工智能和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了关系,主要会带来哪些改变?第一,在当今万物互联的背景下,人和机器未来会用语音进行自然的沟通。第二,人工智能的特点就是可以学习最优秀人类的能力,并且可以轻松地超越90%的普通人。将这种能力好好用起来,其实就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工作。

  “AI+”在媒体领域做了很多的探索,我们希望它能够在采、编、播、审、存各个环节得到运用。比如采访文字转换成语音,时长1小时的音视频只要5分钟就可以转写完成。再比如,今年全国两会前科大讯飞推出的虚拟主持人,可以播财经新闻等。以后,这样的应用新场景会更多更丰富。

  今天真正强大的不是AI,而是掌握了AI的人类,人机耦合的方式能带来更多生活和生产的新变化。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10日 12 版)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