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灰巧塑夺天工

2018年09月10日09:0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泥灰巧塑夺天工

灰塑必须在现场制作,灼热烤人的屋顶就是匠人的户外工作室,他们常年在日晒雨淋下高空作业,条件之艰苦,从邵成村黝黑的皮肤和豆大的汗珠就可以看出来。

  邵成村摆放在花都工作室的作品,平时用来普及灰塑知识。

  邵成村的作品,现存于花都区资政大夫祠。

  酒精烧完,洒水冷却,壁画不裂不褪色,最能说明传统工艺之妙。

  陈家祠的灰塑脊饰,精美而且色彩饱满。

  细腻的质感,得益于精心调制的纸筋灰。

  稻草混合石灰膏,发酵后拌以红糖,即成草筋灰,用以塑形。

  玉扣纸、石灰油、红糖和糯米粉做成纸筋灰,再掺入颜料,用以上色。

  谈起广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很多人会想起灰塑。这项奇妙的工艺,把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石灰、沙子、草根甚至红糖、糯米粉、玉扣纸……经过妙手制作,塑成色彩斑斓的珍禽瑞兽、才子佳人,在岭南建筑上拼出七彩大画,讲述着这方土地久远的传说。

  如今说起灰塑,不得不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灰塑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邵成村。生于“灰塑世家”的他,15岁随父亲邵耀波学艺,至今入行已有三四十个年头。多年来,邵氏一家行走在南海神庙、镇海楼、六榕寺等岭南建筑之间,对灰塑作品进行修复。光是陈家祠,他们参与的大修就起码有7次。

  邵成村说,修复老灰塑,困难是有不少的,其中一项便是“锈蚀”。因为古代的灰塑以铁线为骨架,日子久了,铁线锈蚀膨胀,很容易把灰塑撑裂。所以,他们每次修补前都要检查加固。如果原来的骨架锈蚀太严重,还要更换铜线和不锈钢骨架进行重塑。

  作为传承人,邵成村对灰塑有着一份深厚的感情。平时,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找机会宣传这门古老的艺术。他说:“要让全世界都了解灰塑,才会有人喜欢它、从事它、传承它。”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梁倩薇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