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丢两家争警方出奇招 双方都来唤看鸭回哪家

2018年08月16日07:28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鸭丢两家争,警方出奇招 双方都来唤,看鸭回哪家

  老赵和他失而复得的鸭子

  老赵的鸭子丢了,他在老钱(化名)家找到一群鸭子。一唤,鸭子就跟着走,半路又下了水田撒欢。老钱不干了,报警说有人到家里来抢鸭子。双方僵持不下,派出所出了个主意,村干部出面处理,等傍晚看鸭子回哪家。

  最终,老赵把鸭子唤了回去。派出所民警进一步做工作讲道理,从寻找证据,到走访调查,以及跟当事人做思想工作,最终,老钱承认,鸭子不是自家的,三天前看到一群鸭子来到了房屋附近,他便把鸭子赶进了自家的院坝。

  鸭子丢了/ 好像走到了别人家

  8月15日中午,在泸州市纳溪区护国镇洞子村,老赵带着记者去看正在水田里放养的14只鸭子,他说鸭子失而复得,得感谢派出所和村干部的处理得当。

  今年7月中旬,老赵买了20只小鸭子,因为被狗叼走了几只,到8上旬的时候,还剩16只。但8月5号的时候,又有14只鸭子一起不见了,他和老伴在田边地角都找了,未果。

  找到几百米外的同村不同组的村民老钱家时,老赵看到老钱家院子里关着一群鸭子,大小和颜色都像自家的。老钱比老赵小几岁,子女也都在外打工,他说这鸭子自己养了很久了,不可能是老赵的。养了20天左右的鸭子,已经从小奶鸭,长成了“半大个子”,一下子丢了,老赵很心疼。老赵说,鸭子每天都要到家附近的水田放养,傍晚回家,都是老伴在前面唤,他在后面赶,每天坚持。

  老赵说,鸭子丢的那天早上,一个村民在老钱家附近干活,听到有人在问老钱,“这鸭子是你们家的吗?”老赵猜测,8月5号早上,自家鸭子本来要去水田的,因为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枝叶被冲到公路边,挡住了鸭子去水田的小路,然后鸭子就顺着公路往下走,一直走到了老钱家。

  谁是主人/ 让鸭子自己“判断”

  8月8日早上,老赵跟老伴商量,再去看看老钱家的鸭子。鸭子正好在院坝里,老伴刘大婶打开院门,试着唤了唤,结果一群鸭子就跟着她走了。走了三四百米,经过通往水田的小路口时,一群鸭子便自己往水田方向去了,然后下了水田不上来。

  鸭子被人从自家院坝唤走,老钱不干了,随后拨打了110报警。警情转到护国派出所,正在另一个村办案的辅警曾源江接到电话,马上给洞子村的村主任雷思波联系,让村上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下午两点过,曾源江再次向雷思波询问,雷思波说老钱不服,坚称鸭子是自家的。曾源江除了是一名辅警,也是护国镇另一个村的村主任,他跟雷思波商量,邻里纠纷,先想个“土办法”:等下午的时候,喊双方都去唤鸭子,看鸭子往哪家走嘛。

  曾源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雷思波出面处理,请来两个组的组长,又请来当事双方,约定下午6点半,让村组干部都在场作证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谁把鸭子唤回家,鸭子就是谁家的。最终,鸭子上岸后,跟着老赵回家了。

  多方求证/ 最终确认鸭子归属

  鸭子虽然跟着老赵回家了,但老钱的工作还没做通。当天傍晚,办完案子的曾源江和护国派出所所长向兰国随即赶往洞子村。

  曾源江介绍,老钱坚称,鸭子是自家的,一定要警方弄个明白。曾源江介绍,到了村里,他发现鸭子正处于换毛的生长期,然后分别查看了老赵和老钱的圈舍,发现老赵家的圈舍有很多鸭粪和鸭子的细毛,判断是长期关过鸭子的圈舍。而老钱称自己家的鸭子买了两个月了,却没有找到明显的关过鸭子的圈舍。

  老钱告诉处警民警,称鸭子是老伴买的,老伴在镇上租房子给上学的孙子煮饭,买回后,在租房的地方养过10来天。8月9日,曾源江又和多名同事进行了走访,并没有在出租屋找到关过鸭子的痕迹,邻居也称未发现有养过鸭子,面对警方的询问,老钱的老伴表示自己并没有买过鸭子。

  到了派出所后,曾源江给老钱做工作,又背着老钱给其子女打电话,让子女劝劝老钱。最终,老钱承认,鸭子是自己在家附近发现后,当时不知道是谁家的,便赶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警方:尚不构成侵占他人财产故未追责

  曾源江说,解决一些小纠纷,“土办法”有时候就是好办法,但首先要把工作做得细致,态度诚恳地去与双方沟通。护国派出所副所长王新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以鸭子自己选择回家来断案,只是警方调查处理的辅助手段,更重要的还是依靠调查走访、掌握证据,最终明确权责,化解纠纷。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走失的鸭子每只大概一斤多,按照市场价格,14只鸭子的价格大概在200元左右。据警方介绍,此事尚不构成侵占他人财产,所以最后没有追究老钱的责任。

  成都商报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