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被恶犬追咬跳江 手指夹水草呼救50分钟

2018年08月10日07:27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犬口脱险 小伙被恶犬追咬跳江 手指夹水草呼救50分钟

  杨伟的伤口

  制图 李开红

  杨伟下巴和左手臂被咬的伤痕

  比特犬

  是作为斗犬的目的而培育的一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凶猛犬种。具有能够持续释放120分钟的耐力和每平方厘米80千克的咬合力。容易惹是生非,好勇斗狠,誓死不休。

  4日晚11点多,在岷江洪水里躲避恶犬追咬的杨伟已经绝望:“我就这么死了,太不值得!”

  8月8日重回岷江边得救现场,满身是伤、一瘸一拐的杨伟很感慨:“捡回一条命,多谢好心人!”

  8月4日晚10点多,宜宾市翠屏区思坡镇小龙村村民杨伟路过岷江边一处废弃房舍时,突遭恶犬追咬。搏斗中,杨伟双腿、双臂及下巴至少五处被咬伤,被追逃50余米后,杨伟逃生心切跳入岷江洪水中。浑身流血、体力耗尽的杨伟不敢上岸,因为恶犬就在其头顶守着。被困江中的50多分钟,杨伟小心地用手指夹住水底的一根野草,以防被冲走;同时,以几乎每秒一次的频率呼喊“救命”。

  最终,在渔民郭孝君及思坡镇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杨伟犬口脱险,送医救治。

  力斗恶犬

  夜行人负伤后跳入水中

  4日深夜10点多,岷江第二次洪峰刚刚通过宜宾,水位正在下降,江风吹拂分外怡人。翠屏区思坡镇心宁村一带岷江边,人们已渐渐入睡。刚刚从广东打工回家的杨伟,在朋友家吃饭后坐出租车回家。

  在思坡镇场口下车,杨伟经岷江边的老村道抄近路回家。进入村道几百米后抵达黄桷沱,途经一处废弃房舍时,杨伟突然听到路边传来“呼呼”声响。

  “遭了,有狗。”杨伟知道此前有人在此养狗,听人说过是一只大型斗犬。来不及多想,有东西从左侧扑来,左大腿传来钻心的疼。“这狗咬住就不放,用力撕扯。”瘦弱的杨伟被扑倒在路边的草丛中。杨伟顾不得痛,左手按住狗头,右手从地上捡了两块石头砸去。

  恶犬松口,向倒地的杨伟迎面扑来。“我感觉它快要咬到我脖子,本能地抵挡,用手机砸狗,这一口咬到了我下巴上。”

  杨伟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朝路边一个卵石堆逃去。然而,刚刚跑出两米,恶狗第二次将他扑倒,杨伟本能用右手去挡,恶狗直接咬住其右臂撕扯。无路可逃的杨伟只好徒手和恶犬缠斗在一起。

  此时,杨伟看到石堆外的岷江边有反光,似有个水坑。一心想逃命的杨伟,连滚带爬跳进水坑中。没等杨伟喘口气,恶犬紧随其后追到水坑边,一边狂吠一边腾跳,连接做出扑向水中的动作。“坑里水深齐腰,它要是跳进来咬,我就死定了。”

  水坑外面就是岷江。随着水位抬升,上涨的江水淹没了岸边一个砂石堆场,在岷江主流和江岸之间,形成一个半圆形水缓区域。“那狗不断跳起身子,扑向水面,只能再逃。”杨伟拼尽全力,翻过一道砂石堆成的隔墙,跳进浑浊的岷江洪水中。

  如果不是对岸渔民郭孝君半夜看船,他可能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沉入江底

  如果不是拼尽全力夹住水底一根比筷子还细的野草,他早已被洪水冲走

  如果不是50分钟里持续数千次呼喊“救命”,他也许孤独地死在暗夜里

  一根水草

  助他在洄水沱不被冲走

  虽然与恶犬的缠斗和逃亡只有短短的三四分钟时间,但浑身血淋淋的杨伟已经筋疲力尽,疼痛钻心。会水的杨伟顺着水流漂浮,他很快透过微弱的光线,看到了身前茫茫的江面。“要是被卷进岷江主流,就死定了。”此时岸上的威胁仍未解除,恶犬虽然不敢下水,但一直在半圆形的江边狂吠、扑腾,伺机进攻。

  就在杨伟以为自己快要被冲走时,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原位,这才发现该处江面是个小型的洄水沱。“我想只要我保持在沱内,不被冲走,就总有希望。”距离岸边几米处,杨伟手指碰到了水里的一株野草,一摸,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种叫“黄鳝骨”的野草。这种草长在岷江边,涨水被淹到水下。

  “黄鳝骨草长在沙地上,根系不牢固,极易碎。”杨伟用两根手指夹住最后的救命草,但他不敢太用力,生怕把草拉断;他浑身无力,只能凭着水性让自己尽量放松,保持头部露出水面。恶犬守在岸边,完全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此时的杨伟,只能看到岷江对岸远处高坡上稀稀疏疏的灯光。他告诉记者:“当时想的是,换个死法也好,死得要有点价值。要是被狗给咬死,就冤大了。”

  杨伟确定恶狗既不会走,也不敢攻击后,开始大声呼救。“我就喊救命,每一次都拼尽全力,基本上每秒钟喊一次。”杨伟说,自己家在农村,有个姐姐已经出嫁。快满31岁的自己还没结婚,要是就这样死去,父母老了怎么办?只要自己不放弃,坚持呼救又不被冲走,总会有人听到他的呼救声。

  水中求生

  数千次呼救叫来对岸渔船

  岷江对岸,翠屏区菜坝镇江边,老渔民郭孝君在宜宾机场防洪堤上看守渔船。几位市民在防洪堤上烤烧宵夜。“你们听,对面是不是有人喊救命?”郭孝君隐约听到了杨伟的呼救声。几个人安静下来,侧耳细听,确实是有人在喊救命。

  郭孝君朝着杨伟的方向喊了两声,没有回应,因为郭孝君在距离杨伟一公里左右的岷江下游。郭孝君打110报警,110指挥中心分别指令翠屏区公安分局东城派出所和思坡派出所出警,沿江搜索。

  思坡派出所值班女民警小钟,带着一名辅警沿江寻找,但是一直没找到。联系郭孝君,郭也无法说出具体位置。此时杨伟的呼救还声声传来。“大约四十多分钟,我们听到他还在喊救命。吃烧烤的就说,‘再找不到,怕就没救了。你有船,干脆去救他一趟。’”

  郭孝君告诉记者,其实一开始他就有心去救人,但渔政管理部门在汛期下了死命令,21时以后不准下水作业;二是岷江洪水正值高位,深夜里视线不明,贸然下水非常危险。

  思前想后,郭孝君决定冒险行船。“带着手电筒、绑好救生衣,独自去,不敢捎上别人。”江面上的光线只能看个大概,行船完全靠30多年的经验。开足马力的郭孝君,几分钟就过了江。他沿江呼喊,没有发现呼救者。郭孝君继续往上行船,渔船的马达声伴随着他的呼喊,终于在黄桷沱发现了受困者。

  “那么大的江面,他只有一个头冒出水面。别说岸上的人找不到他,即使我在江面上找,不听声音也找不到。”郭孝君在电筒光照下,把渔船开进洄水沱,将脸色惨白、浑身僵硬、瑟瑟发抖的杨伟拉上船。杨伟事后回忆,从他呼救到被渔船救上来,大约50分钟,“近3000次呼喊,嗓子都破了。”

  恶犬是一只比特犬 曾咬伤同村人

  律师认为,本次事件应由该犬的饲养人或管理人承担全责

  获救后的杨伟狼狈不堪,身上血迹斑斑,牛仔裤被扯成拖把状。郭孝君把电话给杨伟,让他第二次报警,确定位置。几分钟后民警和当地村民赶来,将杨伟送往思坡卫生院。翠屏区西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断为:“犬咬伤,注射狂犬疫苗及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

  杨伟呼救时,民警们一直在寻找他,他们跑了几个临江的村子,可惜杨伟被困的洄水沱岸上完全看不见。杨伟获救时,民警小钟和辅警,正脱了鞋子在泥泞的村道上沿岷江徒步搜索。

  狗主人:当晚“打脱”伤人

  民警到时,伤人的恶犬仍在现场,郭孝君正用船桨驱赶恶犬。民警小钟曾试图追到恶犬身边拍照,被现场人员制止。人越来越多,恶犬消失在了黑暗中。8日,成都商报记者在杨伟带领下重访现场,已找不到恶犬踪迹。

  有村民反映,这条伤人犬被主人黄某养在黄桷沱已经好几年。“但凡有人路过,它都试图攻击。还有好几个读书娃经过,真的是太危险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称,有次恶犬追撵一个学生,孩子跳上一个高坎,才侥幸逃脱。而多位村民证实,该犬确系黄某所养,村民曾要求黄某将狗牵走或拴养。

  在养狗房舍几十米外干农活的丁大姐很气愤,今年6月19日,她被该恶犬咬伤后打狂犬病疫苗,花了2000余元。后来丁大姐看到黄某端食喂狗,就提醒黄某将狗带走,并称自己刚被咬伤。丁大姐称后来黄某主动赔偿了300元。

  成都商报记者从翠屏区警方了解到,事发后恶犬已不知所踪,当地仍在组织搜寻。思坡派出所已对黄某展开调查并进行问询。黄某交代称,他养的是一只比特犬,平时都拴养在事发处房内,分析为当晚“打脱”(当地方言,意为挣脱绳索)后巧遇杨伟而伤人。有警方人士称,比特犬属于大型烈性犬只,是有名的“斗犬”。

  目前,当地警方仍在调查该事件。

  律师:被狗咬伤这样维权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说,我国侵权法并没特别规定狗咬人的担责原则,而是直接规定在了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条文里:凡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郭刚认为,在本次事件中,受害人杨伟明显没有任何故意或重大过失,故理应由该犬的饲养人或管理人承担全责。

  被狗咬后怎么维权?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仁根表示,不管是《民法通则》还是《侵权责任法》都规定得很明确,那就是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侵权责任,除非是被侵权人故意去挑逗、激怒、放跑等明显自身过错造成。还有一种情况是第三人造成,那么第三人也应当承担责任。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