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花间作诗画 十香园里出二居

2018年08月07日09:0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月下花间作诗画 十香园里出二居

  居氏后人

  十香园内的画室陈设

  十香园内的长廊

  藏身闹市的十香园占地640平方米,四周以青砖砌墙围成小院。

  在现代住宅林立的江南大道中隔山村,一座古色古香的青砖庭院伫立在流淌的马涌旁。这里是岭南画派鼻祖、晚清著名国画家居巢、居廉的故居。一百多年前,这座院落里种着瑞香、素馨、鹰爪、茉莉、夜合、珠兰、白兰、含笑、夜来香和鱼子兰等十多种香花,因此有一个清雅的名字——十香园。

  十香园既是清雅民居,也是居廉设馆授徒之地,这里还走出了高剑父、陈树人两位岭南画派创始人,故十香园被誉为“岭南画派的摇篮”。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策划、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人物小档案

  居巢(1811-1865):出生在隔山乡一户书香世家,自小能诗善画,成长在瑶溪美景,尤其喜欢就地取材写生,所以他的工笔花鸟画形神兼备,青年时期便名声大噪。

  居廉(1828-1904):比居巢小17岁,是他的堂弟,也是天资聪颖,于是年纪轻轻便被书巢带在身边,既当助手也当学生。随着画艺长进,居廉与居巢被世人并称“二居”。

  参考文献:朱万章《居巢居廉研究》、张鸿《高剑父》《十香春晓——岭南画派祖祠十香园修缮纪实》、欧豪年《居廉先生简介》

  有段古

  二居原为堂兄弟 修葺祖宅建十香园

  广州珠江南岸,本地人习惯称之为“河南”。清代的河南,有着“处处桑麻间素馨”的田园风光,其中以“瑶溪二十四景”最为闻名。隔山乡,就坐落在风景绮丽的瑶溪岸畔。

  1848年,37岁的居巢带着20岁的居廉受清代武将兼文人张敬修邀请,前往广西任幕僚,后随之到位于东莞的可园生活。1864年,张敬修去世。次年,54岁的居巢和37岁的居廉决定返回隔山乡。

  居巢和居廉在老宅隔山草庐的基础上,修筑了今夕庵、啸月琴馆和紫梨花馆三座建筑,围合成为一个庭院。今夕庵是居巢的画室、会客室和起居室;啸月琴馆因居廉珍藏的一把啸月古琴而得名,是他的住所和画室;紫梨花馆是二人吟诗作画、交朋结友的地方。

  “就建筑角度来说,十香园只是清末民初时期典型的民居,甚至有点简陋。”海珠区文物博物管理中心副主任、十香园纪念馆负责人刘志辉告诉记者。与可园相比,只有640平方米的十香园地方不大,但居巢和居廉还是在庭院内叠石植草,栽花莳卉,故十香园备受文人画友的喜爱。清代书画名家谢里甫为其书写了“月在凝枝梢上,人行末丽花间”(另一说是“月在离枝树上,人行茉莉花间”)的对联,描绘了人们在十香园月下花间吟诗作画弹琴的景致。

  设馆授徒

  给高剑父免学费提供食宿

  1865年,居巢因病去世,居廉在十香园内的紫梨花馆设馆授徒。在随后的38年间,居廉培养入室弟子五六十人,游学者有近百人之多。据岭南著名学者冼玉清称,清末民初,广东学校的图画教员中,八成以上都来自于居廉门下。

  在居廉的众多弟子中,能得其艺术真谛又能突破窠臼的当推高剑父(1879-1951)、陈树人(1884-1948)。高剑父家境贫寒,14岁投入居廉门下。当时,高剑父住在员岗,距离十香园有十多里路,只能每天凌晨起床,披星赶路,戴月回家,从没落下一堂课。由于父亲病重,家中无余钱交学费、伙食费,每到午饭时间高剑父总是饥肠辘辘。居廉不忍心,便让高剑父食宿在家中,住在啸月琴馆,每月减收膳费二两。

  居廉授徒,收取的学费基本用于学生食宿等项的开支。遇到家境清贫的好学生,他甚至用自己卖画的收入来支持学生。除高剑父,像容祖椿、陈树人这些贫苦人家的孩子,他都是不收学费的。为不让学生们因欠交学费而感到自卑,居廉让他们日常在院子里做些洒扫、煮茶、浇花、剪草等杂事,以示“工读”。居廉在时常经过的中门门楣上刻着“居廉让之间”,朴实的五个字,正是他品格的写照。

  带学生走出课堂 同游瑶溪写生

  居廉是怎样授徒教画的?史料并无详细记载,但刘志辉推测至少有如下3种:勾线、临摹与写生。“留存下来的300多件居氏画稿,部分有可能是初入门学生的勾线习作。”临摹是更高阶的习画方式,如高剑父就勾摹了居廉许多画稿。《哺雏》《双雏争蚓》已很有居廉风采,《仿罗两峰饲鸟》《仿恽寿平水仙蟹石》相当有模有样,他甚至细致地临摹了一卷8米长的《百花卷》。

  “写生是居廉绘画的一大特色,也是他特殊的教学方式。”居氏后人梁文炽向记者介绍,他们捐给十香园纪念馆的藏品中,有一个大约50厘米宽长、35厘米厚的写生画箱,可放画具颜料等。刘志辉告诉记者,十香园的“绘画课程”并非只有室内教学,居廉每周都会有两三天会带着学生书童,背上写生画箱,到瑶溪边上写生。

  朱万章认为,“那时的‘十香园’应该是最早的美术院校的雏形。”可以说是现代美术学院出现之前,岭南授徒最多、影响最广、成就最高的一所美术教育机构。

(责编:章华维、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