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民宿遇上“民诉” 难题亟待破解

2018年08月06日08:16  来源:成都晚报
 
原标题:当民宿遇上“民诉” 难题亟待破解

  成都晚报记者日前接到市民反映,位于锦江区滨江东路158号的“都会风尚”小区存在民宿扰民现象。记者走访了解到,成都一社区的11个小区中,近3年拥进了300多家民宿,社区居委会几乎每天都要面对民宿扰民纠纷,一天最高多达六七起。此外,成都市网络理政平台7月接到市民反映,小区内开办民宿涉及的问题有116件。

  作为共享经济的一部分,民宿在成都发展迅猛,已经成为成都新经济的亮点之一。与此同时,在小区内开办民宿产生的矛盾日益凸显,成为城市治理的难点之一,体现在民宿不同程度地存在非法经营、监管缺位、扰民问题、安全隐患等方面。

  当民宿遇上“民诉”,该如何破解难点促进民宿健康有序发展?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市民:陌生人太多没安全感

  近日有市民反映,锦江区滨江东路158号的“都会风尚”近期发生“民宿扰民”“民宿租客与物业群体冲突”事件,产生的影响有:小区民宿租客太多,小区基础设施损耗厉害(如电梯故障频发);部分民宿租客长期吵闹到半夜、聚众滋事,严重影响小区业主居住质量及人身安全。业主请求取缔小区所有民宿。

  记者8月1日来到都会风尚小区,家住二单元2301的60岁刘大爷告诉记者,小区共有3个单元、400多户居民,去年底开始有民宿经营,约有20多家。“民宿经营者先将闲置房屋租下来,然后再出租给其他人。”刘大爷说,民宿进驻后对小区居民影响不小。民宿每天接待的房客不一样,进入小区的陌生面孔多,带来了安全隐患;有些素质不高的房客进来后大吵大闹,影响居民居住环境,“我们希望将所有民宿撵出去。”

  在小区门口,一名姓李的保安告诉记者,不清楚小区里有多少家民宿,但只要有陌生人进入,都会要求实名登记。“如果是民宿经营者带进来住宿的,我们会告知不得扰民,严重者将对其房间断水断电。”他说,“由于民宿房客来自网上介绍,安全性无法掌控。”

  社区:几乎每天处理民宿纠纷

  “民宿扰民确实存在,作为基层的社区居委会,我们无执法权,除了劝解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工作压力非常大。”谈起民宿问题,锦江区合江亭社区党委委员、居委会主任孙玉萍说,3年前就有民宿进驻辖区内的小区,估计目前11个小区已经拥进了300多家民宿。

  7月4日发生在锦江印象小区的一场纠纷,让孙玉萍至今心有余悸。“当时,业主和物管公司一起决定让民宿房客不准进入小区,随后与民宿经营者发生了激烈冲突。”她说,有两名保安受伤,社区召集民宿经营者、业委会代表、业主代表、物管公司、出租户等一起开会,商量如何处理纠纷。在她印象里,今年几乎每天都要面对民宿纠纷,有时一天要处理两三起,最多的时候甚至要处理六七起。“我在基层工作了12年,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压力。”她说,民宿进入小区最大的问题就是给小区带来了安全隐患,她希望相关部门及时介入,加强管理。

  另外,根据发布的《7月成都市网络理政平台运行分析报告》显示:本月市民反映小区内开办民宿问题116件,主要集中在民宿租客扰民、租客同物业发生冲突等方面。

  那么,民宿进入小区到底有哪些问题呢?在记者走访中,居民、保安及社区认为除了扰民和安全隐患外,还有非法经营和监管缺位的问题。孙玉萍说,由于民宿行业门槛低,只要有需求就可以做,部分民宿根本没有办证件,涉嫌非法经营。另外,都会风尚的一名保安反映,现在不知道哪个部门在负责管理民宿行业,甚至不知道有没有相关的行业法律法规。

  经营者:有办法防扰民保安全

  “民宿行业发展只有10年。”10年前开始做民宿的王小鱼目前在成都有20套民宿房,“这个行业是伴随着互联网和人们出游习惯改变发展起来的。民宿行业同酒店行业最大的不同是能满足游客个性化需求。由于发展不久,准入很低,经营者良莠不齐给民宿行业带来了影响。”“关于安全问题,我已在很大程度杜绝了。”王小鱼透露了他的做法,第一,选择房间空置率30%以上的小区,减少扰民发生几率;第二,接待的都是外地客人,“不论是坐飞机还是火车,他们来成都都是实名制购票,基本上杜绝了有犯罪前科的人。”第三,进入小区的房客必须实名登记,并录入“四川省流动人口管理系统”,公安机关会实时监控。第四,随时与属地派出所进行互动。

  从2012年开始做民宿的宋林,在成都有3个店、80多套房。对于非法经营问题,他说目前关于民宿的概念、标准没有法律上的明确说法,所以到底是该办哪种证件也不明确。对于监管问题,除了旅游民宿由旅游部门在牵头外,城市里的民宿到底是否属于旅游民宿尚无定论,所以也不知道由谁牵头负责。对于扰民和安全问题,一些想在这个行业有所作为的经营者肯定会尽力避免。他说,为了防止客人扰民,他们有告知书,严重违反者将让其退房。他同时要求店长学会与左邻右舍处理好关系,出问题肯定会与工资业绩挂钩,“有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很少甚至不会出现上述问题。”他说。

  王小鱼、宋林都表示希望,能够进一步明确民宿主管部门、调研民宿发展现状、合理制定市场准入规范、监管民宿企业经营运作,希望加强综合治理、建立民宿档案、治理安全隐患等,促使行业有序发展。

  律师:可参考网约车有效监管

  “民宿行业与滴滴、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刚出现时一样,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去年开始调研成都民宿行业的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三明说,“民宿作为舶来品,在国内发展要符合国内需求。”他希望政府部门参照网约车管理方式,有效监管民宿运作。

  关于非法经营的问题,周三明希望由政府部门主管、行业协会规范,通过授牌民宿行业经营许可证,让民宿经营者通过培训获得此证件,从而抬高行业准入门槛;对于部分民宿过不了消防关,可要求物业公司加强管理,设置一些消防要求,保障消防安全。另外,他希望经营者在设置房客门槛的同时,通过与房主签订转租协议、与入住房客签订禁止扰民协议,避开法律责任。一旦出现扰民、安全隐患等问题,经营者应该主动承担责任,协助解决问题。

  四川捷思律师事务所周晓律师认为,民宿在法律上尚无界定,他希望政府部门或行业组织进行规范,明确由谁牵头管理、如何管理。在他看来,民宿行业的问题集中为两个问题——民宿经营者与承租人的问题、民宿经营者与房客之间的问题。“前一个问题涉及民宿经营者是否合法,后一个问题涉及是否扰民。”他希望政府部门或行业组织尽快出面,通过出台政策等举措,进一步鼓励民宿行业发展。(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他山之石

  杭州

  2017年4月实施《民宿业服务等级划分与评定规范》,规定了民宿等级划分标准、评定必备条件和服务要求。

  厦门

  2017年5月出台《厦门市民宿管理暂行办法》,给出了民宿获得合法身份的途径和规范要求。

  广东

  2017年6月出台《广东省旅游条例(草案修改稿)》,规定申办民宿要实行登记管理制度,这是首次以地方立法形式确定民宿登记制。

  北京

  2017年7月出台《北京市旅游条例》,对民宿管理内容进行了制度设计。

  重庆

  2018年7月17日对民宿网约房管理方式作出回复,把城市民宿纳入管理。

  成都晚报记者 李晨 摄影 田宇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