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孃孃”旗袍队:时间赐予我优雅,何须与皱纹较劲?

2018年07月20日07:40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成都“孃孃”旗袍队:时间赐予我优雅,何须与皱纹较劲?

  “国香雅韵”旗袍队。 本报记者李婷摄

  旗袍队成员王素梅(左)和卓新蓉。  本报记者李婷摄

  “开肩、踮脚、挺胸、收腹。”7月14日一早,71岁的成都“孃孃”王素梅带着8位“姐妹”在金牛区营门口街道排练,为接下来的社区旗袍秀做准备。这支名叫“国香雅韵”的旗袍时尚艺术表演队成立1年多,在成都各大社区街道表演、老年文体交流会上频频亮相,甚至远赴香港。目前,“国香雅韵”成员20多人,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成员们都是优雅的“潮”孃孃。□陈星宇本报记者李婷

  “潮”孃孃:因一件旗袍结缘

  10厘米的细高跟鞋稳稳踩在地上,双颊略施粉黛,身着各色旗袍的孃孃们,随着《梦里水乡》的音乐,时而一字排开,时而错落有致而立。她们手拿印有出水芙蓉的团扇或折扇,一转身一回头,一颦一笑,皆有讲究,显得摇曳多姿。

  《梦里水乡》《家乡美》《烟花三月》《人间第一情》都是旗袍队的“拿手节目”,成员们甚至还将动漫《大鱼海棠》里的插曲《大鱼》,也排练成对应的旗袍秀。“喜欢歌手周深的特殊声线,他的很多歌都好听。”旗袍队队长王素梅喜欢的音乐风格,能追上当下的年轻人。

  2017年3月,王素梅报名参加社区的老年时尚艺术课程。上课第一天,她就“走了回心”,寻思着应该穿件和课程主题相符的衣服。“最后还是觉得旗袍最雅致。”于是,她把自己刚从网上“量身定制”的红黑斜襟旗袍穿上。一到教室,她这身旗袍便吸引了授课教师的注意,请她上讲台,当作案例为其他同学讲解衣着的搭配。

  就这样,这位七旬的“潮同学”引起了庞贵萍、翁新明等最早一批成员的关注,大家爱上了旗袍,更爱旗袍代表的优雅的中国传统女性之美,课余大家凑到一起表演一些小节目,吸引了越来越多爱美的“潮孃孃”加入。她们有的小家碧玉、有的大气优雅、有的柔媚温婉,有的泼辣爽快,这让王素梅萌生了把这些“气质各异”的姐妹集合起来组建队伍的想法。2017年10月,“国香雅韵”旗袍时尚艺术表演队在长庆东一路成立,开始为社区表演旗袍秀并展开培训,目前已累计表演20多场。

  “妙”阿姨:旗袍背后载芳华

  “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一件旗袍要好几百哟,贵!但就是喜欢,还是要买,哈哈。”53岁的旗袍队成员朱亚萍至今记得,在26岁时“咬牙”购置了人生中的第一件旗袍。这件蓝色的素色绒面旗袍,已陪伴了她27年。目前家里有十多件旗袍。

  “别干洗啦,旧啦。”每一年,干洗店的老板都会这么劝51岁的李萍,但她还是要把一件白色的丝绸旗袍送去店里,即使看着它渐渐地有些泛黄。现在,就算李萍不再穿这件旗袍,也要把它小心熨平整,洒上点香水放入衣柜,用保护膜包好挂上衣架。

  原来,这件旗袍是李萍的母亲留下的。李萍说,母亲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从小就喜欢穿旗袍。上世纪90年代初,李萍在电力系统工作后,有一次在单位主持节目,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服装,母亲就把这件自己生前最喜欢的白色旗袍像“传家宝”一样给了她。当她怯生生地穿上这件旗袍时,母亲不禁感叹:“就像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李萍念着,如果母亲还健在的话,现在也有80多岁了,这件旗袍,似乎是母女俩的一面镜子。

  旗袍还见证着成员们的挚友情谊、成家立业、子女结婚等重要的人生场合。57岁的代琳,年轻时是西昌的一位音乐教师。她回忆,当时走上工作岗位后存了些钱,心心念念一直想穿旗袍,于是走街串巷找到西昌最好的裁缝店,最后选中一款金丝绒黑色红边旗袍,款式不张扬但很古雅,花了300块钱。每次穿上这件旗袍,就让站在三尺讲台的她格外满足。“旗袍最重要的就是要合身。”代琳说,30年后,她没有“发福”反而瘦了些,年轻时的旗袍也微微变得“宽松”。

  “俏”佳人:摄影写诗健身都在行

  不少旗袍队的成员都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自从参加了旗袍队后,无形中使自己的身体得到锻炼,也慢慢地注意起仪表举止。在这场关于美的“修炼”中,她们也用自己的多彩生活诠释着对“美”不一样的理解,优雅地老去。“旗袍本身端庄又高雅。”李萍说,她相信美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穿好一件旗袍是需要内外兼修的。李萍平时爱读书,参加朗诵诗词兴趣班,她既喜欢林徽因音对生活开朗的态度,也偏爱徐志摩的诗,但她最佩服的,还是女作家杨绛。“杨先生活得大气洒脱,随着年龄愈发显示出自己的美,无论是学识上还是为人上。”除了参加旗袍队的活动外,李萍还会去健身房游泳、去操场打网球,以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王素梅平时是合唱团的成员,曾和队伍一起参加省上的合唱比赛。因为热爱摄影,也精通Photoshop等图片处理技术。年轻时,担任工程师的她“跟着工地跑”居无定所,还养成了写作的习惯,喜欢记录身边的人、事、物。前不久,她去德国玩了半个月,旅途中写了6篇文章。去龙门石窟游玩了几天,又写了上下两篇共5000字的《龙门石窟游记》。

  “人老了反而闲不下来了。”王素梅笑着说,最近她迷上了摄影,比起风景照,王素梅更喜爱人物写实摄影。最近她和摄影团去贵州采风,有天清晨,她起床看到黔东南少数民族的老妇人在清水河边洗头,“老奶奶脸上爬满了皱纹,但她的那一头秀发乌黑而富有光泽,荡漾在河边,有她半身长,觉得特别有生命力。”王素梅用快门捕捉到了这个瞬间。“是呀,年轻的小姑娘当然青春美好,但每个年龄段有每个年龄段的美。皱纹好不容易才爬上来,为什么要去改变它呢?人五十而知天命,自己过得舒服,比什么都重要!”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