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写下200万字小说 浙江这位宿管阿姨火了

2018年07月13日07:25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这位宿管阿姨火了

  ■专访人物:汤杏芬,1969年生,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宿管员。

  ■专访背景:只有小学文化的汤杏芬从小喜欢写作。2012年起,她利用闲暇时间开始在网络上写中长篇小说,至今已创作6部小说200余万字,其中最热门的一部点击量达到了44万。浙江省作协、浙江省网络作协的领导对她的作品给予充分肯定。汤杏芬经媒体报道后成了“网红”,甚至上了微博热搜。7月11日,汤杏芬接到浙江省网络作协的入会邀请通知,12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汤杏芬。

  专家评价

  作者具备较好的文字表达能力和想象力,会寻找切换叙述角度,能调动自己的生活体验与经验,赋予作品的内涵和温度。文风素朴、流畅。

  ——浙江省作协党组副书记、省网络作协主席 曹启文

  文学和人生一样都在等待奇迹。一个宿管阿姨写现实生活,还掌握了良好的小说叙事技巧,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可以鼓舞人相信生活。她的作品比一般的网络小说要高一筹,叙事语言和细节甚至还有些纯文学的意味。在网络小说整体上过多玄幻穿越的大潮里,现实关注和现实精神显得稀罕与可贵,她的作品出发点就是这样的现实写作,表现出对当代人遭遇、选择和思想情感的理解、同情。

  ——浙江省网络作协常务副主席、杭州师大文创学院教授 夏烈

  >>谈爱好

  从小喜欢语文

  作文大赛总拿第一

  华商报:你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你一下声名远播,还有很多人称你是“宿管阿姨里的扫地僧”。

  汤杏芬:其实不管叫什么,我还是那个我,那个生长在清山绿水间,喜欢用文字疗伤的我。以前怎么过的,现在还怎么过。

  华商报:什么时候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做宿管员的?

  汤杏芬:2014年。

  华商报:之前做什么?

  汤杏芬:和老公一起开小店,做小生意。

  华商报:平时有哪些爱好,什么时候开始写小说的?

  汤杏芬:爱好很多,美食,编织,阅读,最爱用文字记录生活,大概2012年开始尝试中长篇创作。

  华商报:你是什么学历,小时是不是很喜欢写作文?

  汤杏芬:上学时我的语文成绩总在前三,学校的作文大赛总拿第一名。但数学却奇差,差到不及格。也正是因为偏科,再加上家贫,小学毕业就辍学啦。

  华商报:喜欢写作是纯粹的个人爱好,还是有其他因素?

  汤杏芬:个人爱好,从小就特别喜欢编故事讲给身边的人听。那个时候还不敢让人知道是自己编的,对故事来源保持沉默,让人误以为我是从书里读的。

  华商报:小时喜欢看书吗,都看哪些书?

  汤杏芬:小时非常喜欢看书,好像是四年级暑假,我爸的朋友把一本繁体的竖排本《七侠五义》落在我家,我背着妈妈偷偷读完,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书。当然,当时的《故事会》《故事大王》《十月》《收获》这些书我也看,但我觉得它们都不如《七侠五义》好看。

  >>谈创作

  不太写大纲

  想写什么趴着就写

  华商报:写作是自己摸索还是接受过专门培训?

  汤杏芬:一直是自己摸索,没有培训过。

  华商报:小说的立意、构思与谋篇布局全都是探索之举?

  汤杏芬:嗯,我不太爱写大纲,只要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写什么,趴着就写。

  华商报:家人对你写小说是什么态度?

  汤杏芬:家里人对我喜欢写作这件事,不说三道四,反正我写东西仅仅是因为喜欢,况且也不占用正常工作时间。

  华商报: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写,经常熬夜吗?

  汤杏芬:利用休息时间,有时候半夜来了灵感也会爬起来写。

  华商报:这么拼,真不容易。

  汤杏芬:这世上除了爹妈给的,就没有一件事是容易的,这样想就一切OK啦。

  华商报:你写的小说主要是哪些类型,素材源自哪里?

  汤杏芬:都市、乡村情感类,取材于生活,从身边看到的,听到的故事加以修改。

  >>谈生活

  只要信念在

  一切都会好起来

  华商报:感觉自己的小说写的怎么样,亲戚朋友、粉丝对你的小说如何评价?

  汤杏芬:还可以吧,很流畅,可读性强,不管在什么环境下读,应该都不会有违和感!亲朋粉丝觉得我坐在电脑前随意就能敲出2000字章节,都挺惊奇,表示很了不起。其实了不起不至于,就是因为喜欢而执着。她们一边读着我的小说一边抹泪,问我为什么非要塑造那么些个悲苦的人物故事出来。

  华商报:你是怎么回答的?

  汤杏芬:透过悲苦看众生相,芸芸众生在面对悲苦生活时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值得我们探讨的。有的用勤奋、努力、辛勤,靠自己的坚定信念来改变生活现状。而有的则用颓废、消极甚至抱怨来面对悲苦。生活悲苦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坚定的信仰和对生活乃至生命的感恩!

  华商报:塑造的人物命运都很悲苦吗,这是不是和你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汤杏:嗯,基本悲苦,跟我小时候的经历有一定关系。

  华商报:小时候你和周边的人生活有多苦,能不能举例介绍?

  汤杏芬:你见过一个夏天只有一件短袖衫吗?晚上妈妈把它洗干净后放在锅里烘干,第二天早起穿上,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想象一下有多苦。

  华商报:写悲苦的人物故事,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有忆苦思甜的想法在内?

  汤杏芬:塑造一个悲苦人物形象,通常连在一起的还有百折不挠,勇敢向前的精神和毅力。凭借她们的努力,最后迎来属于她们自己的美好生活。这是对人生的一个美好的希望和寄托。我们的生活悲苦又如何?只要信念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同时也是为了让现代的年轻人可以了解一下那个时代的困苦,从而学会珍惜现在。

  华商报:现在生活好多了,有没有打算调整一下自己的写作风格。

  汤杏芬:塑造角色跟生活好坏虽然有一定关系,但不是全部因素。至于写作风格调整,看剧情需要吧。

  >>谈目的

  最初为宣泄情绪

  后来和自己的思想对话

  华商报:有些人创作是为了宣泄情绪,和自己的思想对话;有些人是为了赚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有些人是为了成名,你呢?

  汤杏芬:最初写文字只为抒发情感,宣泄不良情绪,治愈心灵,再后来就不满足于仅仅只是倾诉了,总觉得应尝试一下走得更远,这就有了中长篇。如果说倾诉让我愈合了心灵的伤痛,那么中长篇则是让我走出禁锢,深入和自己的思想对话,并为之浴火重生。

  华商报:有没有出版想法?

  汤杏芬:一直在网络上发表,让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这个愿望也是有的。

  华商报:现在时机成熟吗?

  汤杏芬:我对出版这件事向来抱着顺其自然的想法。如果哪天有了机缘,那是水到渠成,我会开心接受,会有自己养的孩子终于出息了的成就感。如果一直没有机缘,那就说明我的孩子还小,需要我继续养着她。

  华商报:学校的师生、同事对你喜欢写作是什么评价?有没有人觉得你这是“不务正业”?

  汤杏芬:学校师生、同事对我的评价是一个字:牛!两个字:佩服!

  不务正业?没有啊!我写文字都是占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不会因为要写作而耽误工作或者家务,所以不存在不务正业一说。

  华商报:孩子喜欢读你写的小说吗?

  汤杏芬:我女儿21岁了,在杭州上大学。她有她喜欢的东西,我们互不干涉。

  >>谈成功

  坚持做自己

  将喜欢做的事进行到底

  华商报:身边的大学生对你喜欢写作这件事怎么看?有没有学生与你交流,或请教经验?

  汤杏芬:搞笑的一件事是,我用文字沟通方式跟他们交流,他们会问阿姨是不是语言专业毕业的。自从报道出来后,他们才惊呼原来如此!他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跑过来问:阿姨是怎么做到的?我告诉他们:将你喜欢做的事进行到底就可以了。

  华商报:写小说以来,你的思想、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

  汤杏芬:早年单纯的文字渲泄让曾经受伤的心灵渐渐愈合,如今文学创作让我受伤的心灵浴火重生,打开我禁锢的心灵,悄然改变着我的生活。有时候常在想,我是何其有幸,在纷扰的世界里,我可以一边丰富多彩的活着,一边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幸福如斯!

  华商报:在创作小说方面,有哪些心得和大家分享?对于热爱创作的青年朋友,有哪些建议?

  汤杏芬:对于创作,我是这么理解的,坚持做你自己,如果为了迎合市场而去做所谓的改变,那么你将不是你。

  华商报: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事件发生?

  汤杏芬:每塑造一个角色都能在她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于是,每写到忘情处就会为之痛哭。

  >>谈未来

  当好宿管

  希望自己的文字开花结果

  华商报:未来有什么打算,会一直做宿管吗?

  汤杏芬:未来的计划还是当好我的宿管,写好我的文字,希望能让文字开花结果吧!这样也算是对我执着的一种认可。

  华商报:7月6日,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莽原文学社聘请你当指导老师。收到聘书时很激动吧!

  汤杏芬:吃了一惊,心怀惴惴,怕误人子弟。

  华商报:文学社是怎么联系上你的?

  汤杏芬:莽原文学社是通过我们公寓中心领导找到我的。怕误人子弟,我当初没敢答应。

  华商报:后来怎么又答应了?

  汤杏芬:领导说怎么可能会误人子弟,光你那200万字小说就够让人仰望了,在各种劝说下答应了。

  华商报:截至现在,在文学社有具体活动吗?

  汤杏芬:这几天忙于接受各种采访,加之学生放假,还没有开展具体活动。

  华商报:接到浙江省网络作协邀请入会通知,很高兴吧!

  汤杏芬:7月11日接到入会通知当天,我很开心,因为作协领导给了我的作品很高评价,能得到专业水平的领导肯定,就好比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我已经答应入会,因为作协是作者的娘家。

  华商报:你平时看陕西作家的小说吗,对陕西作家的作品有什么感受和评价?

  汤杏芬:看啊!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令我记忆最深。说实话我比较喜欢这样的题材和写作风格,在命运给予的苦难里,主角用顽强不屈的毅志力向命运宣战,很励志,催人泪下,又为之肃然起敬。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