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名川籍被拐人员与家人团圆:没有一天不想念

2018年07月11日07:23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几十年来 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念

  失散多年后团圆,亲人们紧紧牵手,一起归家。

  面对失散多年的生母,被拐人员泣不成声。

  在“缘梦行动·爱促团圆”认亲大会上,6名川籍被拐人员终于与家人团圆——

  □本报记者伍力/文李向雨/图

  “我想看一看亲生父母长啥样。”7月10日,“缘梦行动·爱促团圆”2018认亲大会在成都举行。当30岁的庞金彦哭喊着说出这句话时,阔别28年的一家人抱头痛哭。

  “闺女,几十年来,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念,我们眼睛都要哭瞎了!”生父胡凤刚老泪纵横。

  当天,包括庞金彦在内,我省成都、绵阳两地6名被拐人员终于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他们均与父母分别长达数十年。在认亲大会现场,记者聆听了他们聚散离合的故事,感受到公安机关反拐打拐的坚定决心。

  坚持

  寻亲脚步不停,“直到闭眼那一天”

  1991年,家住成都市郫县(现郫都区)唐昌镇的胡凤刚、蔡连书夫妻临时把2岁的女儿胡冬梅寄养在朋友家里,让其帮忙照看。一段时间后,夫妇俩前去接女儿回家,却被告知孩子不知去向。夫妇俩瞬间感觉天崩塌了,立刻发动亲友四处寻找,可孩子仍然杳无音信。

  胡凤刚夫妻俩并不知道,女儿已辗转流落至河北邯郸,被取名“庞金彦”。“我从小就知道养我的不是亲生父母。”庞金彦回忆,自己总是被同学嘲笑“捡来的”,日子一直过得不开心。小学5年级时,庞金彦第一次离家出走,“想出去打工,顺便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后来,庞金彦在石家庄安了家,可寻亲的脚步从未停止,“每天都要登录寻亲网站,如果没有结果,我会一直寻找下去,直到闭眼那一天。”

  千里之外,胡凤刚夫妇也在坚持寻找。从成都到都江堰,再到河北邢台,两人一路搜寻。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听说有人疑似女儿,夫妇俩走遍了阿坝几个县,依旧没有结果。

  不只是胡凤刚一家。其他5个家庭也都在寻找中度过这数十年。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这些家庭失散时间都长达20多年至30多年,失散时间最长的达38年,最短的也有26年。被拐者,除了一人被拐至四川绵阳外,其余5人均被拐至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而他们的父母也在这几十年间,为寻找他们走遍大江南北。

  “20多年里,找到孩子就是最大的心愿。哪里有捡拾小孩的信息,我们就赶到哪里,但每次都以失望告终。派出所不知道去了多少次,社区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们的名字我们全部记得。”三台县幸福乡黄福志夫妇的回忆,让认亲大会现场不少人流下泪水。

  转机

  民警不懈追查,DNA比对助失散家人相聚

  数十年漫漫寻人路,一直坚持寻找的,除了这些父母,还有民警。

  记者了解到,在场6对夫妻在孩子走失后,均选择报警求助。民警随即展开调查,但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限制,仅靠人力走访难度极大。“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对被拐儿童的调查,每年都要梳理线索走访。”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转机,伴随着DNA比对技术的不断完善而出现。

  2013年,胡凤刚夫妇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到成都市公安局郫都区分局刑事侦查大队进行了DNA血样采集。今年1月,经过DNA全国数据库比对,传来好消息:“河北省石家庄市一个叫庞金彦的女性与胡凤刚、蔡连书夫妻DNA相符。”郫都区公安分局民警前往河北石家庄展开调查核实工作,对庞金彦的DNA血样进行采集并上报比对,最后确认庞金彦就是当年胡凤刚、蔡连书夫妻丢失的女儿胡冬梅。

  黄福志夫妇同样是DNA比对技术的获益者。古井派出所民警侯光辉接过寻人“接力棒”后,一方面积极采集黄福志夫妇血样入库;另一方面,重新回访案发现场和寻访当事人。今年5月,通过系统比对,确认平武县大印镇三丰村的严光银就是20多年前被拐的黄强。

  事实上,当天到场的6位被拐人员,均是今年以来通过DNA全国数据库比对,成功与家人团聚。“感谢公安干警,谢谢他们付出的努力!”在现场,寻回女儿的胡凤刚为办案民警送上锦旗表示谢意。

  变化

  拐卖儿童犯罪已呈低发态势

  ——对话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

  □本报记者伍力

  当前,拐卖儿童犯罪呈现哪些变化,公安部门如何打击?怎样防范此类犯罪?7月10日,记者就此对话出席“缘梦行动·爱促团圆”2018认亲大会的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

  记者:拐卖儿童犯罪的现状如何?

  陈士渠:在我国,拐卖儿童犯罪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迅速蔓延,直至本世纪初依然发案。经过近年来公安部门的重拳打击,目前此类犯罪已呈现低发和偶发态势,打拐重点放在积案攻坚上。

  记者:这一成果是如何取得的?陈士渠:拐卖儿童犯罪严重侵害人权、危害社会安定,群众深恶痛绝,公安机关对此感同身受。2007年,公安部成立打拐办,专门打击拐卖儿童犯罪。一方面确立了拐卖儿童案快速侦查机制,不断完善DNA比对技术;另一方面加大积案攻坚力度,通过重新梳理线索、开展比对,帮助更多被拐儿童回家团圆。这次我们找回的6名被拐人员,就是积案攻坚的成果。到目前为止,DNA数据库已比对找回5500多名被拐多年的儿童。今年以来,我们就找回了近千名被拐人员。

  行动

  加大积案攻坚 今年我省找回44名被拐人员

  本报讯(记者 伍力)7月10日,记者从“缘梦行动·爱促团圆”2018认亲大会现场获悉,今年以来我省公安机关将时间长、跨度大、破案难度极高的拐卖儿童积案,纳入四川公安“夏安”系列专项行动中重点推进。今年以来,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回我省被拐人员44名。

  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处处长蒋晓玲介绍,近年来,在省政府反拐厅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的分工合作与密切配合下,四川公安坚持把反拐、打拐工作作为一项民心工程来抓,解救了一大批被拐儿童。在公安部的打拐工作考评中,近年来我省采集DNA血样及比对找回被拐、失踪儿童数一直名列全国第二。

  如何从源头防止儿童被拐?蒋晓玲介绍,“家长和儿童都要提高防拐意识,3岁以下幼儿必须在监护人视线范围内活动。如果市民对自己的身世有疑,可到公安机关免费采集DNA样本,通过全国DNA数据库进行自动盲比,确认身份。”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