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一日游产品绝大多数无保险 专家建议在线旅游商品建立黑白名单制度

2018年07月11日09:40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平台一日游产品绝大多数无保险 专家建议在线旅游商品建立黑白名单制度

据文化和旅游部通报,此次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中,涉事中国游客多为通过在线平台订购的自由行。事故给旅游安全敲响警钟,眼下,暑期出境游旺季来临,中国游客选择自由行的比例越来越高,尤其是海岛自由行,网上预订当地玩乐,特别是一日游产品的游客爆发式增长,安全风险也是越来越大,成为自由行的痛点。

在网上怎么订旅游产品才更保险?业内人士提醒,要注意选择对产品和供应商有严格把关、有完善的售后服务和应急处理能力的专业旅游平台,警惕不合理低价游产品、没有资质的不合格产品,不要为了省钱忽视安全。而另一方面,也有人质疑,在线旅游产品到底由谁监管?出了事故,到底平台该不该负责?

网上如果有超低价产品

那有可能请的是无牌教练

一般来说,国内的在线旅游平台对产品和供应商都会审核。

携程海外玩乐平台负责人表示,对于海外一日游产品,无论是代理还是零售供应商,都会审核对方相应旅行社资质和保险资质,供应商提供资质审核通过后,才可以签署合作协议,上线产品。严重违规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供应商和产品将终止合作和下线。

飞猪旅行也表示对提供目的地旅游商品预订的商家,以及其发布的商品内容均有规则要求,例如各项资质、宝贝属性一致、商品如实描述、信息完整、费用明确、清晰告知等。

依据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指示,飞猪也已于7月7日起开始盘查“境外一日游/多日游、潜水/岸潜/船潜、境外玩乐套餐”等类目的商家资质与商品发布规范,一旦出现违规发布,平台将根据相应规则做下架商品等处罚动作。同时,涉及境外单项旅游产品或服务预订的类目,即将上线游客信息强制勾选功能。

所以,游客在网上预订产品,最好从多个方面考虑,千万不要只看价格,尤其要小心网上一些明显价格偏低的产品,可能存在隐患或者消费陷阱。

已经在境外海岛从事了6年旅游服务行业、对东南亚旅游产品十分熟悉的业内人士“泰戈”告诉钱报记者,“千万不要贪便宜。有名的潜水公司就那么几家,很多供应商本身资质是齐全的,但也有可能为了卖低价产品,雇用无责任、无执照的人来做浮潜教练。东南亚旅游胜地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多人水性都不错,但是没有教练资质,一些供应商做的这类旅游产品,会比平均价格低很多,吸引只追求低价的游客,安全系数大大降低了。”

“别在网上找低于180元的一日游出海产品,这个价格基本上已经接近成本极限了。”泰国当地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说。

在线平台的出海一日游

基本都不含保险

钱报记者在多家在线旅行平台上搜索发现,普吉等海岛一日游项目很热门,主打潜水等高风险运动。

游客一定要注意网站和一日游产品页面的安全提示信息。比如携程的海岛一日游“安全警告”,提醒游泳、漂流、潜水等活动项目存在一定风险,参与前要量力而行。飞猪也已上线雨季出行的目的地安全提示。

需要注意的是,绝大多数一日游产品均不含保险。这一条款在产品简介中一般有说明,但并非醒目位置。可能有些游客并没注意到,或是浏览过了也没在意。

这里要提醒旅游者,出境游一定要购买专门的旅游意外险。而且在泰国等一些国家,当地保险的赔付往往比较低。中国游客不管是跟团游还是自由行,务必在出行前为自己购买好旅游意外险。

“泰国旅游部门要求当地旅行社必须购买责任险,赔付额度通常为100万泰铢(约合20万元人民币),对于游客是否购买保险没有强制要求。建议旅客境外出行时购买。”飞猪旅游相关负责人说。

购买了旅游意外险,也并不意味着旅游期间什么都能保,或发生意外后能全额赔偿。不同保险公司的险种有不同的免责条款限制,需要特别留意是否涵盖了行程中涉及的项目。最好选择涵盖了意外伤亡、高风险运动、医疗住院、全球救援服务等保障的产品。游客还可以选择更针对性的保险,比如海岛游保险,自然灾害、潜水、冲浪双倍给付,高风险运动全涵盖。

建议相关部门介入

建立旅游产品黑白名单制度

不能否认,在线旅行商在出境自由行供应商的选择上,因为面临激烈竞争,可能会存在以次充好良莠不齐等问题。

“我不建议设置强有力的市场审批和准入制度,监管也许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也可能引发其他问题,最终是容易发生权力寻租并损害消费者利益。”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系副教授王宏星说,而官方不介入的话,一般旅游者维权却总是弱势,个人维权中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很大,出境自由行的旅游产品又比较特殊,如果涉及到海外或大型事件,还要个人与各方协调,各种阻碍。

“我建议国内相关部门在与目的地国合作签约过程中,设立中国游客维权与质量保证的条款和机制,比如设立质保基金、跨国赔偿,这些是基础。此外,国家文化与旅游部的安全与质检部门可以要求各在线旅行商的国外合作产品与商家实施备案制度,然后文化与旅游部和目的地旅游管理机构再来设白名单与黑名单。”王宏星认为,国家文化与旅游部可以约谈及倡议几个主要的在线旅行商,同时发挥协会的作用,先设立国外自由行产品供应商的白名单,比如游客评级高、投诉少、证照齐全的,在产品推荐时,白名单就相对于一个行业质量认证。文化与旅游部也应该发挥与国外目的地管理机构的合作功能,核实白名单的准确程度。“当然,白名单应该是动态的,新晋供应商在累积一定业绩及信用后可以加入。”反之,黑名单也是这样。

另外,游客的安全教育和安全意识方面也要加强,媒体的舆论监督也不可少。

在线旅游平台的责权需界定

免责范围需要明确

在线旅游平台做的是旅游业务,但是除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其他的来自旅游部门方面的约束,似乎都难以实质性地对其进行监管。一旦出事,没有相应的旅游主管部门能够对其监管。但同时,平台也有相关免责条款,消费者有时需要与商家直接索赔。从这个层面来说,在线旅游平台似乎是免责的。

“在线旅游平台的责任问题,在下面两个问题没解决之前不会有太好的改观:一是相关立法的滞后,消费者权益保障法、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对电子商务、网络运营的问题是缺乏准备的;二是管理职权到底对应于哪个政府机构不清晰,网络这一块工信部也有管辖权,但是工信部对旅游又不熟悉。”王宏星这么认为。

“现行的法律在这块内容上有滞后,是很难对在线旅游平台进行责任界定的原因之一。”浙江浙元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轶群律师也如是说,他建议针对在线旅游平台的服务内容,出台专门的管理条例,产品门类、责任义务、主管部门等都能明确规定,有利于在线旅游平台的有序发展,为旅游发展提供助力。

另外,要明确在线旅游平台在现实中的属地管理制度,让消费者能够明确找到相应的主管地域。针对在线旅游维权困难,最好能建立在线旅游维权平台,在各省的旅游主管部门下面能有直接的相应部门来处理。

(责编:袁菡苓、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