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洲上播水墨 写出花鸟真生命

2018年07月09日09:35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大洋洲上播水墨 写出花鸟真生命

在本次参加高剑父纪念馆举办的“回家”展中,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岭南画派传人林伯墀是必须提及的一位。甚至有评论家认为,如果要书写“海外中国画史”,林伯墀是绕不开的人物。

此话怎讲?

岭南画派作为在海外流传最广的中国画派,在美国和加拿大可以说是以陈树人为嚆矢的;而高剑父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东南亚和南亚之行,将岭南画派的种子撒播到这两地;上世纪40年代后期,关山月也有南洋诸国行……

但岭南画派走进澳大利亚却是始于林伯墀。如今林伯墀的洋学生已有几千人之众。由于他在文化传播和两国艺术交流中所起的突出作用,2003年林伯墀被授予“澳大利亚联邦建制百周年成就贡献勋章”,是唯一一位获奖的华裔。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少年成名,毛笔作业常贴堂

进步神速,得赵少昂免学费

林伯墀原籍广东南海,1950年出生于越南堤岸(现胡志明市),父亲林景渠是一位画家,由于家学渊源,林伯墀从小就开始拿起画笔。由于赵少昂的弟子梁少航是林景渠的好朋友,林伯墀12岁时便拜梁少航为师,系统学习岭南画派技法。他所上的中文学校,小学阶段每天晚上的基本功课包括一篇大楷和一篇小楷,林伯墀的毛笔作业常常被贴堂。因此,无论绘画还是书法,林伯墀都打下了坚实的童子功。

1969年,林伯墀创作的《奔马图》得到了堤岸义安中学校长黄维齐题词赞赏;1972年,22岁的他就在堤岸中华理事会举办了个展。当时有名的侨领都悉数到场,越南的报纸更是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可以说,林伯墀少年成名,一鸣惊人。

但老师梁少航却告诉他,如果想更上一层楼,还要由师傅上溯师公,直接拜赵少昂为师。就这样,林伯墀从1974年起,开始以函授形式跟着赵少昂学习。

“每一次赵老师都会给我寄来两张他的画稿,我临摹后将自己比较满意的寄给他,他在我的习作上进行点评,之后再连同他新的画稿寄给我,让我学习改正。譬如他觉得我用笔方法不太正确,就会在我的画边上示范用笔方法并写上说明。画动物要注意哪些方面,画花在色彩上有什么样的讲究,下笔要快还是慢,水分多还是少,他都不厌其烦地进行指导。”林伯墀也非常认真,赵少昂指出的一点一滴差池,他都用心去体会、改正,进步神速。

就这样,直到1979年林伯墀移居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始了在南半球大洋洲的中国画教学生涯,他都没有中断跟赵少昂的鸿雁传书。1980年林伯墀前往中国香港地区,正式拜访了赵少昂才获得了面授的机会。

“我的年龄在赵老师的弟子中是比较小的,同门的师兄师姐非常照顾我。一开始赵老师也收我一点点学费,后来看我确实是可造之材,连学费都不肯收了,但他每一次上课都会叫我去观摩;每次我请赵老师帮忙题字补笔他也从不拒绝。他对我真是太好了。之后,我每年都会一次或多次到中国香港地区向老师请教,直到他离世……”

而1981年林伯墀与赵少昂合作的《竹鸡图》,虽然是林伯墀画鸡,赵少昂补竹,但整件作品看起来笔墨相融,不留痕迹,几乎让人难以辨别出哪部分的笔墨来自于师傅,哪部分来自于弟子。由此可见,当时林伯墀已经深谙岭南画派的笔墨技法。

“游鱼淡花影”自出机杼画荷不勾叶筋营造光影

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林伯墀除了任职墨尔本成人教育学院中国画导师、墨尔本常青大学中国书画导师外,还兼任澳大利亚岭南画会会长、澳大利亚书画学会会长、澳大利亚国际书法联盟会长等职,并先后八十多次在澳大利亚、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及新加坡、日本、美国、德国等地成功举办个展。期间还倡导和主办了两次世界岭南画派艺术大展,邀请了11个国家和地区的岭南画派艺术家参与在澳大利亚历史博物馆举行的展览。2008年,林伯墀又协助《中国书画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办“庆奥运世界华人书画大展”,自己也精心创作《奥运之光》作品参展。因此,他被授予“澳大利亚联邦建制百周年成就贡献勋章”,可谓实至名归。

就他的艺术成就来看,中央美院美术史博士陈继春是这样认为的:“林伯墀在绘画上的天赋让他有能力集大成,有能力将美学及富有诗意的概念展示出来。在岭南画派中‘游鱼淡花影’是永不褪色的题材,而林伯墀的《游鱼淡花影》却能自出机杼,画中下部的鱼微微跃出水面,水色以花青混合淡墨渲染,游鱼也画得有笔有墨,在注重轮廓线条顿挫之余,鱼背与鱼腹部分过渡自然。而且配景不是袭用紫藤,而是选用了双勾牵牛花,以石青与石绿敷彩,辨别叶面叶背,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这似乎接续的是杨善深笔下的‘京都派’技法,而且显得自然而然。可以说既能‘打入去’,又能‘打出来’。”

评论家愚石则强调,林伯墀注重中国画传统元素在艺术作品中的相互作用。力求艺术创作的整体性愉悦。在林伯墀的花鸟画中,他对题诗、书法、用印格外用心。使诗书画印形成完美统一,以求相映成画、相得益彰的艺术感染力。

《中国书画报》社长何东更是观察到了林伯墀近年在色彩处理、块面渲染方面的新探索、新尝试,有意识地增强了作品的现代感和装饰趣味。“比如他画荷花时,在保留岭南画派利用撞粉、撞色技巧体现花瓣娇嫩艳丽的基础上,大胆取消传统勾勒叶筋的方式,将荷叶处理成光影变幻、斑驳烂漫的一片绿蓝,营造出朦胧扑簌、灵动飘逸、动人心魂的特殊艺术效果。”

岭南画派是无声之诗

画画要做到不似之似

广州日报:岭南画派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其难度又在哪里?

林伯墀:岭南画派最吸引人之处在于用笔灵活,构图大胆,着色有时代感,画作有生命,可谓是无声之诗。由于岭南画派在用色上丰富多变,一般人以为红红绿绿就是岭南画派,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岭南画派的笔墨功夫也是从传统中来的,如果传统基础没打好是无法画出真正的岭南画派精神来。像高剑父先生、赵少昂先生,他们的传统根基都是非常稳固、牢靠的,所以才能从传统中发展出新的方向。

广州日报:您在色彩方面确实处理得非常好,是怎么做到的?

林伯墀:第一要松,第二要有层次感,有远近的变化。譬如红色,我先调好了黄色、朱膘、红色、墨红,所以一个花瓣能够呈现浓淡变化,有立体感。

广州日报:岭南画派注重写生,您在写生方面有什么样的心得体会?

林伯墀:先举个例子,很多人画牡丹,就是从画册中你抄我、我抄你,没有经过真正的观察、写生,画出来的花瓣或叶子跟真实的牡丹是有差别的。所以,写生第一能知道花卉的生长规律,第二能清楚掌握花卉一年四季的不同、四时颜色的变化,画出来的花卉才有生命力。

我在澳大利亚有自己的花园,花儿品种超过几十种,梅花、竹子、茶花、松树、柳树、牡丹等都有,单是杜鹃就有十几种不同颜色的,紫藤也种了紫色和白色的。每天我都会亲自打理——施肥、培土、浇灌等,这个过程既是观察也是放松,劳逸结合。一些花快凋落了,我也喜欢去写生,别有一种残缺美。

广州日报:在表现禽鸟动物上,您也画得很传神,这又有什么秘诀?

林伯墀:要用画家之眼、艺术之心、灵巧之手来进行取舍,做到不似之似。譬如画老虎,不能为展现老虎的凶猛就照搬现实,虎口大开、眼睛大睁,那看起来会很凶残,破坏画面美感。所以只取其炯炯有神的眼睛和皮毛的质感,呈现出虎虎生威的生气,又不会吓人。这就是艺术的提炼。

广州日报:您的洋学生有几千人之众,是什么让大家对中国画这么有热情?

林伯墀:我想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这几十年来中国改革开放,高速发展,澳大利亚人到中国来旅游,接触到中国艺术,感受到中国的强大,也明白学习中国文化是世界潮流,因此有兴趣学;二是中国画跟西洋画完全不同,无论是宣纸的变化多端,还是行笔的抑扬顿挫都跟油画水彩有别,所以越来越多外国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来学习。

广州日报:您在教学中会强调哪些方面?

林伯墀:我教授绘画的目的不是训练专业画家,而是教学员如何懂得欣赏艺术作品,循序渐进,从认识到深入,慢慢了解绘画的奥秘。是否能够成为一位专业画家要看个人的专注和天分。

广州日报:那些学得非常出色的洋学生,他们的作品有什么样的特点?

林伯墀:他们的作品一看就不是“中国风”,而是澳大利亚出产的,带着本土味道。因为艺术源于生活,他们笔下的人物当然是高鼻深眼的白种人,他们笔下的动物也是袋鼠、考拉、企鹅等“土特产”。当然,这些风土人情我自己的作品中也有。

广州日报:澳大利亚的博物馆里,能看到中国的文物艺术品吗?

林伯墀:博物馆里当然也有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有宋元时代的,也能看到吴昌硕的作品。我期待有一天水墨会成为澳大利亚的主流艺术。

(责编:袁菡苓、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