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旧物:那难以割舍的情愫

2018年07月06日08:51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新家旧物:那难以割舍的情愫

在职场上,大家奋力步出舒适区,而在自己的家,我们努力营造一个舒适区,最舒适的地方莫过于一些带有年代感的旧物件以及熟悉的味道。很多人说,新家什么都是全新的,冷冰冰,没有熟悉的感觉。其实在新家的布置上,如果合适地添置一两件带有年代感的旧物件或者带有年代特色的新设计家具,一样会给新家添上一点“古老”又温馨的味道,让你住得更加舒适和安乐。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凤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每个家都有一个老故事:一把皇室御用品牌牛扒刀怎样“流落”到广东寻常百姓家?

一个家的“老灵魂”往往是一些舍不得丢掉的旧物。在很多人搬家或者布置新家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件是舍不得扔掉,非要带到新家的物品。

跨界达人Mark告诉记者,作为一名租房族,在广州已经搬过不下四五次家了。每次搬家的时候,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旧家具。每次搬家总有那么一两件家具是舍不得卖掉的。比如书架。Mark的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书最多。所以每次搬家,她都会首先考虑如何将书架连同多年以来的藏书一起搬走,为自己留一个阅读角。因此,在最初购买书架的时候,他特别选用了那种容易组装,同时又容易拆卸的书架。如今家里的书架,已经伴随Mark搬过三次家了,依然很耐用。

在Mark三水的家里,说到年代感旧物,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家里的水果刀。其实,这把刀原本应该是一把用来吃西餐用的、纯银制作的牛扒刀,已经有很多年历史了。前段时间她抹掉了刀柄上的一层金属氧化物,留意到刀柄上的有一个英文商标。百度了一下,竟然发现这是来自英国皇室的御用珠宝 品牌Mappin & Webb,创立于1775年。Mark翻查家史,祖上不曾有任何一位先辈出国留洋,也不曾与外国人有交集,但根据她妈妈回忆,这把刀在家里一代又一代流传了接近一个世纪了。所以她十分好奇这么贵重的物件是如何辗转来到广东一个普通百姓的家里。根据老人家的记忆,据说是民国时期,一位亲戚在一名大户人家做工人的时候拿回来的。

它曾经被遗失过很多年,但最后又被找了回来。直至今日它一直在Mark家里被用作水果刀。每一次搬家,都总会被带走。几十年时间过去了,虽然它已经被反复打磨过很多次,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它闪耀着银白色光芒的刀身和刀柄,可见这个餐具品牌的材质和工艺是十分优秀的。Mark想起一句老话:买奢侈品的原因并不是给你自己使用,而是可以继续留给你的后代使用。

恋旧物是人之常情

当代家具品牌阅梨的艺术总监麦子告诉记者,他已经搬了三次家,有很多东西都不舍得扔。其中包括一个树头,是麦子以前第一个家装修时候买的。树干等其他部位都用了,剩下这根树根,舍不得扔。后来被他用作一个花几,几次搬家,它都还在。还有几把椅子,是他第一个家装修时去别人的老房子那里淘回来的,后面搬去每个新家都带着它们。

麦子认为,有些家具它们只是不会说话,但是它跟随你时间久了之后你会发现它也是一个家庭成员。到了一个新家,老婆、孩子都在了,好像还少了什么东西。还差这把凳子,你会把它找出来,搬回来,它出现在你面前了,它是一个家庭成员。慢慢地,物件拟人化了,有感情了。所以老家具,就像一个家庭成员,你希望它一直在你身边。

巧妙搭配 新家旧物不违和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说的是旧衣翻新。但是,在一个新家里,如何使旧物件融入新家的环境中去?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Mark曾经住过很多民宿,不少民宿的主人都喜欢用旧物件来布置空间和营造氛围,而他也常常会以此作为家居布置灵感的来源。在他家的祖屋里,遗留了大量旧年代的家具、瓷器等等。Mark一再吩咐家人不要将其扔掉,而是拿回来做摆设或者继续使用。其中,就有厨房里那套已经用了接近30年的“鸡公碗”。很多年前,“鸡公碗”是每家每户最普通不过的餐具,但现在显然已经不太适合当代人的审美了。但对Mark来说,美不美倒是其次,他喜欢它身上有的历史沉淀感。有一次,Mark招呼朋友来家里吃饭,就特意从乡下的祖屋搬回来了一套“鸡公碗”来招呼大家,结果让在场的几位宾客都大呼特别,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已经是古董了。Mark觉得旧物件无需很刻意地融入新的环境里,直接把他们放置在现代的环境里,用新和旧、现代与古朴的反差,往往会让居住者带来十分独特的体验,好像时光穿越到了几十年前一样。

家居达人新元是坚定的“断舍离”者,她认为,没什么是不可代替的,她搬过几次家,唯一一直携带的是家中宠物猫用过的东西。猫的习性是喜欢生活在有自己熟悉味道的环境里面,否则会紧张。所以它们用过的东西尽量搬,以便它们尽快适应新环境。她认为从实用性的角度来说,搬家的时候需要尽量带几件原有的东西,以免生活环境突然改变发生问题。家具设计师麦子认为,新旧东西放在一起,是没有违和感的。新旧的东西出现在一个空间里,会给人一种时空的穿越。

明清家具

可改良再重现

官帽椅太师椅酸枝长案……时下中式和新中式家具流行,很多人在家里都会放置富有东方美学特色的木制家具。如果说当代中国家具的沉淀,可能要追溯到明清两代。

麦子认为,当代中国家具和明清有关系,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在。作为设计师,对旧物,是喜新也不厌旧。对新的东西充满好奇,对旧的东西也不舍得扔掉。这样的设计才会保有所有的养分和文化,才可以古今交融。

中国人喜欢意境,东方崇尚木头和自然。明清家具把木头的工艺做到了极致。但是从设计、家具本身来讲,跟现在的生活方式来讲,跟审美观念,都是不一样。比如以前,太师椅,官帽椅,这些是仕人家具,为官宦人家等当时的上流社会所使用的。这些家具讲究气节。现在的人则不一样,追求的是自然的,舒适的,有人文关怀的,故此当代人对家居的需求与古人不一样。因此,人们有什么样的需求,所以就出现了什么样的产品。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