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赴一场杨梅的盛宴 教你制作杨梅酒

2018年06月29日10:54  来源:长沙晚报
 
原标题:六月, 赴一场杨梅的盛宴

文/图 汤馨敏

这个盛夏,男人围着电视屏幕“大呼小叫”看世界杯;女人们也没闲着,她们把夏季杨梅的香甜萃取出来,做成杨梅酒、紫苏杨梅姜,放在冰箱中冰镇起来。

因为足球,因为杨梅,男人和女人,各安其事。

男人劲享夏夜的啤酒和足球的火热,而女人则可静享制作杨梅汁和杨梅酒的香甜。

A 人间美味,最是紫苏杨梅姜

今年的第一批杨梅来得十分蹊跷。老爸坐电梯回家,遇到一位邻居搬东西,到了20楼,他帮人家按住电梯,邻居就一样一样把东西搬出去,最后我爸看见电梯里还有一包东西,就提醒那人拿走,那人笑了笑根本不理会。电梯到达我们家楼层,我爸想这袋东西放在电梯里肯定会丢失,就把这个白色塑料袋拎回了家,让我去处理。我打开一看,发现是一袋刚采摘的杨梅,约摸两公斤重。我拔腿就去敲20楼的门,几户都敲遍了,无人应答。后来又去敲过三次门,结果都一样。我在几个业主群里发消息,也无人理会。

如果是别的东西,我们可以放在物业那里等业主来认领,可这是一袋新鲜的杨梅,不及时食用或处理,它就会成为一袋蚊虫滋生的垃圾,那样就辜负了它的主人辛苦采摘的一片苦心。众所周知,杨梅营养又美味,但成熟期太短,保存更是世界难题。想来想去,我决定把它做成紫苏杨梅姜——它既然已经回不了家,就让它以长久一点的方式保存在我这里,如果这期间它的主人找来,我就豪爽地拉开冰箱,指着一溜瓶子说:喏,这都是你的杨梅,拿走吧。

我为什么一定要做紫苏杨梅姜呢?因为这是湖南历史悠久的传统消夏小吃。它好吃到什么程度?据说某位外地吃货来长沙旅游,在某个小饭馆偶然尝了一口,果断留下,此后在我大长沙买房娶妻,并且开了一个小店,专卖紫苏杨梅姜,据说食客众多,排长队才能买到。

为了论证那一袋杨梅的安全性,我特地尝了几颗,非常甜,而且大颗,属于刚下树的自然成熟的果子。我用盐水把它们浸泡,然后买了生姜和紫苏,把这些材料全部放在开水里焯过,又用冰糖熬了糖水,自然冷却后,一层姜丝、一层紫苏、一层杨梅装在玻璃瓶子里,最后倒入糖水放冰箱里冷藏。

一周后,紫苏杨梅姜可以吃了,酸甜可口,十分开胃。它的主人没有出现。两周后,馋嘴的朋友批量找来,瓶子越来越少。它的主人仍然没有出现。最后一瓶紫苏杨梅姜被消灭的时候,关于这些杨梅的来历,仍然是个谜。它仿佛一个梦境、一个邀约、一个提醒:一年一度的杨梅盛宴来啦,桔子妈妈,赶快带着桔子去参加吧。

B 酸酸甜甜,自己制作杨梅酒

我就这样把不知是谁摘的一袋杨梅吃掉了。心里想着得备些存货,万一某天人家找上门,我得拿出东西还他。虽然还的不见得是他的杨梅,好歹得是杨梅对吧。

我开始带着桔子摘杨梅。

我们的户外团队有个“秘密基地”,有二十几棵橘子树、四棵柿子树和六棵杨梅树。这些果树,均为数十年前村民所栽,大约因品种不佳,无人管理,一直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因此这也成为我们这群大小顽童肆意妄为的果园。

一个周六,我们一行人直接扑入果园。“秘密基地”已落了满地杨梅,看了真让人惋惜。摘杨梅是个技术活。豆爸在树上奋战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摘了半公斤。最后聪明的我们决定上核武器——床单加摇树。把床单平摊在杨梅树枝下,四个角系在灌木上,然后用长杆钩住树枝摇晃,一场美丽的杨梅雨落了下来。不过这批杨梅偏酸,而且是摇下来的,青的较多,做成紫苏杨梅姜后,口感一般。

于是豆爸用它们来泡酒。先把杨梅洗净,用盐水浸泡后晾干,一层冰糖一层杨梅覆盖,最后倒上烧酒。密封后,在避光处静置一个多月,美其名曰青梅酒。青梅酒我没有喝过,杨梅酒倒是喝过的,酸酸甜甜,风味独特。

C 意外收获,摘杨梅送一打金龟子

而我们的孩子,享受到的则是采摘的快乐。他们来到“秘密基地”,攀爬在杨梅树上,用手去够、用棍子去敲、用石头去砸,尝试用各自的办法,去搞定树上的果子。同时,还要对付海量蚊子的袭击。果园人迹罕至,蚊虫很多,当我们享受杨梅的盛宴时,蚊子也在把我们当成它们的人肉盛宴。这样的采摘,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生存训练。

在“秘密基地”摘杨梅时,某天我们一杆子上去,结果床单里落下一群不明飞行物,仔细一看,哇,是一群五彩斑斓的金龟子,它们每个都抱着一颗杨梅,从枝头直接掉落到床单上,N个大翻滚后,居然也不撒手。爸爸们当即把这群超级大馋虫“捉拿归案”。虫子们成了娃娃们的宠物。爸爸们用棉线把虫子系成一个活结,每个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小飞机”,它们有绚丽盔甲,盔甲中有翅膀,下有足,能飞能走。它们飞一会,就会回去抱着颗杨梅吸食,吃饱喝足了再接着飞。那段时间,有一只吃杨梅的金龟子,是桔子小伙伴十分羡慕的事情。

在孩子们过了把“饲养瘾”,采摘的杨梅已经不新鲜了后,这些金龟子全都放飞大自然。毕竟,它们和我们,都是杨梅这场盛宴的客人,谁也不应该为难谁。

至今,我还在寻找那位丢杨梅的主。为此,我已先后祸害了好几个地方的杨梅树,做过好几批紫苏杨梅姜,只有他那一批味道最好,我很想知道,他的杨梅来自何方,可有导航通往那里?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