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请来家庭整理师上门教我扔东西”

2018年06月10日08:26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请来家庭整理师上门教我扔东西

  断

  “一个季节5条连衣裙就足够了,但是我们宽松点,限额15件。在这43件连衣裙里,你先挑15条3年都没有穿出去过的吧。”

  舍

  我看着好像是被打劫过的家,还有惶恐不安的孩子们,之前满满的断舍离决心,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离

  三人清一色的白衣白裤,素面朝天,造型上非常符合我对整理师的角色期待。

  说到“断舍离”这个词,它的出处是日本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写的一本书《断舍离》,详细描写如何通过对日常家居环境的收拾整理(包括丢弃),逐渐改变生活习惯,脱离物欲和执念,过上自由舒适的生活。

  这本书很快也在国内火了起来,随后“断舍离”渐渐成为一个流行词、一种很受城市中产们追捧的生活方式,被人们日渐熟悉。

  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针对一部分有心无力、缺乏时间或技巧自己整理的人群,国内也很快出现了专业收费的家庭整理师。

  对于大多数还只是停留在自己随手扔一扔、整理一下的人们来说,对于那些亲身体验了家庭整理师上门服务的故事,相信也是充满好奇的。

  本期大周末,我们就约到了两位分别来自上海和成都的作者,讲述自己的体验经历。

  结果:放弃

  二胎家中断舍离?

  老母亲做不到啊!

  作者/卢璐 坐标:上海

  我们去年搬了一次家。搬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个看起来年轻,但也是30+的姑娘,她上门估价的时候,预计有35立方。我说:“哪可能啊?”因为我们租房子,没啥家具,也不过就是一个立式碗柜,铜皮茶几,两张双人床,一个围栏床,一张玻璃桌子,一张书桌和一张宜家的儿童学习桌而已,可是什么衣橱,沙发,椅子,烤箱都没有。

  经过讨价还价,我们以22立方的价格成交,老板说:“我是交你这个朋友,如果搬不出35立方,算我的。”

  上海8月份,40度的高温,六个工人,哗哗地搬出40立方一整个集装箱来……所有人都累垮了,我也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攒了这么些家当。

  朋友来新家做客,参观完了跟我说:“怎么不收拾收拾呢?那些超过一年没有动过的东西,都可以断舍离。”

  我赶紧辩解:“我搬家还没有一年!”然而,有好几个纸箱子,我到那时都还没有打开过。

  其实,无论是《断舍离》,还是泉正人的《超级整理术》,更别说影响全球的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动收纳术,我都是认真研究过的,我很想拥有一个更加清爽的家居环境。

  于是,朋友介绍了自己的家庭整理师给我。

  整理师日程紧张,所以先派了助理上门,勘查实情。小助理是一个带着紫色美瞳、染着银色头发的新锐少女,在我家很仔细地看了一圈说:“卢老师,你家里没有足够的和有利的收纳工具。这就像是上阵没有兵器,切菜没有刀一样啊,您需要准备一下。”

  这好办啊,买是天下最容易的事情。改天我就去宜家买了一堆收纳用的盒子、袋子、带抽屉的塑料箱子。

  东西拿回家,先生说:“你不是要断舍离,干嘛又买回来一堆?”

  这话真让我生气,我也不理他,收好我的盒子就去洗澡了。

  又经过几天的等待,整理师终于上门啦,带着几个助理,众星捧月。我兴奋得像一只马上就可以吃到肉骨头的小狗,忙前忙后,直喘粗气。

  整理师对我说:“今天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很难,但是你要准备好!那就是扔!”

  我点点头,毅然道:“我从昨晚开始,就在心理上准备好了。”

  整理师赞许地点点头说:“很好。来吧,你有多少件连衣裙?”

  “哦,没数过,二十件?”

  这时,收纳助理说:“目前发现,卧室的橱子里面有9件,衣帽间有33件。”

  整理师说:“都拿过来,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对我说:“一个季节5条连衣裙就足够了,但是我们宽松点,限额15件。在这43件连衣裙里,你先挑15条3年都没有穿出去过的吧。”

  我开始从满沙发上的衣服里面挑,这件?这件?还是这件?

  整理师看到我左右为难,鼓励道:“第一次都很难,别多想,你只按照使用频率去挑选。”

  我把3年没有穿过的连衣裙一条条捡出来,放在沙发另一边。

  其中有我在西班牙买的西装裙,我是在公共汽车上看到,跳下去狂奔着赶着关门前买的;还有我在巴黎打折买的织锦缎连衣裙,当时跑了至少五家店,才找到我的码;还有先生非要我买的白色亚麻连体裤,很硬很扎人,但我记得走出试衣间时他眼中闪过的光;还有我第一次见我先生时穿的那件黑底白花直身式的亚麻连衣裙,五年前穿了一次,把开褉的地方扯破了,此后继续闲置……

  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些存在我生命中的裙子,我都已经至少有三到五年没有穿。

  我无力地请求:“要不我们先选孩子们的东西?或者我先生的?我婆婆给我先生织的巨沉无比的大毛衣,从我们结婚他就没有穿过一次,绝对应该断舍离。”

  整理师说:“不可以。挑选别人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如果自己跨不过断舍离这个坎儿,很快就又会恢复原状,没有意义。”

  她看着我脸色苍白的怂样说:“我们换一种方式,现在还有28件,你来选10件无论如何一定要留下的好了。”

  我马上开始愉快地挑选,还没到一分钟,她就在旁边说:“Stop!够了!”

  啊?我睁大眼睛看着沙发上剩下的衣服,一件一件似乎都在张着手说:“妈妈,妈妈,不要扔掉我啊!”

  我颓然坐回沙发上,问:“是不是挑完连衣裙,还要挑衬衫,裤子,外套……”

  她点头说:“对啊,包包,鞋子,开封太久的化妆品,从来不用的浴巾,床单……,不过走过第一步,下面就会越来越容易。”

  整理师一边说,一边把我刚才挑出来的10件连衣裙,按照颜色长短挂进刚才塞着33件连衣裙的空档里面,立刻就有点收纳图片上的清爽感觉。

  我好像明白了:其实我们并不是不会收纳,我们做不到的是扔掉自己过往人生的负担。

  这时,收纳助理从孩子们的房间里拎了一整篮的芭比娃娃出来说,“你能不能跟孩子们说说,配合一下,至少把那些不会动、脸很脏的扔掉,另外房间里,到处都是看不出什么的涂鸦,挑几张留个纪念,就行了。”

  小女儿抱着她脏兮兮的熊猫,满眼惊惧地跑出来说:“姐姐说,要扔掉我的熊猫。”

  接着大女儿捧着她收集了四个月的卫生纸圆筒做的城堡跑过来说:“妈妈,我知道它很占地方,但是扔掉之前,你可不可以给我拍个照片?”

  我看着好像是被打劫过的家,还有惶恐不安的孩子们,之前满满的断舍离决心,一瞬间烟消云散了。我扭头对说整理师:“实在对不起,我觉得我今天并没有准备好断舍离。”

  整理师说:“我理解,但这就是你要克服心魔的第一步。”

  我摇摇头说:不,我还是放弃吧。钱我照样付给您。谢谢你让我知道,我的人生到底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我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不再轻易买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以把自己东西,都折的整整齐齐;那些我不再需要的东西,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也可以恳请善待地把它们送人,但是我做不到,把我的过去封在黑色的垃圾袋,一股脑丢弃。我想,这辈子,我最做不到的事情,大抵就是断舍离了。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