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长刘传健:有恐惧 有纠结 但更有信心

2018年05月17日07:53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机长刘传健:有恐惧 有纠结 但更有信心

  5月16日成都,川航3U8633重庆-拉萨机组召开媒体见面会

  乘务员毕楠接受采访

  握住机会

  “第一时间我是非常恐惧的。但当把握住驾驶杆感觉飞机在我的操纵之下时,就觉得好了。如果当时没有成功,如果飞机无法操纵,那可能就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

  生死选择

  在当时的情况下,希望飞机能够尽快达到更低的高度,但在油门收完了的情况下,飞机要想下降得快,速度就会增加;但速度增加的话,对机上人员的冲击力就会更大,机组的安全就无法保障。“这是一个两难,是尽快降下高度呢,还是我再坚持一会?”

  心里有数

  “我对这个航线是非常有信心的,对于飞机故障的出现,在我心中也是非常有数的,做这个决定是非常果断的,对于飞机的位置和整个情况是有把握的,感觉飞机可以操纵了,就觉得非常有信心了。”

  5月16日,四川航空举行3U8633航班机组媒体见面会,就此次3U8633航班的处置情况,以及相关善后处置工作进行通报。同时,执行此次飞行任务的几名主要“英雄机组”成员也一一亮相,接受媒体采访。

  5月14日,四川航空执行重庆至拉萨的3U8633次航班在飞经成都空管区域时,飞机驾驶舱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之后成功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造成2名机组人员受伤,27名旅客入院观察治疗。

  16日下午,机长刘传健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事发的第一时间其实非常恐惧,在备降过程中也充满困难和纠结,但当握住飞机驾驶杆,能够操纵飞机时,“心中就非常有数”,有困难更有自信让飞机安全着陆。

  机长刘传健

  第一时间非常恐惧

  直到握住驾驶杆

  见面会现场,机长刘传健回忆了风挡玻璃破裂脱落的细节。他介绍,在飞行阶段,突然听到了声响,接着就发现玻璃出现了裂纹,由于此前也对玻璃破裂的情况有过训练,对该种情况也非常了解,他第一时间伸出手进行了查看,“第一感觉就是去摸一下,看是底层还是外层玻璃,它的结构是不一样的,就发现已经是网状的小碎块,当时就汇报了遭遇故障,准备返航。”

  就在跟空管报告完毕后,不到一秒钟,风挡玻璃“砰”的一声瞬间脱落。“我当时可能一瞬间不知道什么情况,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副驾驶在外面了,然后我试图去抓他,结果抓不着,然后回头赶紧看状态,我的飞机在下降,且速度在增加。”

  而就在飞机遭遇险情的瞬间,机长刘传健也直言,“第一时间我是非常恐惧的。”但接着他又补充道:“(当)把握住驾驶杆感觉飞机在我的操纵之下时,就觉得好了。”有没有想过如果此次备降不成功,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刘传健表示,当时自己并没有去想过,“如果当时没有成功,如果飞机无法操纵,那可能就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

  有困难和纠结

  但“心中非常有数”

  事实上,在飞机遭遇险情时,飞行过程中的高空、失压、缺氧和寒冷对飞机上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极其严峻的考验。如何安全地降低高度最后平稳着陆则考验着机长刘传健。他也坦言,在下降过程中“大速度和小速度”的选择让他一度非常纠结,也成为了其操纵的困难之处。“我感觉是最困难的也是我在整个降落过程最纠结的一个问题。”

  刘传健说,在当时情况下,就希望飞机能够尽快达到更低的高度。但是如果在油门收完了的情况下,飞机要想下(降)得快,速度就会增加;速度增加的话,对机上人员的冲击力就会更大,机组的安全就无法保障,“这是一个两难,是尽快降下高度呢,还是我再坚持一会?” “这是我非常纠结的一个问题,最后我选择了一个相对比较适中的速度,能够保证我们机组安全的情况下,加快下降速度。”刘传健说。

  最终,飞机安全着陆。刘传健称尽管当时的情况很恶劣,飞机也有很多故障,操作也很困难,但依然有信心。“我对这个航线是非常有信心的,对于飞机故障的出现,在我心中也是非常有数的,做这个决定是非常果断的,对于飞机的位置和整个情况是有把握的,感觉飞机可以操纵了,就觉得非常有信心了。”

  第二机长梁鹏

  当时的情况模拟机模拟不出

  没有时间害怕

  对于飞机险情的处置,第二机长梁鹏介绍,事发时机组的所有处置都是按照程序进行操作的,一直依照着训练时的标准程序在进行。这也是最后能保持如此好结果的一大重要因素。

  据介绍,执行此次航班飞行任务的机长刘传健是320机型的B类教员,同时拥有13660个小时的总飞行时间,第二机长梁鹏也有着8789小时的总飞行时间,副驾驶徐瑞辰总飞行时间也将近3000小时。

  梁鹏介绍,尽管在训练时会有模拟机对飞机险情的处置进行模拟训练,“但模拟机没办法还原我们当时的情况,首先情景肯定就是不一样的,模拟机也没有办法模拟出当时的情景及故障。”

  而当媒体记者问及梁鹏,在经历如此特殊的意外后,是否还敢再上蓝天飞行时,他回答:“敢飞!因为我们是专业的。”尽管事后有些后怕,“但当时是没有时间怕的。”

  乘务员毕楠

  明显感到寒冷

  安抚旅客“相信我们”

  事发时,乘务员毕楠正在广播,处于前舱的执勤位置。她介绍,当时自己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寒冷,且巨大的风声让她几乎难以听清身边的声音。不过,机舱内旅客的位置相对来讲要好得多,“事后了解,他们其实不是太冷的。”

  而在飞机遭遇险情时,飞机上的所有乘务员也及时对旅客做好了安抚和指导工作,“让每一个旅客都系好了安全带,拉下氧气面罩进行吸氧,所以没有一个旅客受伤。”

  另外,尽管机上也有旅客感到非常害怕甚至有旅客在哭,但安抚工作还是起到了效果,机上所有乘务员都在各自喊着话,“相信我们,我们是经过了专业训练的,我们可以安全地把您送到目的地。”这并不是乘务员说说而已。毕楠说,当在说这些安抚的话时,其实心里是有谱的,“我们相信机长,相信我们每一天的训练。”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费成鸿 摄影记者 王效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