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机长这波神操作,太牛了

航班起飞后不久,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裂掉落,副机长半个身子飞出舱外
低温、失压、设备受损……机长在零下40摄氏度完成史诗级迫降,乘客平安

2018年05月15日09:54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川航机长这波神操作,太牛了

  5月14日上午,川航3U8633航班在执飞后不久,因为驾驶舱副驾驶员面前的风挡玻璃掉落,挂出了7700的特勤代码。

  7700特勤代码,表示遇到紧急状况,比如机械故障或有机上人员突发疾病,但并非一定表示飞机处于非常危险的状况。

  幸运的是,在机组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这架遇险航班最终完成了一次惊险的紧急着陆,中途安全备降成都。除了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员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外,乘客全部安全。

  事后,不少网友都表示,这简直是一场史诗般的迫降,机长也如同中国版的“萨利机长”。

  钱报记者连线了果壳网主笔、科学松鼠会成员瘦驼。他表示此次事故确实罕见,并为记者介绍了该航班在前风挡玻璃掉落后,飞机驾驶舱内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

  风挡玻璃破裂掉落

  副驾驶员半个身子飞出驾驶舱

  5月14日,中国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发布通报称,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执行重庆至拉萨航班任务期间,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07: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员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

  消息一出,引发了关注。

  根据一些专业人士猜测,这份简报看似简单,实际上内含大量信息,而航班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安全降落,算得上航空史上一次值得被记录的大事件。

  钱报记者找到一位乘客,他记录了此次事故中的一些经过:从重庆到拉萨的航线是他乘坐次数最多的航线,飞机开始飞行后,正睡着的他听见飞机顶部传来一声巨响,机舱骤然变暗,氧气面罩垂在他面前,惊慌绝望之时,他甚至看到了飞机下方的冰山。幸运的是,机组人员很好地处理了此次险情,飞机最终安全降落。

  从网络流传的驾驶舱照片记者看到,副驾驶员正前方的风挡玻璃已完全掉落,驾驶舱内部的一些设备也被严重吹毁,副驾驶员举着左手,似乎难以正常动弹,面部红肿。

  钱报记者了解到,执飞此次航班的机长是刘传健,来自空军第二飞行学院。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这条航线已经飞了上百次。

  事后,刘传健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回忆说,事发前没有任何征兆,风挡玻璃突然爆裂。“轰”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后,他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低温、失压、设备受损

  机长在零下40摄氏度完成迫降

  那么,在从遇险到降落,短短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这架飞机和驾驶舱内的机长、副驾驶员都遭遇了什么?降落难度有多大?

  瘦驼介绍说,此次执行飞行的空客A319机型是世界畅销机型,为空客A320系列中航程最长的型号。记者也查询到,A319高原地区飞行性能卓越,耐寒性强,适合高原飞行。

  出事的这架空客A319客机,注册号B-6419,机龄6年10个月。从数据看,风挡玻璃损坏可能是在万米巡航阶段发生的。

  他表示,这类事故很罕见,目前调查结果尚未出来,尚不能准确分析此次事故因由。不过据他了解,客机风挡玻璃破损掉落,一般有三种可能:一是外力撞击;二是飞机结构性问题;三就是维护保养问题,比如螺栓出现问题。

  “但看目前流传的一些照片,加之其飞行航线,似乎可以排除第一种可能。”瘦驼表示,在风挡玻璃破裂并被吹飞后的一瞬间,驾驶舱会瞬间失压,白雾一片,因为氧气被瞬间吸到机舱外,但这个过程不会持续很久。

  据一位乘客表示,整个过程大约20多分钟。虽然时间不久,但危险很大。

  瘦驼继续介绍说,风挡玻璃掉落后,机长和副驾驶员要面对的直接险境就是瞬间的低温、巨大的噪音以及精神和身体需要抵挡的巨大压力——温度可能瞬间降至零下十几度甚至零下四五十摄氏度,机长和副驾驶员还穿着短袖;噪音巨大,两人根本听不清彼此的喊话,或与塔台的联系,仪表受损也让他们看不清数据;风挡玻璃掉落后,可能对副驾驶员造成严重伤害,比如耳膜瞬间鼓膜……

  这种情况下,机长还要操纵飞机去成都紧急备降,整个过程相当惊险。

  不过瘦驼分析,事发后,至少机长已经戴上了氧气面罩,否则机长等机组人员很可能在几分钟内就失能。根据飞行轨迹,这架航班当时已经处于高原地带。

  刘传健事后表示,降落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的情况下,会对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风挡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零下20~30摄氏度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气温应该为零下40摄氏度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在驾驶舱中,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几十分钟的处置过程极其难熬

  上一次类似状况还是20多年前

  从飞行轨迹上看,在前风挡玻璃掉落后飞机有一个快速下降的过程,瘦驼认为这应该是为了尽快降低高度从而稳定机舱内气压和温度。

  此时,机舱里的乘客肯定也不好过,因为瞬间的失压和低温对客舱亦有很大影响。

  刘传健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每小时),又在那么高的高度,必须减速。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飞机上人员的伤害。幸运的是天气帮了很大的忙,无云且能见度非常好,如果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在初级教练机阶段,会有一个极端情况模拟训练。但实际情况比模拟更糟糕。”

  “这次处置,或许能排进中国民航史上挽救成功难度最大的事故前五。”瘦驼说,看似只有四五十分钟的挽救过程,却是极其难熬的。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国际民航史上前一次发生这种事故还是在1990年6月10日。

  英国航空5390号班机是英国航空一条由伯明翰前往西班牙马洛卡的定期航班。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驾驶室中的一块风挡玻璃突然飞脱,并将机长吸出机外。但凭着副机师的努力,航机安全降落于南安普敦,而且机长也奇迹生还。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