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对当导演没野心,但“拼了一条命”拍《低压槽》

张家辉:叫过我渣渣辉的都记得来买票

2018年04月25日09:09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张家辉:叫过我渣渣辉的都记得来买票

张家辉和张可颐昨日到广州宣传新片,被要求用普通话回答问题。 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张家辉自导自演的电影《低压槽:欲望之城》(下称《低压槽》)将于4月28日上映。昨日,张家辉与片中饰演高级女警司的张可颐一起到广州宣传。之前为网游代言时普通话不利索的张家辉把自己的名字念成“渣渣辉”,如今普通话和“渣渣辉”已经成了这位金像奖影帝每到一处必备提及的“哏”,张家辉昨天被要求问普通话回答问题时,他笑说:“你们等到啦!”然后用他十年如一日的“港普”继续“娱乐大家”。他讲完后还严肃放话:“别光顾着笑,叫过我渣渣辉的人,都要记得来买票!”

  “每一个细胞都是张家辉的”

  《低压槽》的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罪恶之城中,张家辉饰演的于秋是卧底警察,在何炅饰演的上司阿占的安排下,于秋多年来一直在城中各大黑势力间游走。阿占交给于秋一个大任务,就是找出这座罪恶之城的幕后黑手——“老板”。但于秋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自己慢慢走进圈套,而且设套的人不仅是黑帮,于秋在绝望中继续寻找公义。

  这是继《盂兰神功》和《陀地驱魔人》之后张家辉导演的第三部电影。前两部恐怖片没有在内地上映,但在香港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票房和口碑都不错。张家辉却说其实自己并没有当导演的野心。“我从没觉得要当导演,我的演艺生涯才会完整,我很喜欢当演员。当时拍《盂兰神功》,出来后大家的反应那么好,我反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部电影我还有个执行导演,在我看来,《盂兰神功》并不百分之百是我的导演电影,但观众是冲着我的导演电影而来的,我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观众。所以我就拍了《陀地驱魔人》,严格意义上说,这才是我首部导演电影。”

  《陀地驱魔人》也收到好评之后,也有不少人找他继续当导演。这次让张家辉继续拍《低压槽》的原因,是他想带着自己导演的电影与内地观众见面。“所以我就想拍动作剧情片。我最先想到的是《低压槽》这个片名。因为一般动作片的片名都比较杀气腾腾,但我想拍的是动作和剧情都有的片,觉得低压槽这个描述天气现象的词,有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寓意蕴含着罪恶,但面对这种氛围,人要想办法挺过去,总能见到晴天。”

  张家辉说自己虽然没野心当导演,但他做事的风格就是只要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做到底,所以整部电影大小事务他全程盯到底,“我差不多拼上一条命”。

  扮演高级警官戴安娜的张可颐也表示,自己在片中演的基本就是女版张家辉,“或者说整部电影都是张家辉,每一个角色他都要求以他的方式来演,也是一种有趣的挑战。”

  张家辉笑说:“整部戏每一个细胞,都是张家辉,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我叛逆,我也不喜欢听话”

  张家辉这次找来的演员,从张可颐、余男、徐静蕾到何炅,几乎都给安排了很新鲜的银幕形象,像贤妻良母的张可颐演雷厉风行的女警司,擅长搞笑的何炅演严肃警察等。张家辉说:“我比较叛逆,喜欢颠覆的感觉。这种没想到的选角方式才有新鲜感。而且这些好演员都演出了我要的效果。”

  张家辉说找何炅时,何炅确实有犹豫,怕观众一看到他就会笑场,“但我告诉他相信我,我有能力做到让观众相信他是警司。最后他就答应了。”

  而在导演方面,张家辉说自己是“不喜欢听话的类型”,所以也没找合作过的资深导演们取经,“拍张家辉自己的电影,干嘛要问别人的经验?我当演员时很安静,不说话的,可能也观察了不少导演的拍片方式,多多少少会有影响到我,像林超贤、陈木胜他们。但真的当导演时,我没向他们求教。”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