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一小学让戒尺进课堂 家长和老师都支持

2018年04月03日07:59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达州一小学让戒尺进课堂 家长和老师都支持

  放在讲台上的戒尺。

  封面新闻记者 曾业 摄影报道

  班主任老师双手捧着一把戒尺,缓缓走进教室,全班学生见到戒尺后集体起立,自觉向这把戒尺行拱手礼。紧接着,戒尺“入座”讲台,班主任也向这把戒尺鞠躬行礼。这是4月2日上午,发生在达州市大竹县第二小学校五年级一个班级的一幕。

  “让戒尺进课堂,目的是让学生从小养成爱学习、守纪律、懂规矩、知敬畏的好习惯。”该校校长沈逢春说,学校在充分征求了教师和学生家长的意见后,于3月13日启动“让戒尺进课堂”活动,36把戒尺分别进入该校一年级至六年级的36个班级。

  老师讲述:

  戒尺的使用充满“仪式感”

  3月27日,戒尺进入课堂后的第15天,该校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蔡川第一次使用了戒尺。“班上有个学生,没有做作业,偷偷把同学的作业名字改成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多次犯不做作业的错误了。”蔡川说,在征求家长同意后,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请”出了戒尺。

  使用戒尺的过程,更像一个庄重的仪式。“犯了错的学生,自己用双手捧上戒尺交给我,毕恭毕敬。”蔡川说,按照学校关于使用戒尺的规定,他向全班同学解释了“请”戒尺的缘由,随后用戒尺打了两下自己的手掌,再用戒尺打犯错学生的手掌,共两下,每次都是高举、轻放。

  “我们班用戒尺惩戒犯错的学生,截至目前只有2人,每人只打了一下。”四年级三班的班主任吴丹说,她有30年的从教经验,也身为人母,惩戒学生会让她特别心疼,但这两个学生老是犯同样的错,必须加以惩戒,戒尺最终才被“请”了出来。

  班主任老师吴丹展示戒尺。

  家长感触:

  戒尺让孩子学会了守规矩

  “对于学校的做法,我特别支持。”学生家长叶小燕告诉记者,让戒尺进课堂之前,学校曾召集家长们开会并充分征求了大家的意见,她一直对此事表示支持。自从戒尺进入课堂后,她女儿在家的表现有了明显的进步,最大的改变,就是学会了守规矩。

  “小孩子难免会有任性或不听话的时候,作为家长,我们也会惩戒。”叶小燕说,她不仅支持学校的做法,还曾专门找女儿谈心,让她知道学校这样做同样也是爱护她。看到女儿的改变后,叶小燕甚至还有了一个打算:自己也购买一把戒尺放在家里。

  “我外孙女在读六年级,父母在省外打工,平时都是我和老伴一起照顾。”69岁的王守文说,外孙女以前总改不掉长时间看电视的毛病,自从学校让戒尺进入课堂后,外孙女不仅改掉了这个毛病,还经常主动让家长检查作业完成情况,老两口都感觉“省心了不少”。

  放在讲台上的戒尺。

  戒尺进课堂,该校的学生们也表示“效果很明显”。“老师第一次把戒尺请进教室的时候,很多同学都鼓掌欢迎。”该校四年级学生小洲(化名)说,他们班只用了一次戒尺,但用过之后效果很好,“那些不听话的同学都自觉多了。”

  校方说法:

  戒尺是批评教育的辅助手段

  “让戒尺进入课堂,既是传统文化进校园的载体,也是对德育工作的一个大胆创新,更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一种约定。”该校分管德育工作的副校长蔡慧灵说,对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戒尺、谁可以动用戒尺、启用戒尺的注意事项等,学校都作了细节规定和纪律要求。

  “这是一种批评教育与轻微惩戒相结合的手段,戒尺的作用主要是轻微惩戒和警示,是批评教育的辅助手段。”蔡慧灵解释说,这种轻微惩戒与实施体罚,是完全不同的。例如,在用戒尺惩戒学生之前,老师要先用戒尺打自己,一是便于掌握好惩戒的力度,二是让老师能做得更好。

  “我们规定用戒尺惩戒学生,每次最多只能打2下,要高举、轻放,而且只能打手掌。”蔡慧灵介绍,在正式实施戒尺进课堂之前,学校还专门发布了《告家长通知书》,让所有家长都知道戒尺具体如何使用。截至目前,学校尚未接到家长反对的任何意见。

  【观点】

  “戒尺也是表达爱的一种工具”

  “1992年,我在教初中的时候,亲眼目睹过学生殴打一位小个子女老师,也见过老师殴打学生。我觉得用戒尺轻微惩戒的仪式,比惩戒本身的作用更大。”在有30年教龄的吴丹看来,戒尺这个特殊的教育工具,不仅仅是对学生的警示,也对老师的教学行为和育人方式提出了更高要求,对教学双方都有较大的促进作用。

  “我爱护我的每一位学生,戒尺,我认为也是老师对学生表达爱的一种工具。”吴丹说,她第一次用戒尺惩戒学生时,戒尺每次落下,她都感觉在打自己。但她认为,这种方式能教学生做人的基本道理,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避免他们走错路,同样是对学生的一种爱护。

  “2003年,国家还没出台禁止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的规定,惩戒学生,我们使用最多的就是教鞭。”该校另一位班主任老师蔡川说,那时,他任教班级的一位六年级学生在外伙同社会青年,找低年级学生收“保护费”,还偷商家的东西,在用教鞭打了他的手板后,家长还找他讨过说法。

  “这个学生如今已经28岁,目前在广东做服装批发生意。”蔡川说,这个学生今年春节专程给他拜年,感谢他当年的那一顿“教鞭”。在学校正式实施戒尺进课堂活动之前,蔡川也分享了这个案例,表达了对家长意见的一些担忧。但事后的事实证明,他的这种担忧是多余的。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