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鸟而行十四载,他为成都鸟儿“画像”

2018年03月13日08:11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每年冬天,十万飞鸟过巴蜀

  距离月底还有不到20天,成都“鸟人”沈尤最近很忙。这个追着鸟儿满世界跑的男人,筹备着在这个月底推出《成都150种鸟类观赏手册》(暂定名),这或者是继美国人珍.鲍尔德斯顿女士(Jane C. Balderston) 于1919年拉开成都地区观鸟活动序幕以来,蓉城的第一本综合性本土观鸟指南。为了这本书,沈尤已经酝酿了13年。

  在这本书里,将会有一批诸如全球极危物种“青头潜鸭”在内的珍稀鸟类出现,而所有实例和数据的背后,是成都乃至四川在近年里环境的良好保护和生态的持续改善。

  飞鸟为媒

  成都“鸟人”和武汉“鸟痴”的比翼故事

  成都观鸟协会会长沈尤,专注研究各种鸟类已有多年。自2005年成立观鸟协会开始,现在,成都观鸟会已经成为本地知名的鸟类保护组织,而成都观鸟爱好者已经超过千人。

  作为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鸟人”,沈尤的生活轨迹,是在13年前出现转折点的。转折前,他是每天穿着西装定时上下班的通讯公司副经理,转折后,他成了常年一身冲锋衣专网山野林子里钻的“野人”。

  这是个典型的把爱好变成事业的故事——2002年,他在网上偶然发现了“观鸟”这片天地,从此沉迷不能自拔。从围观摄影大神们拍到的精彩鸟类照片开始,他看鸟、识鸟、辨鸟,越来越深入地走进这个有趣的领域,并且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比翼鸟——格桑梅朵。

  梅朵也是一名“鸟痴”,坐标武汉。两人开始一段迁徙似的异地恋,或在成都周边,或在武汉山野,胼手胝足,闻鸟鸣而寻鸟迹,一段爱情默默生长,一段良缘就此结蒂,观鸟情侣飞啊飞,有一天成了观鸟夫妻。

  婚后,梅朵来了成都。从浣花溪公园到彭州仙女山,从川大望江校区到广汉鸭子河…观鸟的旅途不曾停下,2009年,儿子呱呱落地,观鸟夫妻升级成了观鸟爹妈,爬山涉水的路上,从此多了一个小小身影。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