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中文版首印35万套3天售罄

时隔七年,村上春树写作有了哪些改变

2018年03月12日09:4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时隔七年,村上春树写作有了哪些改变

  林少华回答读者提问。

  昨天下午,晓风书屋中国丝绸博物馆店被装点成了红、白与黑——村上春树的“骑士团长”来杭州了。

  村上春树时隔7年推出新作《刺杀骑士团长》,上海译文出版社的中文版于3月8日正式上架开售。昨天,钱报读书会请来译者林少华,与百余名读者一起,分享村上的新作,以及自己翻译的心得——他之前一次出现在钱报读书会,是为了自己的散文集出版。这次也是林少华再次回归“村上春树译者”的身份。

  《刺杀骑士团长》是林少华翻译的第42本村上春树作品。习惯用纸笔工作的林少华,5点起,23点睡,用85天时间,将75万字的日文原著转化成了方格稿纸上的55万余汉字。

  “翻译成中文,整整少了三分之一篇幅,”林少华说,“这正是汉语的伟大之处,以简洁明快为主要特色。”

  上海译文社购得小说版权,林少华凭直觉计算:“每个字,每个标点,至少都要25元人民币。”

  简体中译本今年2月开始预售,每3秒就卖出一套(两部);正式发售没两天,首印的35万套已将售罄。目前《刺杀骑士团长》已经加印,而销售势头似乎未有减缓的意思。

  村上的剑这次刺往何处

  《刺杀骑士团长》以一幅尘封在阁楼的画作开启,通过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的并行、交涉,串联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等宏大历史,以及中年主人公“我”遭遇婚姻变故后的个人危机。

  村上到底想说什么,“剑”又是刺向何处?

  林少华回顾了村上写作史中四部重要作品,并将《奇鸟行状录》、《海边的卡夫卡》、《1Q84》、《刺杀骑士团长》形容成四招剑法——“第一剑,刺向体制之恶,第二剑,刺向暴力之恶,第三剑,刺向邪教之恶。”而在第四剑中,刺杀的是像水垢一样积聚在内心的恶,是“深藏于自己身上的另一个自己,是本源的恶,平庸的恶,无以名之的恶。”

  村上春树的小说,往往给读者留下一个开放性的结尾。《刺杀骑士团长》这一回的“收招”,似乎给出了一个闭合结尾,林少华说自己琢磨了很久才明白:“世界上有比尊严更宝贵、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爱与悲悯。”

  林少华感到,这是村上春树创作中,一次“不大不小”的升华。

  村上是否会向日本古典回归

  在《刺杀骑士团长》之前,村上的作品中没有古典日式元素,“在《挪威的森林》里,他描写春夜盛开的樱花:‘宛如开裂的皮肤中鼓胀出来的烂肉,整个院子里都充满烂肉那甜腻而沉闷的腐臭气味’。”林少华介绍。

  而读《刺杀骑士团长》,能找到先前似乎村上不会提及的东西:佛具、古寺、日本画,这些东方的、日本的物件不仅仅被描述、渲染,还往往成为了推动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将近古稀之年的村上春树,是否在向日本古典文化回归呢?

  林少华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村上春树的文学偶像,在文学创作上的向往,其实是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刺杀骑士团长》是村上春树继《奇鸟行状录》和《1Q84》以来,第三次向陀翁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发起的冲击。

  这冲击究竟成效几何?还需读者评判。

  村上今年有可能得诺奖吗

  现场有读者抛出一个犀利的问题:林少华怎么看待关于自己的译笔“个人风格过于强烈”的质疑?

  林少华回答:“我最看重的是审美的忠实。”因为审美的忠实才是根本的忠实,内容、文体的忠实之上,是审美的层面。他相信,自己和村上春树,是互相遇上了合脾性、对胃口的作者、译者。

  也有读者好奇,村上春树的这部新作,有让他离诺贝尔文学奖更近一些吗?

  译文中诗意的表达,在林少华看来,是村上春树能否获得诺奖的重要条件。他观察到,过去两年的获奖者,鲍勃·迪伦与石黑一雄,所被看重的特质,都是各自文本中的诗意。而村上春树的英译本,据林少华的同事们观察,节奏感和语言的简洁还在,但欠缺了意蕴与诗意。

  林少华认为,村上春树能获今年诺奖的概率也微乎其微。一是因为诺奖从未连续两届颁给出自同一地域的作家。而村上春树或被喜爱或被诟病的轻盈笔法,也成为他不受诺奖评委青睐的原因之一。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