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平:推动国际大通道建设 书写迈向世界的开放答卷

2018年03月09日21:02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3000多年前的商周时期,一条从四川成都出发,经由云南大理、保山、德宏进入缅甸、泰国,到达印度,再从印度翻山越海抵达中亚,然后直至地中海沿岸的交通线,被后人称为西南陆地的“丝绸之路”,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蜀身毒道”。在这条古商道上,中国商人通过掸国(今缅甸)或身毒(即印度)商人与大夏的商人进行货物交换,用丝绸或邛竹杖,换回金、贝、玉石、琥珀、琉璃制品等。

在3月5日下午举行的全国人大四川代表团审议时,全国人大代表、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建议,以成都为起点加快规划启动“一带一路”建设向西向南开放的战略通道。他建议,围绕中国—中南半岛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加快蓉昆高铁、中泰铁路等建设,打通泛亚铁路战略通道,复兴南方丝绸之路蜀身毒道;围绕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尽快启动成库铁路成都至格尔木段,连接库尔勒至伊宁铁路,形成我国第二条西向国际开放大通道,复兴古丝绸之路楼兰古道。

如果这个建议能由蓝图变为现实,那么在跨越3000年后,一条同样以成都为起点、气势恢宏的国际大通道与古丝绸之路将再次相遇,路径却更为宽广、承载更加多元、手笔也更为宏大。

这将是一条机遇适时的国际大通道。从地理位置上看,成都是南方丝绸之路起点,也是连接西南西北、沟通中亚南亚东南亚的重要交通走廊;从战略位置上看,成都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重要节点,也是内陆开放的前沿阵地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依托。“一带一路”建设对带动整个中国开放格局演变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如何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令成都在全球配置资源运用中占得先机,建设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城市自然成为重中之重。而国际大通道的提出和建设,不仅使得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得以具象化,而且将满足“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需求和在世界城市体系中拥有独特地位的成都诉求。

同时,支撑起成都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定位,需要各种要素的聚合、流动和利用,构建国际大通道是基本的硬件条件之一,亦应是优先度靠前的基础条件。

这将是一条规模空前的国际大通道。向南,围绕中国—中南半岛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利用蓉昆高铁、中泰铁路等打通泛亚铁路战略通道,复兴南方丝绸之路“蜀身毒道”;向西,围绕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启动成库铁路成都至格尔木段,连接库尔勒至伊宁铁路,形成我国第二条西向国际开放大通道,复兴古丝绸之路“楼兰古道”。这两条呈“侧八字”的道路,将从根本上解决西部地区海上通道强、陆上通道弱的局面,为国家构建地缘政治新格局和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提供战略支撑。而在空中,成都将以天府国际空港为轴心,打造辐射中西部、连接欧亚的国际航空网。

向西向南铁路战略通道和经由天府国际空港的建成形成的“一市两场”航空枢纽格局,将共同承载起成都作为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城市的功能和使命。

这将是一条实现沿线大通关合作的国际大通道。面向欧洲,西部地区是开放的前沿,而成都更是距欧洲最近的国家中心城市。国际大通道建成,将使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有了战略支撑,有利于乌蒙山、大凉山等深度贫困地区尽快脱贫。同时,以成都为起点往内地延伸,将与东亚、南亚在产业、市场等方面形成优势互补。

一条通敞的大道将惠及沿线的所有区域,而一条规模宏大的国际大通道建成,带动的亦将是前所未有的共荣共兴。国际大通道不仅将提升成都“中国-欧洲中心”暨“一带一路”交往中心平台的能级,促进各类高端资源要素在蓉集聚运用和转移转化,同时对中国西部地区乃至全国以及“一带一路”所涉及地域都具有重要的带动作用。

以陆上通道的两条铁路战略通道为例,中国目前的高速铁路网在东部及沿海地区初成规模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中西部地区的高速铁路距离成网还有相当的距离。向南和向西这两条铁路战略通道一旦形成,将把中西部地区现有的高速铁路在很大的区域内串联起来,对沿线的区域发展推动不言而喻。它将像两条主动脉,串起中西部地区的交通毛细血管,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多的活力。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布局深远,环环相扣,落子有力。

这是一盘共赢的棋。这盘棋以地为黑子,以天为白子,天地并进构筑起宏大的立体全面开放网络,为“共荣共兴”在国家层面、区域与区域合作层面提供了更多现实的可能。

以成都为起点,推动国际大通道建设,深化沿线大通关合作,是落实国家全面开放合作的重要一步,也将为四川为成都带来新机遇。国际大通道的建设,也必将使得成都建成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城市指日可期,成都迈向世界的开放答卷也将更为精彩。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