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古的山 达古的雪

【查看原图】

  ■雪峰 记者 吴冰凌

  我是一个喜欢雪的人。

  具体喜欢雪的什么?它的飘逸、意境、还是颜色,有时自己也说不清楚。每每读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就有种惊喜,惊喜大自然的馈赠;读到“孤舟斗笠翁,独钓寒江雪”就会感觉那份孤独也是一种极致的美;读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时,那种乡愁、那种归家的期盼就会让自己在异乡漂泊的日子渐渐温暖起来。

  对于有雪的地方,我尤为关注,本想利用春节假期到雪乡去看雪,受网上沸沸扬扬的宰客事件影响,我心有余悸;想到峨眉山去看雪,可那年熙熙攘攘人看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西岭雪山去过了两次,也提不起来兴趣。上网搜索才知道,离成都仅200余公里的阿坝州黑水县还有一个最近的遥远——达古冰山。

  约上好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年初四下午一点过,我们自驾从成都出发,飞奔到都江堰,穿隧道过映秀、汶川、茂县,直奔黑水。到达景区安顿下来,养足精神,等着第二天畅游景区。

  清晨,睡到自然醒。一丝柔和的光线从窗缝透进来,拉开窗帘,窗外一片白茫茫,心情顿时敞亮开来,赶紧起床,洗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在景区游人广场,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们脸上洋溢着节日的笑容,在戴着“白帽子”的“达古冰山”标识牌下照相留影。

  坐在观光车上,听着《爱在达古冰山》的歌曲和景区语音讲解,我们和车上其他游客一样,充满好奇、激动。窗外的山峦、树木都被白雪覆盖,感觉整个人都在童话世界里。车窗外的景致一晃而过,还来不及细细观赏,车已经到达景区第一个观景点:金猴海。

  一下车,明净清澈的湖面便铺展眼前 ,水波倒映着远处的雪山, 湖边的树上挂着冰凌,远处的山壁上也挂满壮观的冰瀑。“金猴海”,如其名,此湖是山上藏酋猴下山饮水之地,听讲解员介绍,山上藏酋猴下山饮水时会多达几百只,场面蔚为壮观。

  到藏酋猴观赏地,刚好一群猴子在雪地里玩耍。游客们纷纷拿出花生、面包、橘子递给猴群。古灵精怪的藏酋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游客手上的东西,一旦看出你想投食给它,便“嗖”的一下窜到你身前,用那毛茸茸的小爪子抓走你手上的东西,可爱极了。

  我们到达的第二个停车点是泽拉措。一下车,“哗、哗、哗”的水声入耳。沿着栈道走了几十米,一座湖泊就出现在眼前,湖泊下是宽度近30米的瀑布。好友激动地喊起来:“有瀑布、还有冰,那里好漂亮”。我们随着人流走下栈道,来到瀑布边,拿出手机,摆着各种造型拍照。这条瀑布尽管没有李白笔下那种“飞流直下三千尺、凝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也没有黄河壶口瀑布的震撼力,但我却读出了它那岁月的沉淀。泽拉措是放生湖的意思,在我看来,放生湖蕴含着生命的本真和人性最美的光泽。一切美好的祝愿、一切真善美都从这一山、一湖、一河、一树中折射出来,映照着心灵深处最为柔软的角落。也许,幸福就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看看流云飘动、听听水声潺潺、漫步在崎岖的山道,是幸福,也是一种境界。

  随着山路蜿蜒而上,到索道下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过。买票、排队,到坐上索道吊箱不到半小时。

  索道吊箱缓缓启动,周围的树木急速往后,感觉在群山中穿梭。左边有一处冰瀑,在阳光照射下,闪着粼粼银光,冰瀑下是一片原始森林,广阔而大气。与我们同坐一个吊箱的是黑水县电视台的两名记者,他们告诉我,要是秋天来的话,会更漂亮,山下全是落叶松,一到秋天一片金黄。落叶松上面那些低矮的灌木丛是高山杜鹃,大概有近万亩,每到五月份,高山杜鹃随海拔从低到高次第开放,有粉红、白色和红色。尤其是遇到五月间下大雪的时候,杜鹃怒放在白雪当中,别有一番韵味。这样看来,达古冰山我还得再来一次。

  不一会,索道上站到了。站在圆形的索道观景平台上极目远眺,远处的群山巍峨连绵,在蓝天的映衬下,感觉通透无比,心顿时被放空。面对茫茫群山,由衷地被大自然折服,更多的是内心的震撼。站在群山之巅,感受一览众山小的喜悦,面对山的伟岸,感受人类的渺小。突然间我明白了那些登山人的情怀,原来,山就是山,它就在那里,登山不是在征服高山,而是在征服自己。

  根据索道上站咖啡馆的指示,我们打算去品味一下,在四千多米的山顶喝咖啡,和平时在星巴克有什么区别。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远山,白茫茫一片,寂静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杯浓浓的咖啡让内心安静。在这里我们约定:“找个机会,跟好友再来这里,让4860米继续见证我们的友谊”。

  本版图片由达古山管理局提供

【1】【2】【3】【4】【5】【6】
来源:阿坝日报  2018年03月09日10:25
分享到: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