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忙“采青” 全城宠生菜

2018年03月08日09:0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春日忙“采青” 全城宠生菜

  清代画报里的生菜会盛况。

  广府民俗系列

  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推出,逢周四刊出,敬请关注。

  春节刚过,春天的气息就扑面而来。然而,生活在繁华都市里的人总是脚步匆匆,难得停下脚步,看一看树枝上刚爆出的新芽或花木上含苞欲放的蓓蕾,好好感受一下春天。不过,若是回到古代,在这个时节,人们正在忙忙碌碌,准备各样蔬菜,摆好春盘,准备“咬春”了。把春天咬在嘴里,细细品味,是多诗意的场景,而在岭南,人们更会大摆生菜会,用绿莹莹的生菜包迎接春天。趁着春风妩媚,让我们也穿越历史长河,赴一下这个春天的盛会吧。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历史溯源

  本自西域来 身价值千金

  窃以为,生菜是颜值最高的蔬菜之一,不用什么复杂的烹调法,简简单单用开水烫一下,绿莹莹、半透明的菜叶,配上洁白的餐盘,再扔几粒枸杞,像画儿一样好看,咬一口,脆生生,又嫩又甜,就是春天的味道。难怪广州人那么宠爱生菜,谁家的餐桌都离不了。

  重酬换菜种 命名千金菜

  按植物学家的观点,生菜本是莴苣的一种,学名叫叶用莴苣;还有一种茎用莴苣,就是莴笋。莴苣的老家,原本在地中海沿岸,是由野菜培育而来的。据史料记载,隋朝年间,莴国(注:西亚一古国)使者来华,随身带了一些菜种。人们支付重酬,向其求得菜种,并将其称为莴菜,又因其身价不菲,所以命名为“千金菜”。

  追本溯源,原来生菜也是顺着丝绸之路远道而来的贵客,所以,这两条丝路的主角可不只是瓷器、丝绸与茶叶,倘若没有持续两千年的中西文化交汇,我们今天的餐桌肯定要单调得多。至于“莴菜”何时分化出“莴笋”与“生菜”这两个名字,我才疏学浅,一时半会查不到,倘若你恰巧知道,不妨告诉我。

  宫廷“包儿饭” 美味不肥腻

  被称为“千金菜”的莴苣传入中国后,持续千年很受欢迎。据《明宫史》的记载,孟春时节,皇帝大宴群臣,有一道大餐,叫做“包儿饭”。宫廷大厨取来各样肥肉,切成豆大的丁,拌好姜葱蒜,与大米同煮,用生菜叶包着吃,香气扑鼻。那时的王公贵族爱吃肥肉,让人有点意外。其实,肥肉有生菜“作伴”,肥而不腻,特别好吃,这个窍门,宫廷御厨可比你我明白,不信,你也可以试一试?

  当时,宫廷爱吃“包儿饭”,民间爱吃生菜包,尤其是广府流行的生菜包,花样极多,每一种都很美味,这个,我们留到下文细说。明代,“包儿饭”在皇家宴会上占有一席之地。到了清代,根据朝廷的规定,初春时节,奉先殿后殿上香行礼,必得奉上莴苣、菠菜、小葱、芹菜和花鳜。莴苣能在宫廷祭礼里唱主角,“千金菜”果然名不虚传。

  岭南受宠

  盛大生菜会 欢喜迎“春气”

  说来有趣,在历朝历代的士大夫眼里,绿莹莹的生菜一直被视为志向高洁的象征,不少文人题诗赋词,赞美它的隐逸与高贵。不过,到了事事注重好意头的广州人眼里,生菜就成了发财的象征。

  十六夜完灯 采青走百病

  为了图吉利,广州人会把读书称作“读赢”(避“输”字),把猪肝称作猪润(广州人以水为财,避“干”字),把雨伞称作“遮”(避“散”字),把牛舌称为牛脷(避“蚀”字)。意头不好的词语都要往好里说,生菜二字谐音“生财”,广州人岂能不充分发掘和利用?

  生菜在老广州受宠到什么程度呢?咱们不妨看看民俗。除夕夜,家家必煎两条鱼放进米缸,同时一定要在厨房里放上生菜和韭菜,寓意年年有余,长久发财;初二“开年”宴,生菜与蚬肉必不可少,寓意“生财大显”;正月十五晚上,女孩子们除了赏灯游玩,还热衷于到邻居园子里采生菜,俗称“采青”,相传闺中少女若采得生菜,可嫁一个如意郎君;年轻媳妇采得生菜,可祛病得子。所以,老广州有句俗谚:十六夜完灯,采青走百病。

  廿六生菜会 爱吃生菜包

  过完正月十五,年就过完了,但与生菜相关的民俗活动还在持续。正月廿六,城内会举行盛大的“生菜会”,民众聚集在一起,吃生菜,迎接春天的到来。据说,生菜会刚兴起时,主要是为了迎“春气”,也就是俗语里说的“咬春”。把春天的气息一口咬在嘴里,这说法多有诗意。

  生菜会散场后,人们还要购买“盈盈满筐”的嫩绿生菜,把春天的喜悦带回家。生菜会这一天,最高兴的是菜贩子,他们一天所得的利润,是平常的几倍不止。

  到了清代末期,生菜会盛极一时,吃生菜包仍是聚会最重要的活动。说起来,这生菜包比明代宫廷里吃的“包儿饭”还讲究,人们把蚬肉、粉丝、酸菜、韭菜等材料切碎,拌好调料,用碗口大小的生菜叶包着吃。这里的每一样食材都有讲究,蚬肉寓意显贵发达,韭菜寓意长长久久,酸菜寓意子孙,粉丝寓意长寿,它们被寓意“生财”的生菜叶团团包住,意为发财又“包生”,真可谓是天下最吉祥的食物了。那时的生菜会多在庙前举行,庙前一个池塘,人们在池塘里放了无数螺和蚬,妇女们聚在池塘边,心情忐忑地往池塘里一摸,摸到螺者,预示生男;摸到蚬者,预示生女;在我们今天看来,这些说法确实是无稽之谈,但那时的人们却趋之若鹜。

  聚会烧“大爆”

  炮仗高数米 连放几十个

  老广州一年一度的生菜会到底有多热闹呢?用清代民俗画家吴有如的话来说,“不亚于三月三长安水边之盛”。不知你还记得杜甫“三月三日天色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诗句不?故而,老广州的生菜会是一个比元宵观灯更热闹的狂欢节。娱乐活动之多,声势之大,令人咋舌。

  “大爆”火药线 足有六米长

  先说最吸引孩子的烧“大爆”。据清初大儒屈大均所著《广东新语》记载,放在现场的几十个大炮仗,每一个的直径足有一米多,高约三米,几乎跟房子一般高,外面罩着绫罗绸缎,火药引子更有6米长。放炮仗的时候,需要有人登上高梯,将火把远远扔过去,点燃火药引子,房子高的炮仗随机蹿上天,发出一声巨响,顿时地动山摇。

  想象一下,几十个“大爆”接二连三地响,是何等的气势。难怪地方志与风俗志说起老广州的生菜会,必提烧“大爆”。

  满街锣鼓响 醒狮忙“采青”

  话说房子高的炮仗被放上天,大人高兴,孩子更是嗨翻天,但地方官就要捏把汗了。老广州人烟稠密,街道两旁房子挨房子,“大爆”烧完,四处火星乱蹦,邻近几条街都笼罩在一片烟尘之中,弄不好就会起火灾。若是救援不力,一旦火烧连营,地方官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再说,做几十个房子大的炮仗,要花很多很多钱。这些钱都是老百姓掏腰包凑起来的。在宗族的压力下,有些穷人不得不典卖家产,才能交出“份子钱”。不过,就算地方官几度下禁令,生菜会上的“大爆”照烧不误,让人无可奈何。

  除了烧“大爆”,醒狮“采青”也是人气极高的活动。话说,根据民俗学家的观点,醒狮起源于古人的“驱傩”仪式,也即利用威严的狮子来驱逐邪疫,以求岁岁平安。生菜会举行这一天,街道两旁的家家店铺都在大门上挂上生菜和葱,附带一个红包,舞狮队巡游全街,一见“青”,就敲锣打鼓,在鞭炮声中把“青”采下。生菜会极盛时,满街有二三十个舞狮队出没,伴随着震天响的鞭炮与锣鼓声,人们尽情享受着“千金菜”的芬芳,迎来了万象更新的春天。

  (注:本文参考了《晚得微禄者是莴苣》《蓼茸蒿笋试春盘——以宋代为中心》《广州芳村坑口生菜会》等资料。)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