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奥动力降价续约 中超联赛版权基本落听

2018年03月07日09:12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原标题:体奥动力降价续约 中超联赛版权基本落听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9期)

“当初80亿元的价格就纯属资本炒作,这次降价续约我一点都不意外,这意味着市场回归理性正常。”在体奥动力以110亿元的总价将中超版权期限延长至2025年一事基本落听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育产业研究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道。

此前,由于体奥动力认为中国足球协会出台的U23(首发球员中必须有至少一位23岁以下球员)和外援调节费(俱乐部签约外援转会费达到一定数额后须再向足协支付价格相同的另一笔费用)政策“影响了中超赛事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观赏价值和市场价值”,体奥动力表达了暂停支付版权费、对版权费用重新展开谈判的愿望。

时隔7个月后,续约一事于近日基本完成。据称,在新的合同版本中,体奥动力以110亿元的总价获得2016—2025年中超版权。中超公司随后向当初与体奥动力共同竞标的五星体育传媒有限公司、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和广东广播电视台发函询问对此是否有异议。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视体育和广东广播电视台当初的竞标价格远远低于体奥动力的80亿元(编者注:五星体育43亿元,中视体育40亿元,广东广播电视台17.5亿元),他们应该也不会在这次续约时出价。”

截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稿时,中视体育、五星体育和广东广播电视台都未发布将提供比上述合同内容更优价格的消息。

新合同或有“堵嘴”之嫌?

据称,体奥动力的新合同执行期分为两段,前5年价格变更为50亿元,后5年版权价值60亿元;后5年以阶梯式付费的方式进行,体奥动力每年向中超公司分别支付11亿元、11.5亿元、12亿元、12.5亿元和13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新合同采用“两段都缩水”的方式,除了以显得后5年的版权价值并非只有30亿元外,也可能有防止当时竞标的其他3家公司提出异议之嫌。“当时其他3家最高的出价是43亿元,现在变更后的价格依旧比其高。而后5年的价格60亿元,也不是小数字,在如今体育产业回归理性的大背景下,其他企业竞标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实际上,体奥动力为新增的5年版权只支付了30亿元。”

针对实际上出资30亿元续约5年中超联赛版权的这一结果,体奥动力方面是否满意?体奥动力方面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答复是:“现在还未正式官方宣布此事,我们不方便在此时表态,官宣之后会对其进行说明。”

乐视之后,版权战降温

2015年被业内称为体育IP元年,体奥动力购得中超版权的价格在被称为“天价”(此前中超的版权价格仅为每年8000万元,按年均价格计算,仅为5年80亿元价格的1/20)。在资本、企业、舆论等多方影响下,当时的市场对体育版权和稀缺版权的价值做出了过于乐观的估计,但最终结果并不如预期,其中以新媒体视频版权表现得最为突出。

例如,乐视以27亿元的价格拿下中超联赛两年新媒体版权,但由于小屏幕对赛事现场气氛呈现不足等原因,并未见观众从电视机前被争夺过来。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新媒体平台上中超联赛收视人次不足2亿,而同期电视收视人次为2.84亿。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时任中央电视台体育中心主任的江和平明确说过,5年80亿元的价格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资本运作,而不是正常的版权购买。“随着乐视在前一段时间陷入低迷、资金链断裂等一系列事件,没有资本再愿为中超版权的炒作继续买单,价格缩水也在情理之中。”该知情人士说。

“十几个亿买中超版权没有意义,一年有一万场直播,没有中超也没关系。”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为乐视注资150亿元后,曾如此对乐视体育的业务表态,“乐视体育不买中超就挺好,其他太贵的就少买点。”

此前的2015年12月,时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的刘建宏还在公开表示乐视体育已经对不下百项的体育赛事版权进行布局,其中不乏一些冷门项目,如自行车和高尔夫等。随着乐视失去亚冠、中超、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以及ATP大师赛等热门赛事的版权,的确再无其他资本和企业显示出像乐视一样对赛事版权的强烈热情。

维护版权商利益需按市场化规则处理

体奥动力提出重谈版权价格和版权期限所引发的另一个讨论是:作为中超联赛实际管理机构的中国足协,是否有义务在调整外援和U23政策时考虑到版权商的利益?

与国外的体育协会不同,我国大部分运动的体育协会都是掌握一定管理权的机构,在体育改革的过程中,可能对参与进来的版权商、赞助商等市场主体利益考虑不足。

大学生体育协会(下称“大体协”)就曾因涉嫌违约被版权商告上法庭。2012年8月,优势传媒获得大学生足球联赛(下称“大足联赛”)版权,双方约定“如在协议到期前90天,优势传媒按上一个协议年度(合同签订之日起5年)合作条件的总金额5%,向大体协支付定金,即可将协议自动续约一个协议年度”。2017年2月,优势传媒向大体协打款并要求自动续约,但被拒绝,双方随之对簿公堂。受此影响,大足联赛被迫在无赞助商的情况下“裸奔”运营。

业内人士透露,大体协拒绝与优势传媒续约的原因在于体育行业市场价值的水涨船高。在其与优势传媒签约的2012年,5年的合作费用仅为3000万元左右。2015年资本大量涌入后,体育产业产品价格大涨,大体协提出希望新协议年度(2017—2022年)的整体费用增加至1.2亿元以上,续约谈判陷入僵局,大体协则在此纠纷尚未完结时将大足联赛运营权授予了阿里体育。

其实,国务院早在2014年就已出台在体育行业应履行“行政下,市场上”精神的指导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通过市场机制积极引入社会资本承办赛事。推行政社分开、政企分开、管办分离,加快推进体育行业协会与行政机关脱钩。”

“要想真正振兴体育产业,相关协会必须按照市场化的规则处理与赞助商、版权商等市场主体的关系,同时也要真正地将自己分管的赛事当做市场中的一个商品来对待。”前述体育产业研究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