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深处的绝地逆袭

——泸州市龙马潭区对口帮扶普格县工作纪实

2018年02月09日13:17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长、沱江畔的泸州市龙马潭区与大凉山深处的普格县,千里之外的两个区县没有地理上的交集,也没有行政上的隶属关系。在省委省政府安排下,龙马潭区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对口帮扶普格县之责。

从第一批援彝干部出发起,500多个日日夜夜里,龙马潭区与普格县心手相连,彝汉一家亲。按照“普格所愿、龙马所能”的原则,龙马潭区尽全力铺路、下深水帮扶。如今,一度沉寂落后的国家脱贫“挂牌”重点县普格县,正在发生一场由内而外的“裂变”;位于大凉山深处的一个又一个贫困村在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的努力下,开始了他们的绝地逆袭。

“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思想必须走在行动之前。”普格县委常委、副县长、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领队陈讯这样总结普格县极度贫困村的逆袭。

岗位+产业,打好古老彝村翻身仗

落后的地方能不能打翻身仗,关键要看这个地方想不想变。“每次从山外回来一次,对落后贫穷的感受就更深一层。”2016年11月,普格县哈力洛乡四甘日村村民吉木舍窝通过援彝工作组举行的扶贫专场招聘会应聘到泸州一家企业,每月固定的工资收入不仅彻底改变了他家的经济情况,城市的繁华更是打开了他的眼界。

为增强彝区“造血”功能,化“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从2016年11月开始,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举办就业扶贫专场招聘会3次,共提供岗位近10000个,开展贫困户就业技能培训5期,先后培训12000余人次。截至目前,已帮助普格县310多名普格县彝族同胞到泸州务工就业,预计每年可实现劳务收入近650万元。

虽然外出务工可以挣钱,但离家太远不能照顾家里怎么办?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积极联系协调区内部分企业到彝区开办子企业,将岗位送到彝区,让彝区群众实现“家门口”就业。

2017年10月,龙马潭区内藏老宅酒企与荞窝镇洛哈村荣发养殖专业合作社利用当地丰富的野生刺梨资源开发酿制的刺梨酒成功上市。风味独特的口感,独具民族特色的包装,在2017年第二届中国(泸州)农产品交易博览会上一亮相便受到了众多消费者的争相购买,并受到国家商务部、泸州市委、龙马潭区委、普格县委等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

荞窝镇洛哈村荣发养殖专业合作社开发刺梨酒上市,实现集体经济利润5万元;哈力洛乡四甘日村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牲畜150余头,预计销售收入10万元;第一批10亩贵妃枣已在四甘日村试种成功;泸州龙马神农业公司已与县政府签定合作协议,投资金额达2000万元的农产品加工项目落地洛哈村,预计提供家门口就业岗位400余个……

一个个合作社破土而出,一个个项目投资落地,一个个希望迎风绽放,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因地制宜引导贫困村党员群众发展特色效益产业,积极做好 “三篇产业扶贫文章”,立足岗位发展产业,打好了贫困村的翻身仗,让彝族群众钱袋子鼓了起来。

截至目前,龙马潭区对口帮扶普格县的8个贫困村中,共有336户贫困户、1569名贫困人口顺利脱贫,3个贫困村顺利摘帽退出。

搭建网络,架起脱贫致富大动脉

大凉山深处的极度贫困村到底有多穷?以哈力洛乡四甘日村为例:村民文盲半文盲比例达78%,小学文化12%;玉米、土豆、苦荞是村民主要经济来源,绝大部分人和牲畜混居在老旧的泥巴房里……

“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年轻的米色子拉是哈力洛乡四甘日村新上任的村主任,谈及家乡以前的面貌,米色子拉充满了无奈。“现在好了,信号也有了,公路也通了,新村也建好啦,龙马潭瓦吉瓦(非常好)!”

米色子拉指着不远处高高的铁塔感慨地说:“因为没有信号,过去有外面啥子事情村里根本不晓得,但你看,现在基站也有了,4G信号满满的。”

在新公路修通前,一条靠走出来的陡峭山路是四甘日村村民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渠道,村民要走3个多小时山路才能赶到最近的客车乘坐点,一天四班的到镇上的客车是村民唯一的交通工具。

要致富,先修路。改善彝区交通状况仅是众多援彝扶贫项目之一,目前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正在积极协调开通客运专线事宜,争取让四甘日村村民早日坐上家门口的客车。

米色子拉说:“龙马潭的干部点子多,肯干、敢干、会干,干出了不少成果!”

建设新村,异地搬迁为民谋幸福

“以前冬天冷,泥巴房漏风漏雨怕牛羊冻死,全家都和牛羊住在一起。”阿都日海是大凉山彝区典型的高山贫困户,一家7口人和牲畜挤在一间泥巴房内生活。 2017年12月底,阿都日海等58户村民集中搬进龙马潭区帮扶的四甘日村新村聚居点——龙马新村中,住上了结实宽敞明亮的水泥房。

摸着新房雪白的墙壁,阿都日海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现在好了,再也不怕大风大雨了,龙马潭瓦吉瓦(非常好)!”

传统彝族民居多用石头或泥巴搭建,没有厕所,没有厨房,墙上开一个小口就是窗户,屋内用三块石头支成常年不熄的火塘(俗称“锅庄”)就是彝族同胞屋内最主要的生活场所。如何让新村建筑在具有良好的卫生环境的同时又兼顾保存彝族特色?这是摆在援彝工作组四甘日新村建设项目组面前的一大难题。

在去其他市区援建的新村详细考察了解情况后,项目组发现彝族同胞基本上都把厨房里原本修好的灶台砸了变成了房间,在客厅里搭起了火塘。没过几天,墙壁就被熏得一片狼藉。

在广泛征求了彝族同胞的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援彝工作组选择了将厨房保留但空间缩小,将客厅空间扩大,预留了火塘的位置并将火塘替换为电炉,方便他们日常生活聚会的方案,新方案得到了彝族同胞的广泛认同。搬新房的当天,58户彝族同胞在龙马新村的民俗坝子内跳起了幸福的锅庄,彻夜狂欢。

截至目前,龙马潭区对口帮扶普格县的4个极度贫困村共完成住房及配套设施245户,超计划3%。坚持高起点设计、高效率推进、高标准建设四甘日村聚居点,58套新建住房及村办公阵地基本建成,已于2017年12月底搬迁入住;民俗坝子、文化活动室、卫生室、幼教点已投入使用。

重视教育,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龙马新村边的四甘日村幼教点内,30多名彝族孩子穿着整洁的彝族服装在操场上做着游戏,“在这里不光能做游戏、吃到肉和水果,更能读书写字。”9岁的解乃此拉面带羞涩地说。

“幼教点离龙马新村很近,十来分钟就到了,设施这些都很齐全,龙马潭瓦吉瓦(非常好)!”当得知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将在龙马新村旁修建幼儿教学点时,四甘日村的幼儿老师曲木你色笑了,他笑得那么真切、那么开心。

“上课前要检查他们是否洗脸,吃饭前要求他们必须洗手。”在陈讯看来,“只有真正发挥好‘一村一幼’的作用,重视教育和良好习惯的培养,才能切实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扶贫更要扶志,扶志重在立智,只有思想灵魂的转变,才能从根本上断绝贫困、阻止返贫,以教育帮扶为依托,对全县140多名相关人员进行专题培训讲解。两地14所学校成为结对帮扶学校,泸化中学、石洞中心校等6所中小学赴普格开展教育教学交流。前后遴选8名优秀初中毕业生到龙马潭区就读高中;以助推群众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为主要目标,在龙马潭区援彝工作组和普格县相关部门的鼎力支持下,“洗脸洗手、打扫庭院、人畜分住、坐凳坐椅”等文明风尚在大凉山里开出了绚烂的索玛花。

古老彝村的华丽逆袭,大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村民沙吃莫日歪说:“现在这样的好日子,以前梦里都梦不到!”。

面对新兴的产业、漂亮的住房、整洁的村寨和孩子们的幸福笑脸,四甘日村人的思想“一步跨千年”。

千万条路,只为让村民健康幸福

“快救救我的孙孙啊!”2017年7月 11日上午,正在普格县特补乡甲甲沟村进村巡诊的梁占医生一行9人被一位抱着孩子的彝族阿玛拦住了。经过检查,怀中的2岁男童被诊断为腹股沟疝气,若不及时治疗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医疗组立即联系普格县人民医院免费为其进行手术,术后半个月,患者顺利康复出院。

这样的故事,在大凉山深处并不是个例。

为了助推普格县全县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援彝工作组抽调了2 名专业技术人员到该县人民医院,协助医院创建二甲综合医院。先后5次联系龙马潭区内的医卫专家组赴普格县开展医疗工作。自发组织“医疗扶贫白衣天使行动”,利用节日假在全县34个乡镇分别开展10余次义巡诊活动,免费发放价值3万余元的药品,惠及群众1200多人次。开展呼吸科、心内科、儿科及公共卫生专业知识专题讲座8场,培训医护人员500多名。选派5名普格县全科医生到泸州进行业务技能提升免费脱产培训,并提供食宿和生活补助。

“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诗人艾青勾勒了春天万物复萌的情景。曾经破烂的房屋,新修了;曾经泥泞的山路,硬化了;曾经落后贫穷的村庄,逆袭了!隆冬的普格天空飘着雨雪,寒风刺骨,但万物复苏,攻破冻土的力量,正在地底涌动、蓄势喷发……

“龙翔华夏辞旧岁,气搏云天迎新年”农历新年前,刚搬进龙马新村的彝族村民阿都此贵在新家大门前贴出了这幅对联,他说,等村子里种的脆红李结果了,他要送给援彝工作组的亲人们尝尝,这大凉山上结出的果子是不是也是一样的甜。(杨尚威 关光彬)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