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终奖,竟是三箱辣条

《2017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出炉,高额年终奖好看不好拿

2018年02月08日08:4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我的年终奖,竟是三箱辣条

  走过最远的路,是老板的套路。不少人到了年终就期待年终奖,却突然发现自己只等来了年终,没有奖……

  时至年关,各种各样的年终奖消息,常会占据媒体头条。

  今年,有的公司在年终奖上甚是慷慨,把上亿现金堆成墙来分或是奢侈品牌随手送;有的公司却表现得令人哭笑不得,奇葩到馒头、白菜甚至辣条都成为了年终奖的“替身”……

  根据最新调查显示,2017年是近年来拿到年终奖的白领比例最高的一年,有66%的白领表示能拿到年终奖。

  但钱报记者调查发现,刷爆朋友圈的那些高额年终奖也不是想拿就能拿到,KPI等指标的考评要求,并不轻松。

  高额年终奖好看不好拿

  年终奖堪称行业的风向标,比如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曾经传出给旗下游戏团队发120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的某BAT巨头,今年又被曝出,旗下一个团队仅在年会时,就给每位员工送上一台iPhoneX。

  周洋(化名)是杭州一家母婴电商公司的员工,她告诉钱报记者,公司2017年业绩不错,仅在上半年就盈利过亿元,所以年终福利也挺给力。

  今年,这家公司的年会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厅举行,不仅场地气派,节目炫酷,公司还在年会上派发了大量福利:特等奖是带薪旅行基金加上带薪休假,一等奖是苹果电脑,二等奖有iPad、微单相机、PSP游戏机,三等奖是扫地机器人、投影仪、Kindle;即使是幸运奖,也有破壁机、按摩仪、电饭煲等小家电奖品。除此之外,公司的三年老员工,每人获得一块刻有自己名字的名表;五年老员工,则得到一枚私人订制的铂金戒指。

  周洋还因为参加现场举办的歌唱比赛,额外拿到一台音箱。不过,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派发奖金环节,有人直接拿到五位数的奖励。除了年终奖金,公司还为每个员工的父母寄了孝心年货,虽然正式的年终奖还没到账,但周洋已经很满意。

  “我们的年终福利挺俗的,”湖州一家制造企业的员工小月停了一下说,“就是发钱啊。”她说,公司一个制造基地拿了近两千万元的奖金,虽然基地同事不少,但拿到手的数字依然不错。

  而更有一种年终奖,被称为“别人家的年终奖”。去年,万向集团的陈军,可能是最被羡慕的人之一:集团为表彰他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所做的贡献,为他颁发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奖——1900万元!又如国内一线汽车企业,普通员工是固定的奖金,公司高管则是“现金+期权+分红”。

  近日智联招聘刚刚发布的《2017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就显示出了这项特点——2017年白领的年终奖除现金外,有25.1%的白领表示收到了实物,还有8.2%的白领表示收到的年终奖是股票/期权。

  相较去年,收到实物和股票或期权的白领占比均有所上升。不过这还得看员工月度KPI指标、出勤率、360考评制度满意度、贡献值等指标,所以这年终奖也并不好拿。

  年终奖的奇葩“替身”

  和学校期末考试成绩单一样,年终奖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据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互联网企业或新兴产业企业都没有年终奖,或是根据财年所在月发放。因为按照各公司不同的考核体系,很多都将年终奖份额均摊到了每个月,而传统企业单位更愿意保留年终奖这种惯例。

  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部员工小周就悲伤地表示:“年终奖……不存在的。”

  往年,部门主管会根据每人不同的表现,给每位员工发放相当于一个月到三个月工资不等数额的年终奖,而今年,受大环境影响,公司融资不顺利,小周听到消息,今年的年终奖,很可能发不出了,不仅如此,公司的年会,缩水成了“年度工作总结会”,就连原本邀请员工家属出席的团圆饭,也要严格限制各个部门的参加人数,“可能唯一的奖品,就是老板给我们送上的‘鸡汤’,以及打的‘鸡血’吧。”小周苦笑说。

  同样业绩很好的某物联网公司,年终奖并没有外界传说得高,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小袁说,公司核心的技术部门能拿到相当于6到8个月月薪的年终奖,一般的行政体系员工也就相当于三个月的月薪。

  除了以上这些,更抓人眼球的便是这份年终奖调查中所发现的奇葩年终奖,记者发现,牙刷、卫生纸、馒头乃至组织相亲甚至加班,都成为比较具有特色年终奖替代品,有网友说拿到的年终奖是三箱辣条。

  宁波白领年终奖为何“逆袭”

  陆雯是宁波一家互联网公司白领,这几天来,比春节假期更令她牵肠挂肚的,就是年底那笔年终奖。最近,陆雯看到了《2017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她细细一比,自己所在的宁波市竟然已经位居全国第二位,她开玩笑说自己终于有一项人生指标没拖后腿了。

  对此,钱报记者找到了智联招聘高级职业顾问王一新,他告诉记者,这次调查是通过在线上发放调研问卷,按照区间形式进行调研,样本量达到23136份。

  王一新表示,根据他们的调查,2017年是近年来拿到年终奖的白领比例最高的一年,有66%的白领表示能拿到年终奖,高于2016年的39.5%及2015年的13.4%。

  “同时,2017年也是年终奖满意度最高的一年,满意度达到3.32,比2016年的2.18和2015年的2.07均有大幅提升。”王一新接着说,这也是过去3年调查中满意度首次超过3分的及格线。而另一个特点是2017年的白领年终奖呈现出了明显的普惠效应,因为该年全国白领年终奖总体均值为7278元人民币,呈现走低趋势。

  至于未拿到年终奖的白领们,王一新说,如果分行业来看,各行业未拿到年终奖的占比差别不大。其中,文化、传媒、娱乐、体育行业的白领表示不能拿到年终奖的比例最大,为30.9%。其次是服务业(医疗/护理/美容/保健/酒店/餐饮/旅游/度假),比例为29.8%,排名第三位的是文体教育、工艺美术行业,比例为28.7%。

  不过,即便王一新作了如上说明,并且也有大量数据支撑,但这份报告一出炉依旧引发了全社会的热议。特别是宁波白领年终奖收入位居第二,超过了排名第3位的北京(去年排名第1位)、排名第9位的重庆(去年排名第7位)以及排名第16位的杭州(去年排名第4位),只略低于排第1位的上海。并且,前10名中浙江地区只有宁波上榜,这个结果让不少人都颇为惊讶。

  更何况,在2016年,同样的调查报告中,宁波只排到第32位。那么2017年,宁波白领的年终奖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波的数据结果是根据宁波地区白领填写的问卷结果分析得出的。”王一新说,从调研结果看,宁波白领的年终奖均值确实超过杭州,但从数据上来看,杭州和宁波拿到年终奖的比例是一样的。并且结构上,杭州的白领年终奖分布,在金额低的比例中较多,宁波的在金额高的比例中较多,“但今年的奖金发放形式比较多,期权和实物的比例增加,不能完全聚焦在年终奖现金部分。”(钱江晚报)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