賨人城址,所在何方 邓艾灭蜀后,古绵竹去哪了

四川新发现4座汉晋城址 或解开这些巴蜀历史谜团

2018年02月07日07:38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四川新发现4座汉晋城址 或解开这些巴蜀历史谜团

  扼守交通要道、深入巴蜀核心区域,在汉晋时期,一场大规模的城镇化运动在全国开展,一座座城池不断兴建、民族交流与融合不断进行。随着王朝更迭、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不少城址都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这些城址的具体位置,也成了争论焦点。

  2月6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了解到,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从2014年以来,文物考古部门以汉晋时期城址为主要研究目标,先后对6座汉晋城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其中还新发现4座城址。在这些城址中,除了严道城、绵竹城这2座城址在此前就已经有过发现,宕渠城、武阳城、广汉城、阳泉城这4座城址都是此次的新发现,其地域涉及川东和成都平原地区,其时代涉及西汉到魏晋时期,与众多历史事件有关,极大地扩充了四川汉晋城址群,是四川汉晋时期考古的重大发现。考古专家介绍,在这6座城址中,每一座城址都凸显出其独特的历史价值。

  宕渠城

  目前唯一发现与賨人有关的城址

  众多城址中,渠县城坝的“宕渠城”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与巴国的重要民族——“賨人”有关的城址。考古专家介绍,此前大家对于“賨人”城址所在具体位置争论不休,但这次宕渠城遗址的考古将用实物给出结论。

  据现场考古专家郑禄红介绍,2017年2至7月,配合大遗址考古,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渠县城坝遗址进行了第四次的年度考古发掘,总面积约1200平方米。根据性质划分,可分为水井区、墓葬区、居址区及城墙区。

  通过对郭家台城址南墙发掘及解剖,基本弄清了城墙结构及夯筑方式,也证实了城墙至少经过两次修建,东汉时期经过增修,与汉志等文献记载可相印证。在城墙内遗址的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汉代遗物,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出土了1件“宕渠”文字瓦当。随后,考古人员在城墙区又发现了1件残“宕渠”瓦当,这也成了城坝遗址为秦汉“宕渠”城最为直接的文字证据。

  郑禄红称,郭家台城址南北长约260米,东西最宽约250米,面积约5万平方米,已经可以确认是宕渠城。结合近几年来的考古发掘,可以推断出城坝遗址的年代为战国晚期至六朝时期,其中以两汉时期的堆积为主,而两汉时期的遗存,尤其是墓葬遗存,包含大量的移民文化因素。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